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中期选举后,我们将看到一个怎样的美国?

当地时间11月8日晚,美国各地投票站陆续关闭后,由于许多地区竞争异常激烈,最终结果何时揭晓尚是未知之数。不过,根据目前媒体所报道的选情,共和党料已基本拿下众议院控制权,而参议院则可能继续保持几近“势均力敌”的形势,但民主党有可能拿下最终决定权。本次选举结果将直接影响拜登接下来两年的任期,乃至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多名分析人士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众议院“翻红”将使未来两年拜登政府的政治议程更难推进,并增大特朗普在2024年大选中“卷土重来”的可能。值得警惕的是,如果本次选举最终出现两院分属两党的“弱分立”局面,两党将有更大空间和意图进行交易,而涉华议题或将更加容易成为“牺牲品”。
拜登 资料图

共和党和民主党“互赠大礼”

中期选举的核心是美国国会控制权之争,但在过去这些年中,它也经常被视为一次对现任总统两年执政表现的公投。据BBC等外媒报道,截至记者发稿时,共和党已拿下众议院的198个席位,普遍分析认为,共和党拿下夺得众议院控制权所需的218个席位是大概率事件。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当地时间9日凌晨称,有信心共和党将在这次的中期选举中重夺众议院的控制权。

而参议院的选情则更为胶着。截至发稿时,民主党获得48个席位,共和党拿下48席。由于民主党拿下了关键的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席位,被认为有望最终能在100个参议员席位中拿下50到51席,保持参议院的“蓝色”。不过,由于乔治亚、亚利桑那和内华达等其他关键州形势则仍然非常接近,参议院究竟是“红”还是“蓝”的悬念或保持到最后一刻。

资料图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专家吕祥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民主党失去众议院控制权在意料之中,“拜登曾有许多机会和资源成为一个‘拯救美国’的总统,但他在美国内外的‘双线失败’让他自己和民主党的支持率大幅下滑”,他进一步解释称,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打击仍在继续,但拜登政府应对不利,不仅“发钱”造成惊人的通货膨胀,更在国际上激化俄乌冲突,使美国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就在不久前,奥巴马都提醒称,民主党政府应当把更多精力放在改善美国经济上。但拜登政府没有这么做,或者说,没有做到,而只是释放信息试图掩盖美国的经济问题。这导致过去两年拜登政府的执政表现成为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的‘负资产’,更成为一份送给共和党的‘大礼。’”吕祥分析认为。

不过,这名美国专家认为,共和党也同样送还给民主党一份“大礼”:由于共和党现在深受特朗普影响与绑架,参选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等几个关键州议席的候选人均为特朗普“钦定”,但这几人无论声誉和能力都相当不佳,最终导致民主党在宾夕法尼亚州实现“翻转”,有望以非常微弱的优势保住参议院。

“中期选举的整体结果看起来更像是泛起‘红色涟漪’,而不是‘红色海啸’”,《华尔街日报》9日评论称,这些竞选活动揭示了选民对40年来最高通胀率、经济不确定性、堕胎机会和犯罪问题严重不满,而“美国似乎正走向一个政府分裂的新时期”。

当地时间11月5日,拜登和奥巴马出席费城集会,为民主党人中期选举拉票。

中选结果将如何影响美国“政治版图”?

无论是拜登所在的民主党能否继续保持在国会两院的优势地位,还是他本人未来两年是否会成为“跛脚鸭总统”,都取决于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除此之外,美国50个州中的36个州将举行州长改选,结果也将影响美国的政治版图。

分析认为,在过去两年中,尽管过程充满波折,但拜登和民主党人尚能制定一些比较实在的立法议程,包括在环境、医保和其他社会项目上的巨额支出。但如共和党在众议院胜出,则将结束这一切。

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众议院的“翻红”意味着拜登在未来两年的任期中将同时面对共和党与民主党中偏左的“进步派”的掣肘。事实上,在过去两年中,拜登许多执政方案在国会两院通过已非常勉强,不得不作出大幅让步。

“在众议院的共和党议员中,我们看到更多‘Hillbilly(乡下人)式’的面孔。这一类型共和党议员的崛起,意味着未来众议院共和党人将制造更大、更五花八门的噪音。”这名美国事务专家分析称,而民主党内部则面临进一步分化与分裂,面对在众议院的失利,民主党的年轻的“进步派”议员料绝不会允许佩洛西继续担任少数党领袖,他们将寻求把控众议院的民主党,从而为拜登带来更多挑战。

BBC分析认为,在未来两年,美国国会主要的剧情将会是立法僵局,“拜登将只能寻求单方面实施一些政策,而共和党人在国会中将会在边缘上运作。他们会将任何彻底的改变留待至2024年,届时他们希望赢回总统宝座,并扩大在国会的优势。”

有声音认为,共和党重掌众议院将增加特朗普2024年再次参选总统的几率。“共和党在众议院重新掌权将是特朗普的胜利”,澳大利亚媒体ABC这样认为,因为预计明年将重返华盛顿的一些共和党人都忠于特朗普,在政策和立场上以他为榜样。近期,特朗普亦在不断造势,放大各方对其宣布将参选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猜测。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副所长袁征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拜登在过去两年中没有太大作为,倘若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失利,拜登连任的希望将进一步减少。

“他(拜登)竞选时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能够在特朗普当政的动荡四年后团结美国人的人物。”BBC分析称,但现在他面对的却是一个和过去一样撕裂的国家,一个对他有敌意的国会,还有特朗普本人可能寻求重新入主白宫的可能。

美国国会两党“反华政治表演”将更频繁,中美关系或将面临更大挑战

有分析认为,从目前选出的议员构成来看,未来美国国会的反华声音或将“更加嘈杂、混乱”,两党的“反华政治表演”也将更频繁,这将致使行政部门更难提出任何对中美关系有意义的举措。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CISS)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对《环球时报》分析表示,如果出现两院分属两党的“弱分立”的局面,拜登政府由于在国内政策上将遭到共和党更大阻碍,或将寻求在对外政策上同共和党“做交易”,以换得在国内政策上的更大空间,而对华政策将可能成为这种美国内政交易中的“牺牲品”。

孙成昊认为,由于两党在对华态度上有基本共识,未来两年美国国会或将在对台政策、供应链脱钩问题上推动一些涉华法案。此外,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或将加大在所谓“新冠疫情溯源调查”方面的努力,尽管相关行动很难有实质结果,但势必对中美关系氛围造成进一步破坏。

“总的来说,美国在中期选举后的对华政策将对中美关系构成更大挑战。”这名美国事务学者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