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抛弃的3000国军残部,留下6万后代开发美斯乐:店铺招牌是中文

段希文叹了口气问道:“缅甸、泰国和老挝怎么说的?”

“他们都不承认我们的存在,把我们当皮球一样甩来甩去。”

听到这话,段希文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站起身来说道:“好,那我们就去泰国美斯乐,把美斯乐建成我们的中国城!”

段希文、李文焕

段希文等人为什么会被蒋介石抛弃?而他们又如何能将泰国美斯乐建成中国城呢?

不知悔改

三大战役结束以后,国民党的主要力量几乎被全部歼灭,随着北平、上海等地的相继解放,蒋介石依然是没了任何反败为胜的机会。

于是在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以后,蒋介石带领剩余的大部分国民党部队逃到了台湾。

但虽然蒋介石本人离开了台湾,可他却依然贼心不死,妄图有一天反攻大陆。

为此他不计代价地在全国各地收买土匪强盗,给他们金钱、武器和军衔,让他们继续作乱。

蒋介石留下的这些土匪强盗,给新中国造成了巨大的困扰,整整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妥善处置。

而除了这些强盗以外,蒋介石靠着当年远征军的底子,还在东南亚缅甸、老挝、泰国三国的步伐地带囤积了兵力等待时机。

其中有一个叫做段希文的国民党少将,就一直自云南和缅甸的接壤处活动。

1929年加入国民党的段希文,初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他被调动到云南前线,以上校团长的身份与日寇作战。

此后几年间,段希文也立了不少功劳,所以逐渐被提到少将师长的位置上。

解放战争开始以后,段希文先是被调动到武汉,之后又来到广西。

等到1949年广西解放以后,李弥手下的兵团逃到了缅甸一带,而他自己则是独自一人来到香港,准备过起自己的退休生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曾经的长官李弥突然找到了他,希望他可以和自己一起,接手一支从广西逃到了缅甸边境的部队。

这个李弥1927年加入国民党,是蒋介石的嫡系军阀之一,前期一直在四川参与军阀混战,在1944年加入远征军。

李弥

解放战争开始以后,他在青岛一带多次与解放军作战,之后成为第八军军长,在杜聿明手下任职。

一直到淮海战役战败之后,杜聿明被我军俘获,李弥混乱之中让一个商人把自己装进麻袋,这才逃回了蒋介石身边。

1950年1月,李弥跟随蒋介石来到台湾,之后又奉命潜行至缅甸北部,接管当地的国民党残军。

这个任务虽然是蒋介石亲自命令的,但李弥还是不想放弃眼前的幸福生活,同时,也担心自己没法好好控制这支残军,于是便决定拉上段希文一起去缅甸边境。

在抵达缅甸以后,还不等李弥和段希文开始控制部队,缅甸军阀就试图围剿这支国民党部队。

但虽然国民党面对解放军战绩不佳,与当时的缅甸部队还是有较大的差距,残兵败将也同样可以战胜缅甸军方。

这一战失利之后,缅甸政府干脆放弃再管李弥等人,任由他们在缅甸北部行动。

紧接着李弥便在越南与缅甸组成“反共军”,将整个一片区域控制在自己手里。

而在李弥当时控制的区域中,包括了著名的金三角地带。

金三角

金三角地区从上世纪初开始,便因为湄公河的运输条件而逐渐成了毒品的发源地之一。

不过一直以来,这里的人贩卖毒品都是小偷小摸,没有太大的产业链,一直到李弥等人的到来。

李弥自己不喜欢金三角地区的环境,于是便将金三角交给段希文和李国辉负责,同时还给了他将近一万的兵力。

段希文和李国辉抵达金三角以后,当地的各种武装力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很快段希文便完全掌握了金三角的控制权,一边在这里敛财,一边继续训练扩张部队,之后李国辉更是成为了金三角地区开山鼻祖一般的存在。

李国辉

在他们的影响之下,金三角的毒品贸易又上升了一个大台阶。

此后的几年间,缅甸政府虽然也多次尝试围剿这支国民党军队,但是都被打得不成人样。

而李弥和段希文却能够一边轻松地应付缅甸军队,一边派兵在云南边境捣乱。

只不过他们每一次侵扰,都被戍守边疆的解放军战士予以痛击。

等到1954年以后,段希文又奉命前往泰国和缅甸的边境,与部队总指挥李国辉一起等待反攻的机会。

而李弥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调动,一方面是因为蒋介石的安排,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自己在金三角地区的利益。

这一次来到缅甸和泰国的边境以后,缅甸政府便和泰国政府一起出兵试图剿灭国民党残军。

但是这支国民党参军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再加上美国政府在背后的无私支持,早已变回了过去正规军的样子,轻松便打退了缅泰联军,然后继续在云南边境被解放军痛击。

就这样他们一边从缅甸和泰国身上找自信,一边在解放军那挨打。

屡次战败的缅甸、泰国联手老挝一同在联合国上指责蒋介石的行为。

他的部队虽然没有直接进攻这三个国家,但始终驻扎在这三个国家境内,很明显也是对这三个国家的侵害。

只不过当时联合国承认的中国政权依然是蒋介石的政权,再加上美国与蒋介石的沆瀣一气,东南亚三国的指责并没有起到作用。

从1950年到1962年十几年中,这支国民党“残军”不仅在金三角地区获得了大量的财富,更是疯狂开扩充了自己的部队。

从最初的三千多人变成了三万多人,甚至还在缅甸境内修建了军用机场。

在当时蒋介石安排准备反攻大陆的部队当中,李弥所统领的这支部队是发展最快的一支。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在这支部队实力达到巅峰的时候,蒋介石却突然下令裁撤这支部队,命令他们回到台湾。

