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内媒体爆料,蔡英文害怕卸任遭清算,四管齐下

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蔡英文离2024年5月20日卸任,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近期一系列迹象显示,为了能让自己“安全下庄”、平稳着陆,为避免重蹈陈水扁卸任即入狱的覆辙,蔡英文正四管齐下全面铺垫:一切听美国指挥、放松“卡赖”、为扁家弊案解套、 “英系”全力出击掌控2022和2024两场选举布局。

言听计从,一切听美国指挥

先说一切听美国指挥。这主要是指蔡英文在两岸政策上的作为。

众所周知,台湾当局只是美国的棋子,其两岸政策并非由自己说了算,而是由美国主导,由美国下指导棋,且必须符合美国利益。每逢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无论蓝绿候选人都无一例外须赴美“面试”,两岸政策则是其中重点的必考题。如果台湾政客胆敢不听美国旨意,随时都可能被美国惩罚而狼狈倒台,陈水扁就是显例。

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陈水扁卸任后会判刑入狱,首先当然是执政时贪得无厌,腐败不堪;其次是得罪其“主子”山姆大叔,不听美国指挥。当年陈水扁在任时无视美国需要中国配合其全球反恐的政治现实,而疯狂冲撞两岸关系,只顾自个儿爽,也因此被美国定为“麻烦制造者”(Trouble Maker )。陈水扁第二任中后期,各种贪污腐败线索曝光,台湾舆论普遍认为这是美国为了惩罚陈水扁而丢出的“黑资料”与“血滴子”,之后就是轰动全球的“百万人倒扁运动”,以及陈水扁卸任后判刑入狱。

为了汲取陈水扁的教训,蔡英文上任后在两岸关系上可以说对美唯命是从,一切看美国眼色行事。中美近年来激烈对抗,两国关系进入40多年来的最低谷,蔡英文一方面唯美国马首是瞻,采取各种“台独”小动作以及与外部势力勾连不断,对大陆进行骚扰挑衅;另一方面,美国又不希望被“台独“拖入台海战争,不希望中美关系全面破裂,因此,为避免局势失控,拜登带头表态“不支持台独”之外,又逼着蔡英文两度派出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公开澄清“不寻求台独”“不寻求台美复交”。蔡英文百分百配合美国对华两手策略,不敢越雷池一步。

由于美国民主党面临即将到来的期中选举,近期拜登政府有意缓和中美关系,包括采取降低对华加增关税等措施,以及在台海议题上也可能策略性暂停冒进。基于此,蔡英文接下来虽然在“九合一”选举中仍会操作“反中”民粹,但应会谨慎拿捏尺度,且随时对拜登政府察言观色,相机行事。

放松“卡赖”,以便日后好相见

关于蔡英文放松“卡赖”的问题,其实是咱们俗话所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陈水扁当初入狱,其支持者中不乏有人认为是因为政党轮替,国民党籍的马英九上台后,对陈水扁搞政治清算。可事实上,马英九被岛内舆论认为是典型的温良恭俭让之“法匠”,一切按章办事,甚至因此而被批毫无政治手腕。美国把陈水扁贪腐证据丢出来,以马英九的性格,当然由司法系统依法查办判决,而不愿政治力干涉。可深绿支持者依然坚信扁案是“政治追杀”,此即所谓“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依此逻辑,蔡英文意识到,2024年如能确保由民进党继续执政,亦是其“安全下庄”的关键之一。以国民党目前气若游丝的状况,2024年想实现“绿地变蓝天”,有相当的困难。而民进党内2024民调支持度最高的又是蔡英文的党内“死对头”赖清德。换句话说,在美国当前需要加力利用台湾这棵棋子与中国大陆对抗的情势下,美国极可能“有条件接受”赖清德,即在降低与约束其“台独工作者”深绿光谱角色的情况下,2024年赖清德赢得民进党内初选并最终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西方有谚,“政治是一门变不可能为可能的艺术“。蔡、赖两人虽然因2019年初选变得水火不容,但终究形势不由人,蔡英文如今不得不面对现实,不得不放松“卡赖”的策略。

台媒7月15日刊文曝光一段所谓民进党“内幕”,称蔡英文不随英系“卡赖”动作起舞,已放下心结,屡派赖清德“出访”,“挺赖派”2024焦虑也渐消。文章认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蔡英文派赖清德以特使身份赴日搞“丧礼外交”,为赖增加曝光度,再加上蔡英文曾试图劝进前副手陈建仁参选台北市长,以减少外界有关“英系利用陈建仁卡赖”的联想。文章认为,蔡英文这一连串的安排,也让一向对蔡英文有猜疑的党内“挺赖派”稍安心,认为蔡英文显然已放下2019年初选对立情绪。

