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记者污蔑中国,他的回怼太过瘾了!

 在2021年一场有关中国的讨论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春秋高级研究员、新加坡外交官和学者马凯硕在面对记者提问时指出,西方对中国充满了盎格鲁-撒克逊式的偏见,实际上在很多领域,中国远远做的比西方优秀。

  记者:谢谢您,教授。您方才列举了许多关于中国的精彩故事。当然,包括中国做对了的方面。但您如何解释以下事实,即中国模式要想取得成功,似乎要建立在高压统治、环境破坏、言论审查以及意识形态的固执之上。我们也提到了香港问题、新疆问题。您如何调和中国的成功与这些因素的矛盾,您是否认为这一切是可以接受的?

马凯硕:谢谢,我很高兴你问到这个问题,因为你的问题完美暴露了盎格鲁-撒克逊媒体对中国的偏颇认知。我会直截了当地提醒你,这种认知是对现实的扭曲。就以你用的第一个词,“压迫”为例。如果中国共产党只能靠压迫来维持政权,它不可能创造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不是吗?

中国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过去30年来,也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共为教育人民所付出的努力,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都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你却把这说成是“压迫”,你显然陷入了陈旧的冷战思维。我1976年就去过莫斯科,在那里,我亲眼见证了,苏联政府如何禁止苏联公民出国,那才叫压迫。

在2019年,1.39亿中国人可以自由地出国。结果呢?没有一个人叛逃。1.39亿中国人,没错,都是英国总人口的两倍了。但是他们都回到了中国。所以你的各种描述……当你指控中国破坏环境,在气候政策上,中国远比美国要负责任。美国不止一次,而是两次退出了国际气候问题协议。小布什政府退出了《京都议定书》协议,真糟糕。4年前,特朗普政府退出了《巴黎协定》。

你知道吗?我们今天之所以会面临气候变化的种种后果,并不是因为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近年来新排放的温室气体,其主要影响因素,是自工业革命以来,西方国家几个世纪里向大气层排放的污染。自己去看数据,以总量累积计算,历史上最大的碳排放国家/地区,第一名是美国,其次是欧洲,第三才是中国。

没错,西方要求中国为新近的碳排放付出经济代价。但西方却不愿意为它们历史上造成的严重污染埋单。你们宁愿剥夺印度人用电的权利,而美国……顺便一提,美国只需要给每加仑汽油加征一美元的环保税,这就足以拯救全世界了。

减少汽油消耗,加大对绿色技术的投资,办法就是这么简单。相比之下,世界上最大的植树造林计划,正是中国实施的。中国已经新增的森林面积,相当于一整个比利时,甚至更大。

你的一切描述,都完美契合了盎格鲁-萨克森媒体对中国下意识的歪曲与偏见。这违反了启蒙运动的信条,即保持理性、冷静与客观。在了解你的对手时,尤其需要如此。如果中国像你们所形容的那样愚昧无能,那根本没必要担心“中国威胁”了。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们现在正打交道的,是一个极富有智慧且理性的对手。你刚才列举的盎格鲁-萨克森式“教师爷范畴”,完全套不到中国的头上。请原谅我的直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