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老兵带妻子回大陆见原配,苦等50年相谈1小时,原配:无话说

2008年台湾女作家蔡怡想要为父亲蔡国栋寻找在大陆的亲人。

蔡国栋是抗战老兵,18岁参军,1948年被迫跟随蒋介石的大部队退守台湾。

蔡国栋是空军教官,刚刚和妻子结婚,小家庭还没有安定下来就经历了颠沛流离,最终住在了屏东县大鹏村。

大鹏村是国民党为了安置大陆到台湾的军人家属安排的集中居住地之一,这里住的都是空军的家属。

台湾一共有763个眷村,这里居住的绝大多数是外省老兵或者他们的第一代子女。

这里的生活很苦,刚开始搭建的房子是很简陋的,没有水泥和木头,只能用茅草和竹子。到了夏天,台风袭击,房子瞬间就被淹没。

眷村里的家属们来自于不同的地方,蔡怡的回忆之中,邻居们有的来自湖南,有的来自江苏,有的来自四川,条件虽然艰苦,但能吃到各地的特色美食,这是孩子们童年少有的快乐记忆。

一到了过年的时候,眷村里的人家连习俗都不一样,蔡国栋的老家在山东聊城,山东人喜欢吃面食、饺子,来到台湾之后因为条件有限,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吃那么一次。

蔡国栋离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家人见面过,他时常想念父母,也会和蔡怡聊起家乡的故事。

蔡怡明白父亲心中的苦闷,从小立志要帮助爸爸找到故乡的亲人。

眷村

1979年,蔡怡托内地的朋友在蔡国栋的祖籍山东聊城刊登寻人启事。

半年后,家乡就已经来信了,蔡怡看到信中说她的爷爷奶奶还活着,现在90多岁了,等着见蔡国栋一面,她兴奋极了。

没想到信的末尾还说了一句,在山东老家,还有一个为蔡国栋守了半个世纪活寡的女人,刘金娥。

蔡怡整个人都懵了,她心中责备父亲为什么没有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妻儿,随即,她开始同情自己的母亲,母亲跟了父亲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她要是知道这件事……

她没有敢告诉母亲,而是拿着信颤抖着询问:“爸爸,你是不是本名叫蔡保光啊,你是不是家乡里面还有一个太太呀?我可怜的妈妈要怎么办?”

蔡国栋是个严肃的人,自从蔡怡记事以来,就没有在妻儿面前流泪过。但在听说刘金娥等了他50年的那一瞬间,老人家却流泪了,虽然极力克制,但看得出来非常伤心和自责。

这件事最终还是被蔡怡的母亲知道了,蔡怡的母亲认识蔡国栋的时候并没有听他说过家中已经有一个妻子,谎言被揭穿的瞬间,蔡怡的母亲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患有焦躁症的妻子频频在家中发飙,家人稍有不慎就会激怒她,她将所有的怨气宣泄在丈夫身上,这种情况持续了半年之久,在子女们的耐心劝说之下才渐渐接受。

敏感的她其实心中一直有一根刺:以前就觉得丈夫一直有秘密,从结婚到现在有很多话埋在心里不想说,现在她终于知道丈夫的秘密是什么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嫁给蔡国栋这么多年,也仅仅是个“小老婆”而已。

此时的蔡家陷入了全面的混乱之中,也没人有精力去同情刘金娥这个可怜的女人。

蔡怡也是在和父亲多次谈心后才知道他和刘金娥的故事。

年轻时的蔡国栋

蔡国栋和刘金娥的婚事是父母包办的,刘金娥比蔡国栋大3岁。农村里面都有“女大三,抱金砖”的说法,在双方父母看来,这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

蔡国栋的父母对刘金娥很满意,她老实踏实,在邻村名声也好。然而就是因为她的本分和守旧,耽搁一辈子的大好年华。

两家人距离很近,蔡国栋在结婚前就和刘金娥相识,他其实不满意这桩婚事,他也并没有反对,对刘金娥谈不上什么爱情。

刘金娥是个做事一板一眼的姑娘,结婚之后,刘金娥将蔡国栋的生活照顾得很好,孝顺父母,把整个家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蔡国栋有一个姐姐,还有两个妹妹,是家中唯一的男丁,自然很受父母的重视,受尽宠爱。

