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年过去了,当年红军长征时那“吃人”的草地,如今怎么样了?

长征

尽管我党战士都身经百战,意志坚定,但面对吃人不吐骨头的草地,这些战士也不禁喊出了“难、难、难”。

到现在,长征已经过去80多年,那片让我党战士都喊难的草地如今又怎样了呢?

一、死亡草地

那片让红军战士也喊难的草地名为“松潘草原”,位于四川境内,是连接青藏高原的重要通道。

松潘草原

它四周山脉的海拔在4000米左右,草原平均海拔也在3400米左右。

除了海拔高以外,它的气候也十分寒冷,是名副其实的高寒地区,在这种环境中,多是一些耐寒的动物和放牧的牧民

当年我党因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转移根据地,便是走的这条死亡路线。

我党战士来到松潘草原后,看见一望无际的草原,很是高兴,在他们想来,草原总比雪山要好走得多,这下可以轻松一些了。

但现实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在大家都在享受难得一见的草原风光时,前去打探消息的战士,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松潘草原因为气候潮湿,雨水众多,常年的雨水侵蚀,让这片草原的泥土变得松软无比,形成了一个个沼泽,其沼泽范围达到了惊人的30多万公顷,而且沼泽一旦陷下去,便很难爬起来。

恶劣的消息打碎了战士们的好心情,但敌人就在身后,这时换路线根本就不可能,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走过去。

确定了过草地的行动方针,我党立即动了起来,先是去寻找在周围生活的牧民,向他们求教了如何判别沼泽的方法,然后又立即将这些宝贵的知识向每个战士传达。

做好一切准备后,数万红军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过草地,但有句诗说得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党战士虽然知道了如何辨别沼泽,如何避险,但从来没有实践过,浩浩荡荡的几万人一踏上草地,便因为经验不足牺牲了不少战士。

这些战士往往是被茂盛的草地所迷惑,认为没有危险,然后一脚就踩了上去,结果便陷入了沼泽,而不知道沼泽危险的他们便会使劲动弹,使得他们不仅没有得救,反而加快了自己往下陷的速度,也有不少的战士为了拯救同伴,一下就跳进了沼泽里,想帮助同伴上岸,结果落的一个双双丧命的下场。

随着牺牲的同伴变多,不少的战士也开始变得有经验,落入沼泽后,尽量不动,缓解下降的速度,等同伴的救援,而施救的战士,也不在莽撞,而是尽可能用绳子或者木棒等工具对同伴施救,避免施救不成,还搭上自己。

而遇到连片的沼泽,不能绕过去时,便手拉手,一起走,靠着同伴的力量,渡过这些沼泽群。

正是这些经验的积累,使得后面的战士很少因为沼泽而牺牲。

但一望无际的草原,危险远远不止沼泽一个,当时我党战士,为了快速地通过草地,并没有带太多的食物,结果走到半路,便发生了严重的食物短缺事件。

在粮食吃完以后,便开始吃草根,或者煮皮带,煮鞋底,可以说只要是能吃的东西没有一件放过。

但事实上是,大部分的战士在鞋底皮带吃完后,依旧没有走出草地,只能饿着肚子,跟在大部队的后面,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少的战士都被活活饿死,如《金色的鱼钩》中,那位让人敬佩的老班长。

除了食物以外,疾病也是夺取红军战士生命的刽子手,松潘草原的天气多变,时不时就会下一场暴雨,而在草原又没有地方可以躲雨,战士们只有靠身体硬抗。

身体好的,一两场雨可能无碍,但那些本来就受伤的战士,一淋到雨,便开始生病、发烧,浑身无力,而在药品稀缺的草原上,他们往往便是最先牺牲的那一批人。

除了这些外,还有寒冷,当时我党战士刚翻过大雪山,根本没有想到后面的草原也很寒冷,带的取暖物严重不足,只有靠烈酒和辣椒来刺激身体取暖。

身体取暖解决了,可取火成了难题,草原雨水多,气候冷,没有明火取暖,必死无疑,可草原的燃烧物何其稀少?不少战士往往在睡梦中,便被冻僵了身体,命丧黄泉。

沼泽、疾病、食物、寒冷”这四样东西,就像四座不可逾越的大山,牢牢地堵在了红军战士的眼前,使得一向坚强的红军战士也长叹“过草地难!难于上青天!”,但好在在我党战士的顽强拼搏下,还是克服这些难题,成功地走出了潘松草地,摆脱了国民党的追击。

而蒋介石在知道我党突破封锁后,长叹到:“六年之功,毁于一旦”。

二、改造松潘草原

如今距离红军过草地已经有了80多年的历史,现在的松潘草原还是当年的死亡禁地吗?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很多的领导人对这片草地印象深刻,下定决心要治理好这片草地,让这里的居民可以无忧无虑地放牧,不用担心被沼泽夺取生命。

当时我国组织了一批专业的治理专家,来到潘松草原,进行改造,专家们在这里勘察后,指出松潘草原之所以沼泽多,是因为地下的积水排不出去,长久的留在地里,使得土地变得松软,形成了沼泽,如果想改造松潘草原的话,第一步就是要把积水排出去,让这里的土地变得稳固、坚硬。

方案制定后,我国立即开始了行动,先是修建、挖掘排水渠,让雨水可以通过排水渠流出,不让他们堆积在地下。

然后在播种吸水多,抓地力强的青草,让它们能够稳固土壤,最后则是修建堤坝,开垦农田,合理地进行土地规划,让土地避免松软化,从而形成沼泽。

在我国政府的改造下,松潘草原现在已经变得:“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完全不输于江南水乡。

除了改造土地外,政府也帮助当地的居民改变了生活方式,他们不再是传统的放牧,而是农、牧结合,既种植庄稼,也进行放牧。

因为充足的雨水、肥沃的土壤,使得松潘草原吸引了不少居民来定居,藏、羌、回、汉等民族都有人在这里生活。

同样,因为得天独厚的条件,松潘草原也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开发出了扎嘎瀑布、二道海、丹云峡,雪宝顶等著名景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甚至有人称这里为“人间的瑶池、梦中的天堂”

而为了纪念当年红军过草地的艰苦生活,和当时牺牲在这里的一万多名战士,我党在90年代,便在这里修建了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邓公还亲自题字,写下了“中华第一金碑”,使得这里成了著名的红色旅游景点,每年都有不少国内外游客来到这里,感受红军当年的艰苦奋斗精神。

除了发展旅游来提高当地的经济外,我国政府还大力发展当地的药品种植行业,依靠天然的气候和土壤,鼓励当地居民种植高价值的药品,来改善经济结构单一的局面。

正是因为政府是种种措施,使得这个原来人人害怕的死亡禁地,变成了一个著名的风景旅游地点,再也不负当年“吃人不吐骨头”的惨烈景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