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高要军民勇救美国飞行员

1944年秋,侵华日军为挽救其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失利,发动湘桂战役。那期间,日本侵略军进犯西江。肇庆沦陷不久,中秋节过后的一天下午,从东边出现一架飞机,朝着鼎湖山方面飞来,机尾冒着一股黑烟,飞至鼎湖山庆云寺的后背山“三宝峰”附近,撞倒在一块石上,轰隆一声,飞机堕毁了。高要县蕉园村几十名群众闻声立即跑到现场去看,首先跑上三宝峰的是梁树德、梁均宜、梁达仁三人。

他们见到飞机已碎毁于大石下,再往前走一段山路,见山间松树卡着一名跳伞下来的飞行员,他们三人急上前相救,但见那飞行员手持一支航空曲手枪,腰间还挂着一把有壳的剑,严阵以待防人袭击。三人正踌蹰间,梁觉民跟后赶来了,他用英语与他对话,知道他是美籍飞行员(觉民在广州高中毕业,后入桂林陆军学校毕业,懂英语),觉民对飞行员讲明大家都是同盟国人,是来救他的,叫他不要怕。这时飞行员才脸露喜色,连呼“哈喽”、“哈喽”。

并随手将佩剑丢下给梁等作工具,梁树德等急忙用飞行员丢下的佩剑饮断树枝及降伞之绳索,将他解救下来,立即背他到一大岩石的洞穴里躲藏,岩洞前面生有茂密野草遮掩着,不易看到。这时离鼎湖山五华里的罗隐村(现为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坑口街道罗隐社区)驻有日军,他们知道有飞机坠下,不久跟踪而来,到了山上就用机关枪向山里扫射,在场的村民纷纷逃避。日军遍山搜素,由于掩蔽得好,飞行员幸没被发现。不久天色渐晚,日军不敢久留,他们将坠毁的飞机残骸主要部件拆走,便收队回罗隐去了。

当天晚上,村民将飞行员由三宝峰抬回老鼎,安置在白云寺,梁觉民一直照顾他。这个飞行员身材高大,年纪约22岁,据他说,他们这次的战斗任务是以四架战斗机保护两架轰炸机,飞到三水轰炸日军仓库,日军出动十二架飞机还击,双方发生激烈空战,他所架的单人战斗机油箱中弹燃烧,情况十分危急,本来打算飞至水坑村田野上空跳伞,但恐怕在田野空旷地降下易被发现,难逃日军魔掌,于是强行往山里飞,飞至“三宝峰”无法坚持才跳伞。

美国飞行员右脚骨折断,伤势颇重,第二天一早,村人梁东农去现洲找到一位跌打医生,带回一服续筋驳骨跌打药,给他敷用,止了痛。是日飞行员在白云寺养伤,我们拿饼干及食物给他吃,他一概谢绝。他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只小帆布袋,叫人到坑里打一袋清水,然后从腿部的裤子撕开一块布,取出一小块东西,拿出一些放入杯里,冲水喝下,原来这是压缩食品。飞行员身上有40元中国纸币。还有一个小手摺,大如巴掌,用白洋布制的,里面印着中、英文字,大意是:“该员是美国援华人员,如果他在执行任务中,不论出现什么事故,军民人等都有责任给予援助及保护……”。

当时,国民广东省政府迁韶关,要抓紧时间将他转移去。在这天晚上大约十点钟,由梁达中、梁均宜做抬手,派出十多个村民作护卫,从白云寺把飞行员抬去院主,是以两根大竹竿作杠子,系以粗绳,扎成座兜抬去的。夜间走在崎岖山路上,颠簸不已,十分难行,抬者与被抬者都很辛苦。足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院主,再由院主至下莲塘,由下莲塘至四会,分站负责,每站都派出专人护送。飞行员到达四会城后,留下来医疗一段时间,创伤稍愈,继续北上。为方便沿途护送,接受飞行员的请求,留下梁觉民作翻译,一直护送到韶关。

飞行员对我们冒险抢救他,感激不已。这是抗日战争时期中美人民友谊的一曲凯歌。

这次盟国飞机坠毁,救护美国飞行员的事件发生于肇庆沦陷期间,当时高要县政府迁蛟塘区云路村,因交通阻梗,未及会报。事后,高要县长覃元超知道此事,飞行员巳送走,据说他对不早会报极为不满,原因是使他失却向其上级邀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