父母花钱送他去学堂念书,他是一个文化人,有建功立业的梦想,他不被一个小地方困住,本来就和没有什么文化的妻子没有多么深的感情,18岁这年,蔡国栋离家出走,直接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去了。

结婚3年的李金娥一直没有孩子,蔡国栋这么一走,她便注定了一生无子。

如果刘金娥在婚后生下一个孩子,也许蔡国栋心中有个牵挂,不至于就这样绝情,说来说去,还是蔡国栋对李金娥不曾在意过。

为了实现梦想,蔡国栋选择了参军,他来到了重庆,进了国立中央大学,完成了学业,还在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因为战争不断颠沛流离的蔡国栋,后来再也没有回家。

29岁那年,蔡国栋在青岛和后来的妻子自由恋爱,两人结婚之时,女方并不知道蔡国栋是有妻子。

蔡国栋觉得自己已经近十年没有回家了,刘金娥应该早就已经改嫁了,他心中没有一点负担,也觉得没有必要和妻子说这件事。

1948年,国民党大厦将倾,担任国民党空军教官的蔡国栋带着新婚的妻子退守台湾。

这么多年来,蔡国栋没有办法去见父母,甚至连通信都不可能。蔡国栋和子女们聊起自己的过去总是兴高采烈,唯有谈到父母之时会不停叹气,或者望着天空不说一句话。

蔡国栋一直觉得自己对不住的是父母,不过父母好歹还有姐妹们可以照顾,他没有太大的负罪感,偶尔想起刘金娥,也安慰自己她应该早就离开蔡家了。

听说刘金娥为他守活寡50年,他又惊又是愧,心中自然是翻江倒海。

1937年,蔡国栋离开聊城老家,以为将来可以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没想到这一走就是50年。

1979年60岁的蔡国栋收到家书之后,着急着想要回家,但当时因种种原因不能实现。

蔡国栋这一等又是9年,1987年,蒋经国终于同意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

蔡国栋匆忙准备,1988年,69岁的他终于携带着台湾的全部家人,回到老家山东。

蔡国栋很兴奋,这一路上他都觉得自己还能看到老父老母。

结果到了家乡,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陌生。父母终究还是没有亲眼看到他回来,蔡国栋面前只有几座土坟。

近70岁的老人家,回想起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印象其实还是很深刻的。他离家的时候爷爷奶奶还很健康,爸爸妈妈还很年轻,现在只是这些新新旧旧土坟。

除了长辈走了,他的是姐姐、大妹也全都去世了,他急匆匆赶回来,最后一个都没有见着。

家中只剩下了一个小妹妹,还有刘金娥。

走进家中的老屋,蔡国栋一眼就看到了父母的遗像,在遗像前面,有一个空碗。因为年岁已久,碗外面的彩釉已经褪色了,几乎看不出来原先的纹样。

蔡国栋的小妹对他说,蔡国栋的母亲生前一直在想念着这个儿子,儿子去了战场,不知生死,没有一点音信,但母亲一直觉得蔡国栋还活着,就这样等着。

这只碗,蔡国栋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这是他离家出走之前,最后一次在家里吃饭的时候用的碗。

岁月流逝,父母将这碗留着,就代表蔡国栋一直在这个家,在爹妈的心中好好地活着。

每次吃饭之前,父母就会将这个碗拿出来,对最小的女儿说:“这是你哥哥离开家之前吃饭的碗。”

有时候,老母亲还会对着这个空碗自言自语:“儿子啊,我相信你还是活着的,你在外面流浪者,可要有口饭吃啊!

这是两位老人40年的执念,明明知道这可能是自欺欺人,依旧默默守着这个碗,谁都不会打破这个默契。

1979年,蔡国栋还活着的消息传到父母这里,他们是多么高兴啊!然而等来等去,直到闭上眼,都没有等到蔡国栋回来。

老人走了,这只空碗就代替着他们在家中等候着蔡国栋。

蔡怡心中的父亲已经木讷的,几乎不会对外表露出自己的感情,就算是之前和故乡的亲人打电话,也只是无声地流泪。

但在这个空碗面前,蔡国栋真正崩溃了,他嚎啕大哭,好似十几岁的少年突然失去了双亲:“我这个不孝的儿子,我整整迟了五十年才返乡啊,迟了五十年呐。

祭拜了父母之后,蔡国栋就去找了刘金娥。

虽然得知刘金娥的消息之后,一家人已经闹得鸡飞狗跳,但这个可怜的女人等了自己一辈子,蔡国栋不得不去给人一个交代。

蔡国栋改了名字之后,家人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到消息,没有归期,也可能已经战死了,刘金娥很执着,一定要等着他回来。

