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法大使:统一台湾以后,我们要进行再教育

上面这一句话是中国驻法大使,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说的话。

统一台湾是历史的大势所趋,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而在统一台湾以后,我们有没有必要像这位大使所说的那样,在台湾进行再教育呢?

笔者认为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在台湾开展再教育,对台湾社会的治理,对台湾未来的发展都有积极正面的作用。

台独毒害台湾年轻人

几十年来,台湾当局一直在谋求所谓的去中国化

尤其是台独势力相当猖狂的民进党,在其执政期间对推行去中国化的措施,表现出异常积极的态度。

我们要客观的认识到,在民进党如此做法之下,台独势力对台湾社会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相当程度的割裂了台湾社会同祖国大陆的联系。

民进党当局篡改历史教科书,在宣传上对年轻一代人不断加以影响,弱化同为中国人的基本事实。

我们可以看到,在老一代台湾人中,对祖国大陆有非常深刻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这种感情,在台湾的年轻一代身上却变得少了很多,这就是台独势力推行去中国化的恶果体现

要客观的认识到,台湾年轻一代中已经有不少人对大陆产生了严重的割裂感,对于祖国大陆缺少认同感

那么在我们统一台湾之后,这种社会现象必然会对于台湾接下来的发展造成负面的影响。

所以我们要采取相应的措施,来消除台独势力遗留下来的这些负面影响。

用哪种手段来消除负面影响,效果最为显著呢?推行对台湾年轻人的再教育,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手段。

再教育和三大改造的异同

事实上,我们并不缺少再教育这类措施的经验,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三大改造,就和驻法大使所说的再教育有点相似。

在三大改造中,我们改造了旧中国遗留下来的手工业、农业、资本主义工商业。

通过三大改造,中国社会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的生产资料从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从而奠定了之后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

台湾地区现在的情况,和三大改造之前的旧中国社会有相同,也有不同

相同之处在于,台湾地区现行的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和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之间存在很多不同。

如果台独分子一意孤行,使得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那么台湾将不会采用一国两制的方式统一,而是以武力解放台湾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改变台湾地区的资本主义制度,将其改造为社会主义制度。

有相同就有不同,对台湾的再教育和三大改造的不同在于,需要面对的阻力不一样

在三大改造期间,我们主要要面对的阻力是旧时代的残留势力,和旧时代对人们的思想禁锢。

而未来我们对台湾年轻一代进行再教育。需要面对的是可能存在的残余台独势力,和境外反动势力的干涉,以及台独思想对台湾年轻人的毒害

信息化的互联网社会,要在境外势力的干涉下,清除台湾年轻一代中台独势力留下的遗毒,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这需要我们的宣传方面、教育领域、社会治理多种手段协调配合,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对台湾年轻一代的再教育。

同时要时刻提防境外势力和台独残余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以避免台独思想再次毒害台湾年轻人。

年轻人是社会活动的主力。只有尽早完成对台湾年轻一代的再教育,才能尽快恢复台湾社会的正常秩序

3

如何进行再教育?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进行对台湾年轻一代的再教育呢?

首先也就是最迫切的事情,是废除台独势力篡改的历史教科书,对历史教科书上的历史内容进行正本溯源。

其他教科书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要彻底清除台湾地区教科书中,台独分子所留下的负面影响

只有这样,才能断绝台独势力对台湾教育体系的毒害,从而让之后接受教育的台湾孩子们,不会再受到台独势力的毒害。

然后要进行的就是高密度的爱国主义教育

既然台独分子用台独思想毒害台湾年轻人,割裂台湾年轻人同祖国大陆之间的联系,那我们就要通过爱国主义教育,让台湾年轻人重新建立同祖国大陆的联系

爱国主义教育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种,从官方的爱国主义宣传,到文化作品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民间自发的爱国主义活动。

我们应该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来推进爱国主义教育,从而达到尽早排除台湾年轻一代中台独遗毒的效果。

对于台湾年轻一代中受台独影响比较深刻,一时半会难以扭转思想的少部分人,我们不应该放弃这些人,而是通过细致耐心的思想工作来对他们进行再教育。

同时为了配合再教育工作,我们应该尽早使台湾社会恢复正常运转,从而促进台湾的经济发展,提升台湾人民的幸福感。

当台湾年轻一代认可台湾的发展以后,我们的再教育工作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对于极少数的台独顽固分子,在多次教育仍然未能取得成果的情况下,我们就要依法处置这些“独顽”固分子

我国法律中的绝大部分的惩戒性措施,同样是以再教育为目的。极少数台独顽固分子在法律的惩戒性措施下,进行较为彻底的劳动改造。

实现祖国统一是历史大势所趋。在祖国统一之后,如何顺利完成台湾社会的改造,实现社会的有效治理,从而保证台湾未来的发展,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在台湾统一之后的社会治理中,对于台湾年轻一代的再教育工作将会是非常重要的内容,将会决定未来几十年间台湾的发展

统一只是开始,统一之后的社会治理,是我们需要长期面对并且解决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