清军入关扬州后曾十日不封刀,屠城80万人,百年后人们才知道真相

前言:

历史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清过去发生的种种。中国数千年的历史变迁中,最为残酷血腥的惨案也层出不穷。近代史上这样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至今提起仍令人胆寒——那就是发生在清朝入关之初的“扬州十日”大屠杀

一、 努尔哈赤心目中真正的接班人

努尔哈赤共有数十个儿子,但最受他宠爱的不是长子皇太极,而是第六子多铎。多铎生而聪慧,从小就展现过人的军事天赋,因此受到努尔哈赤的重视和培养。

6岁时,多铎就被努尔哈赤封为亲王,并成为重要的会议议政大臣,地位远远超过同为王子的亲哥哥多尔衮。显然,努尔哈赤是把多铎作为最理想的继承人培养的。这让年幼的多铎倍感荣耀,也增强了他日后要证明自己不输兄长的决心。

只可惜努尔哈赤去世的太早,多铎还太年幼,无法与当时实力最强的皇太极相抗衡,只能让出大汗之位。这对于多铎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兄长夺走本属于自己的汗位。

但多铎并未就此消沉,反而更加努力通过征战来证明自己的才能。他深得多尔衮的信任和倚重,成为多尔衮入主中原的主要将领之一。可以看出,多铎是一个极具钻劲的人,面对打击不屈不挠,以超常的毅力向命运挑战。

他先后参与征伐察哈尔、侵略朝鲜等重要战役,屡建奇功。有人评论说,多铎是“开国诸王中战功最多”的一位。这无疑也证明了多铎并不比皇太极差,乃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过兄长,这也弥补了他年少时错失大汗之位的遗憾。

二、 为达目的不惜大肆屠杀

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朝土崩瓦解。多尔衮抓住时机,发动大军南下,意图完成满洲祖先的梦想——统一中原。

1645年春,清军乘胜攻占南京,多铎以副帅的身份跟随大军北上,目标直指扬州。此役对清军来说可谓险象环生,扬州守军和百姓奋力抵抗,多铎不仅伤亡惨重,还有四名高级将领阵亡。城破之后,多铎心中的怒火可以想象。

当多铎得知此役我军死伤惨重的消息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作为一名杰出的统帅,他没能攻下扬州城而且损兵折将,这对多铎的名誉和声望都是严重的打击。

于是,这个向来果决狠厉的统帅毫不留情地对扬州展开了为期10天的血洗。根据《扬州十日记》的记载,这10天内,清兵铁骑在城内疯狂搜杀,无差别屠杀百姓,“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死亡人数高达80万之多!

多铎的屠杀命令无疑是残忍而冷血的。他为了发泄城破后的怒火,以及重新树立军威,竟然不惜命令军队杀害如此多的手无寸铁的百姓。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充分暴露了多铎的残忍一面,为达目的可以毫不留情,哪怕是老弱妇孺也难逃一死。

这起惨绝人寰的屠杀也充分显示了力量的可怕之处。当权力来临之时,一个人的善恶就会随之被放大。如果不能以仁德和善意来约束自己,恐怕最终也会堕落成暴君残酷的代名词。为何多铎要下如此残忍的屠城命令?根据后世历史学家的分析,背后主要有以下几个目的:

第一,泄愤报复。扬州之战清军伤亡惨重,多铎心有不甘,于是对百姓实施屠杀来发泄怒火。第二,震慑效应。多铎希望通过残酷的屠杀来震慑汉人百姓,打消他们继续抵抗清军的念头,迫使他们屈服投降。第三,抢掠补给。此时清军已是军资匮乏,多铎屠城同时也是为了抢夺百姓财产,补充军需。

可见,多铎的屠杀命令并非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慎重考虑后为达目的不惜采取的极端手段。他也的确通过这场惨案达到了恐吓百姓、获取补给的目的,为清军后续的入主中原扫清了障碍。

三、 设法掩盖真相

面对这样毒辣的屠杀手段,多铎也明白这对清朝征服汉人的大业并无益处,因此采取了各种措施掩盖真相:首先,他向南方各城发出文告,声称扬州百姓之死是因为扬州官员抵抗之罪,自己也“不忍心复见杀戮”,意在推卸责任。

其次,他禁止扬州百姓谈论此事,并下令焚毁屠杀的相关记录,试图让这场惨案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抹去。再则,在扬州十日结束后,多铎又立即发布安民告示,恢复秩序,以示自己“爱护百姓”。

多铎设法掩盖真相,使长期以来人们对“扬州十日”知之甚少。直到100多年后,一本名为《扬州十日记》的目击记录才得以流传,揭露了当年惨绝人寰的屠杀场面。

多铎在屠城后又设法掩盖真相,实际上进一步体现了他的冷漠无情。他先是残忍地杀戮无辜,然后又试图粉饰太平、遮人耳目。这种屠杀后又假惺惺表示“爱护百姓”,可见他是一个极不要脸且残酷无情的人。

他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屠城后又可以如此轻易掩盖真相和自己,这充分说明了他内心的残忍与冷漠。也让人不禁想到,如果不是后世有目击者记录流传下来,恐怕这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会就这样淡出历史,真相难以大白,死难者的冤魂也无处诉说。

结语:

“扬州十日”的历史既然无法改写,我们至少不能再次遗忘。面对这样的惨剧,我们必须时刻警醒人性中的善与恶,坚定维护正义,才能使历史不再重演悲剧。屠杀终将被记住,生命终将被尊严,这是我们欠下的历史罪责。

惨绝人寰的“扬州十日”血债史,警示我们不能忘记历史。那些无辜逝去的生命绝不是票票可以计算的数字,而是有血有肉的普通百姓,他们值得被纪念。我们绝不能让暴力与屠杀成为历史的潮流,而要以人道主义的大爱感化每一个生命。只要我们不忘历史中的泪与血,牢记生命的可贵,就一定能守护住和平,传递正义,让光明战胜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