弃军

李弥靠着蒋介石嫡系的身份,在金三角洲一带啥活不干,就能收获金钱和名誉。

这样“幸福”的生活让他越来越飘飘然,甚至在一次面对记者采访时说出:“我李弥做不了云南王,但做个缅甸王还是轻而易举的。”

李弥的这句话,一方面是在说缅甸势弱、云南势强,而另一方面也表现了自己的一部分野心。

所谓云南王和缅甸王,都是那个时代军阀的称呼。

也许李弥自己并没有想要成为军阀,但在蒋介石的耳中,李弥的野心已经太大了。

蒋介石对人一向不信任,战争时期也只愿意重用黄埔系和嫡系军官。

虽然李弥本身是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但是再说出“缅甸王”三个字以后,蒋介石对他的信任一度降至冰点。

1954年年中,李弥在蒋介石的命令之下,带着李国辉和大部分部队回到了台湾。

但蒋介石依然不愿意放弃金三角这块肥肉,又派柳元麟来金三角经营。

这样的巨变对当时的段希文来说,本来没什么影响,不论谁来管理金三角,他能分到得都只有一点点。

可是段希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柳元麟来了以后不仅不给自己分钱,甚至连军饷都经常拖欠。

当时段希文和自己手下三千多人,老家都在云南边境附近,所以也没有因此而放弃继续作战。

一直到1961年,蒋介石准备将这支残军全部撤出金三角地带。

段希文奉命准备撤离,但就在他要登上飞机的时候,蒋介石又命令他继续留下来反攻。

段希文清楚当时的局势,反攻大陆依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他很不理解蒋介石将他留在缅甸的行为。

一直到几个月后,段希文和手下三千多人的军饷突然被中断他这才理解到,自己才从曾经的残兵败将变成了蒋介石的弃卒。

其他被调回台湾的人,几乎都是蒋介石的嫡系,段希文和他的部队则是滇军,根本得不到蒋介石的重视。

眼看着军饷被断,剩下的兵力也无法掌控金三角地区,段希文和手下三千多人几乎是陷入了绝境之中。

原本段希文想过要回归大陆,但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太多,他担心回到中国会被清算。

于是他便和士兵们商量,该怎么办。

段希文手下的士兵,大多都是云南边境的人,和他们当时的驻扎地很近,于是很多士兵便提议干脆就留在缅甸境内生活。

听到这些人的建议以后,段希文当断则断:“好,我们就去美斯乐生活,把那里建成我们的中国城!”

美斯乐

在蒋介石调回了大部分“反共军”以后,缅甸、泰国、老挝三国对段希文等人都是采取不理会的态度,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站出来管理这个烂摊子。

正巧,当时在段希文驻地的南方,有一个叫做美斯乐的地区

这地方一直是一片原始森林,泰国政府也不愿意开发,和当时段希文等人的境遇很像。

于是,段希文便决定将美斯乐开垦成自己的城镇。

在他们抵达美斯乐的前期,靠着过去积累的财富,大家可以放心地着手于建设工作,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美斯乐建成了一个小镇。

但哪怕如此,段希文他们和美斯乐当地的原住民还是有不少的隔阂。

后来为了生活得更好,段希文和手下们带着原住民一起“致富”,一起种植鸦片以后,当地原住民逐渐接纳了段希文他们,让段希文等人在美斯乐站稳了脚跟。

泰国政府起初并不打算管段希文他们,但是在段希文通过种植鸦片赚到钱以后,泰国军方便再一次行动了起来。

1970年,泰国军方派人找到段希文,要求段希文去消灭泰共的游击队,还说如果段希文拒绝就会将他们驱逐出境,相反则会给他们提供合法的居留权。

泰共当时在泰国活动了七年多的时间,虽然实力并不强大,但却给泰国政府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段希文原本不想答应此事,但为了自己和士兵们今后的生计,还是硬着头皮消灭了泰共游击队。

泰国国王得知此事高兴异常,专门颁发奖章、奖金给段希文和其他表现出色的参战士兵,其他的参战士兵也都得到了抚恤金和居留权。

结束之后,泰王还亲自给这支部队取名为“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让段希文等人在泰国真正地站稳了脚跟。

1980年段希文因病去世,泰国国王还亲自发了唁电。

段希文去世以后,另一位部下雷雨田接任了他的位置,并再一次帮助泰国政府消灭了游击队。

此后的十几年间,随着时代的发展,美斯乐的居民们不能继续以贩卖毒品为生,需要考虑新的经济建设路线,为此雷雨田决定开始种植茶叶。

美斯乐大部分地区都处于高山地带,是种植茶叶的绝佳选择。

为此雷雨田先是从台湾引进乌龙茶,接着又开始种植咖啡,靠着过去的积蓄很快便将美斯乐建成了一个依托于茶叶和咖啡的旅游城市。

时至今日,当年段希文和他的3000多名士兵,如今已经演化成了六万多人

中国人去美斯乐旅游的时候,随处可见的中文标志可以让人感到亲切,里面的居民虽然中文说得都不算好,但也可以流畅地进行沟通。

在美斯乐镇子的正中央,有着一尊段希文的雕像,无论他的雕像还是坟墓,都面朝着云南的方向,表达着段希文对祖国的热爱。

虽然段希文和我们之间的思想有很大的区别,但不论什么时候,从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的他们,永远都是我们的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