蔡国栋走后的那些年,刘金娥一直代替着他照顾着公婆,弄得公婆也非常舍不得刘金娥,几次劝刘金娥趁着年轻也没有孩子改嫁算了。

因为天灾人祸,家中经常连一口饭都吃不上,刘金娥为了公婆活下去,就一个人出去找野菜。公婆胃不好,她到处求人,或者给人做小工,换一点大米回来给他们煮了吃。

但刘金娥是个保守的人,她一直住在蔡家,默默守护着,等待着。几乎身边所有人都曾经劝说过她,但她还是不愿意改嫁。

蔡国栋一家

也许刘金娥的十几岁,是真真切切爱过蔡国栋的,他们两人之间并不像蔡国栋所说的那样好聚好散,这个女人忠诚和坚持,远远高出蔡国栋的想象。

刘金娥已经72岁了,蔡国栋当年走得时候她才21,整整等了这个男人50年。

蔡国栋的妻子紧紧跟在丈夫的身边,她和儿女们同情刘金娥,但依旧不能接受她。她生怕蔡国栋真的心软了,将刘金娥带回台湾。

这本来就是一场尴尬的见面,刘金娥无法形容这半个世纪等待丈夫的幸酸和孤独,蔡国栋碍于台湾妻子在旁边,生怕妻子受到刺激再犯病,在刘金娥面前显得很沉默。

刘金娥好不容易盼到蔡国栋回来了,于情于理,应该让他们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考虑到这一点,蔡国栋的妻子默默走远,

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两个人只聊了一个小时,蔡国栋就匆匆出来了。

这一辈子,两人真正朝夕相处的时间太少了,蔡国栋心思不在家里,刘金娥又不善言辞,留下的回忆并不是什么浪漫而美好的,事实上,蔡国栋对刘金娥年轻时候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

刘金娥晚年

两个人能在一起交谈的,也许只有已经过时的父母。

蔡国栋带着家人走了,他并没有带走刘金娥,从经济上,他愿意给刘金娥一些资助,但从感情上,他给不了什么,也弥补不了什么。

他的歉意,在50年漫长的等待之前显得渺小和无力。

刘金娥虽然没有强求,但她多少还是希望蔡国栋能够将她带走的。毕竟一生等待,不过就是一个夫妻的名分在,她想要回归蔡国栋妻子这个身份。

但去了台湾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怎么和这陌生的一大家子相处呢?更何况蔡国栋的妻子是极力反对的,她连他们多说几句话都会觉得心烦意乱。

蔡国栋走了,无儿无女的刘金娥依旧默默地守着蔡家,去世之后要求葬在公婆的身边。

蔡怡

她一生困苦,临走只有一件还比较好的棉衣,她将生前存的那一点私房钱封在了棉袄的袖口里面,留给了蔡国栋最小的妹妹。

那里面也就只有几十块人民币和几个铜板。

无论蔡国栋怎么想,蔡国栋的妻儿们怎么想,村子里的乡亲们都只认刘金娥是蔡家的儿媳,这么多年来,她的辛酸苦楚,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2005年,蔡怡的母亲在台湾去世。2007年,蔡怡和哥哥再次来到了聊城祭拜祖坟。

他们跪在李金娥的坟墓之前,一边烧纸一边对她说:“大娘啊,其实我们也等于是您的儿女唉,您不再孤单了,对这个蔡家几代人的恩惠,我们是叩多少个响头,也是报答不了的呀。”

蔡家的子女们也终究还是承认了刘金娥的名分。

而此时的蔡国栋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他很多事情是都不记得了。儿女们知道老家的一切都是他内心最深处的眷恋,所以他们会常常说老家的事情,希望能够唤醒父亲。

多少人哀叹,刘金娥这一生太不值得,为了三年的夫妻感情,耽搁了一生的幸福,白白做了那么多,换来的只有歉意、感激,却没有爱情。

历史的悲剧烙印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是伤痕累累,诚实、善良的刘金娥,在人性彻底暴露的年代里,默默守着自己的爱情、婚姻和诚信。蔡国栋有错,蔡国栋的妻子亦有不妥,而更多的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