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抗议不可能推翻哈梅内伊政权 伊朗的麻烦在于人口问题

伊朗官方11月初宣布,该国已经抓获了1000多名在最近的抗议和骚乱中的暴力分子,很多还和国外的情报机构有关,被视为是特务或者间谍。

同时宣布,将对这些人进行大规模的公开审判,以展现震慑力量。

从一名伊朗年轻女性没戴头巾被“道德警察”拘捕而酿成的全伊朗的动荡至今已经1个多月,一些伊朗独立媒体报道,大概有160多人在期间死亡,伤者和被捕者更多。虽然现在规模小了很多,不过这依然说明:在一个利益日益多元的社会里、在经济问题成为所有人关注点的当下,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酿成大麻烦。

比如当年席卷半个中东世界的阿拉伯之春,也是由类似的一件小事促成的。

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

同时木叔也注意到,无论是欧美还是伊朗反政府力量,都在这次动荡活动之中就发出了预测。

普遍认为伊朗人不可能用这种方式推翻哈梅内伊什叶派教士集团的统治。这说明外界对伊朗的分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首先,这一阵子的伊朗动荡和以往比,规模还不算大。2009年伊朗大选后的动荡更严重,但甚至都没能推翻内贾德当选的结果,更别提推翻哈梅内伊政权。

如今伊朗主要是年轻人在抗争,但自发性强,没有严密组织,并且严重依赖互联网。

其次,伊朗安保力量比以前更强。

即使不谈正常的警察,伊朗还有4万网络警察、有3万多情报特工、国内准军事的巴斯基民兵有9万人,革命卫队更是高达20万人。这些人都可以对抗议和动荡进行打压。更重要的是他们比以前更愿意开枪。

所以木叔也不认为伊朗人能通过年轻人的抗议来赢得胜利。

但是,这件事依然会沉重震撼哈梅内伊的什叶派教士集团,原因在于时间不在什叶派老人的一边。

根据统计,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时候相比,如今大约60%的伊朗人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引发的社会变化一直在默默进行着。

比如,与20年前相比,当时只有65%的伊朗人生活在城市;识字率为77%;不到1%的伊朗人能够上网。今天伊朗城市化率超过75%;识字率超过90%;超过80%的伊朗人使用网络。城市化伴随着世俗化和现代化的上升,抗议比以往频繁就是例子。

83岁的哈梅内伊对年轻人没有以往的革命精神非常不满意,最近出台了多项政策试图扭转局势,比如将一些网络工具的使用定为刑事犯罪,还禁止在小学教授英语课。但这显然没能阻挡年轻人追求现代化的生活而不愿意坚守什叶派信仰。

可以预计,人口问题将是伊朗下一次动荡的背景。

在20年内,伊朗的老年什叶派教士集团的神职人员精英将都会消亡,而如今参加抗议的更多的年轻人将会成长成为社会的支柱。届时的情况不言自明。

伊朗政府有机会推迟这种风险出现的时间——那就是发展经济。

但在和西方关系搞不好的背景下很难实现。如今的伊朗人口贫困率超过30%,通胀率超过40%,失业率接近50%。

因此如何在面对经济开放发展和政权未来远景之间如何取舍,将会考验哈梅内伊什叶派教士集团及其继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