凭实而论,假如台媒报道属实,与其说蔡英文从民进党利益大局出发,不随“英系”拱陈建仁“卡赖”,不如说她是因为害怕日后被同党清算,而提前与赖清德握手言和,以便自己未来安全下庄。

替扁解套,为选举提前排雷

至于蔡英文为扁家弊案解套,指标性事件则是她向民进党“立法党团”下达指令,对“国务机要费案”进行除罪化。

陈水扁所涉“国务机要费案”缠讼逾15年,检调认定其超过1亿元新台币是“不法使用”。今年5月30日,民进党挟人数优势在台湾“立法机构”强行通过“国务机要费”除罪化的法规条款。这个条款很快就成为台湾高院更二审7月15日宣判陈水扁等人“免诉”的法源依据,正式帮助陈水扁从“国务机要费案”中脱身。

没有2022,就没有2024。蔡英文要想掌控2024年民进党初选布局,先要搞定2022年“九合一”选举。由此,她主导为“特定人士”陈水扁解套,主要有两个政治目的。一是安抚陈水扁及其支持者,希望他们在年底“九合一”选举中不要再捣乱,不要再和民进党唱反调,不要给选举带来负面冲击。第二,很多绿营政客甚至民进党高层都非常害怕该案继续审下去,可能会扯出更多内幕,在绿营掀起更大风暴。毕竟,陈水扁4月7日已经出手要挟,公布了“公务机要费案”资金流向,还特别点名施明德、林锦昌、马永成等人拿了钱,且强调自己“因公支出大于因公收入”。那些拿了钱却没被点名的,其实是陈水扁“留了一手”,未公布的材料说不定才是“超级核弹”。这些蔡英文等民进党内的“当权派”或其他“未来之星”而言,但凡从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支出中分过一杯羹的人,当然会忐忑不安人人自危。民进党也因此才会集体同意“国务机要费”除罪化,以 “历史共业”了解此案。

进一步而言,蔡英文为陈水扁解套有其私心:第一,蔡英文不排除拿了陈水扁的钱,如果不帮忙解套,等她卸任之后,会不会被陈水扁爆料呢?尤其万一2024年由国民党执政,陈水扁大爆民进党“贪污共业”,蔡英文会不会被扫到呢?第二,蔡英文提前安抚和收买“独派”,希望自己卸任后双方能相安无事。

英系出击,以掌控两场选举

最后说到所谓年底选战“满城尽是英文系”,指的是蔡英文为了尽最大努力确保2024年继续由民进党执政,必须先掌控今年底“九合一”选举。因此,在这次县市长选举中,“英系“人马倾巢而出。如此一来,蔡英文自认为可最大程度延缓她的权力跛脚,并制衡民进党内最可能的接班人赖清德,进而有更多筹码与赖清德进行“政治交易”,以确保自己平稳卸任。

2018年是民进党县市长选举中最悲剧的一次,全台22个县市中只拿下6席,蔡英文当时因此还被迫辞去民进党主席。不过短短不到2年后,蔡英文连任成功,并创纪录地拿下817万票,让她再度班师回朝,掌握党机器。蔡英文记取2018年的教训,对今年底“九合一”选举布局,她完全掌控提名权。

回看这次民进党各县市提名人选,无论是高雄的陈其迈,还是桃园的林智坚、台北的陈时中,包括多数县市都是“英系“或”亲英系“人马。即便开始”有点不听话“的新北市长候选人林佳龙,虽然他是民进党内第二大派系“正国会”的龙头,但也是蔡英文“四大爱将”之一。很多县市的辅选干部,也多以英系或与英系结盟的新潮流系人员为骨干。

所以,台媒才会形容民进党2022和2024年两场选举都由蔡英文操盘。“此次民进党的县市长名单,满城尽是‘英文系’,(这些候选人)除了要为民进党打江山,也是要扛起蔡英文在后执政期党内的势力,以及2024‘大选’提名权的使命。”

综上观之,蔡英文为了能安全下庄 ,不可谓不深谋远虑与机关算尽。只是,包括假博士论文案、宇昌案、高端疫苗案等案在内,蔡英文所涉争议一箩筐。千算万算不如天一划,未来蔡英文会怎样,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