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台湾是“外省人”,在中国又成了“台湾人”

在灵位前,仇楷清用手机给父亲“看”了几张乡间绿野的照片,心里难掩激动:

“爸爸,这是我们的老家,我找到江西的亲人了!”

提着草鞋去当兵

仇楷清的父亲叫仇玉保,是一名国民党老兵,祖籍江西省上高县仇湖村(现隶属于宜春市)。仇玉保在自传里,回忆自己当兵的伊始:

抗日战争爆发后,当时年仅13岁的仇玉保还在私塾念书。听闻有部队在征兵,满怀保家卫国情怀的他,想都没想就提着草鞋从窗户爬出教室,跟着部队走了。

此后,仇玉保四处南征北战,直至上世纪40年代末,他来到了东南小岛台湾。

在以往传统中国大陆社会里,资讯、交通都极为封闭,出门五十华里就算“异乡”。像仇玉保这样撤退来台湾的大陆士兵,很多人根本做梦都没法想像到在地球一隅,竟有台湾这块土地。

1949年5月20日零时起,包含金门、马祖等离岛在内的台湾地区开始实施“戒严令”,切断了与中国大陆的往来联系。仇玉保意识到,自己的余生可能会在这里度过。

“铁血汉子”

流落他乡的仇玉保,并非完全孤身一人。在台湾,他还有一位家族堂哥,也是跟随部队过来的。这位堂哥曾与他商议,若他在台湾成婚生有两子,希望仇玉保将其中一个儿子过继给他。

起初,因为军中婚配制度严格,以及怀揣着“马上就能回家”的想法,仇玉保迟迟没有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

后来,仇玉保认识了台湾原住民(即台湾少数民族,大陆统称“高山族”)妻子。这对“两岸夫妻”年龄相差近30岁,他们居住在政府安置来台军人及眷属的社区“眷村”。

身为独子的仇楷清,从小就觉得父亲是一个“铁血汉子”。父亲身上有打仗留下来的疤痕,却鲜少提及这些往事。他跟着父亲去军营,看到很多官阶比父亲还高的长官,下车向父亲敬礼致意。

父亲手上长了肉瘤,需要开刀切除,他也是不打麻药的。“可能我们仇家血脉都比较坚韧乐观,心若向阳,处处是阳光。”

从军中退伍后,仇玉保靠在日光灯工厂打工养活一家人。他每天起早贪黑,悉心守护着他在台湾的小家庭。“父亲话不多,但是会把仅有的、最好的都留给孩子。”

仇玉保与妻子的结婚照

江西宜春

1987年两岸恢复交流。此时的仇玉保早已不是离家时的那个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体大不如前。幸运的是,他通过写信成功联系到了江西老家的姐姐仇福妹。收到家书的那一刻,这个“铁血汉子”潸然泪下。

因为身体不好,仇玉保无法亲自回乡省亲,但他和姐姐保持着书信联系,还寄钱回乡给亲人补贴家用、修缮父母墓地,尽可能弥补几十年来对亲情的亏欠。

仇楷清上国中(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邻居跑来学校通知他赶紧回家。仇楷清心一紧,知道肯定是父亲出事了,还没来得及请假就一路小跑回家。

父亲病逝后,仇楷清将江西老家的信件、照片全数烧给了父亲,两岸亲人的联系也停留在了这一刻。

成家后的仇楷清曾数度来到中国大陆,想要代父亲回江西老家看一看。为此,他还注册了大陆社交平台账号,在籍贯那一栏填写的是“江西宜春”。不过,大陆日新月异的变化和行政区划的变动,让他没能找到老家和亲人。

外省人、台湾人

2022年9月,仇楷清在网络上了解到抖音寻人(头条寻人)公益项目,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他求助大陆互联网的力量来寻找故乡的亲人。

接到仇楷清的求助后,抖音寻人工作人员与他详细了解情况,发布了一篇题为《江西籍赴台老兵病逝多年,台湾儿子寻找老家姑姑》的寻亲文章,并运用精准的互联网地理推送技术,将文章弹窗到江西宜春地区,向当地网友征询线索。

寻亲文章一经发布,立刻引起了抖音寻人志愿者周敬田、江西仇氏家族和其他热心人士的关注。大家帮忙扩散信息、实地走访,很快找到了老兵姐姐的孙子钟水贵先生,两岸亲人终于相认。

“多年来我们也在网上寻亲,得知台湾舅公的后人也在寻找我们,我们心里特别激动。”当年收到台湾亲人寄回来的信件时,钟水贵还在念高中。因为奶奶不识字,经常由他来读信和代写。“直到离世那一刻,奶奶都还在惦念着她台湾的弟弟。”

钟水贵珍藏的信件

仇楷清原本没有抱多少希望,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亲人,他既兴奋又感动,计划等疫情结束后亲自回一趟江西老家,与亲人团聚。

“我们第二代、第三代的身份都蛮尴尬的。在台湾,我们被称为‘外省人’,回大陆我们又被称为‘台湾人’。”仇楷清说,“但我们始终是一家人,不是吗?”

台湾、江西两地亲人相认

这是头条寻人成立两岸寻亲项目以来,成功找到的第387个案例。今日头条两岸寻亲服务,由头条寻人与台湾ETtoday新闻云作为媒体合作方一同发布。如果您家里也有亲人失散在台湾,或者您身在台湾,想帮助台湾的老兵寻找大陆亲人,也可以通过脸书粉丝专页(名称:頭條尋人)、邮箱(xunren@douyin.com)、抖音(名称:抖音寻人)、微信公众号(名称:抖音寻人)、微博(@抖音寻人)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