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洲战略“合纵连横”围堵中国?毛主席给出了破解办法

作为美国政府的众议院议长,媒体多次对外放风说佩洛西此访行程包括中国台湾。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国台办等部门多次释放重磅信息,“严阵以待”,三大战区同时举行演习。

佩洛西

佩洛西亚洲之行肯定是落实美国的“印太战略”政策,要不然一位八十多的“疯婆子”也不必劳心受累的来到亚洲。从二战后美国的亚洲政策及其产生的影响来分析,佩洛西此行值得我们警惕!至于应对的策略,战略家毛泽东主席早就给了我们答案。

1、把日本由“对手”变为“附庸”,牢牢绑在美国的战车上。

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遗留建筑

稍等点历史知识的都知道,二次大战前,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要对手,日本联手德国妄图征战全世界,偷袭珍珠港,美国还击了日本两颗原子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对日本实施军事占领,日本的命运完全捏在美国手心里。二战后,美国迅速转入与苏联对抗的冷战状态,它需要迅速把日本培植成附庸。

普雷斯托

美国战略学院院长普雷斯托维茨在2003年写的《流氓国家—谁在与世界作对》,分析了美国与日本的关系,它说,“从结束对日本的占领到现在,华盛顿在日本一直支持自民党,因为它一向反对共产主义,向美国提供基地,而且在外交上一直追随美国”。

书中还说,“美日之间一直有一个交易:美国负责日本的安全,并可使用日本的基地;作为回报,美国支持日本,至少要接受日本的经济政策”。一句话,美国亚洲战略的一个重要支点就是把日本扶植起来,做自己的附庸,牢牢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替自己冲锋陷阵。1991年的海湾战争,日本负担大部分开支;2003年伊拉克战争,日本跟随美国向伊拉克派兵“侵略”。

普雷斯托维茨在书中还写到:日本投降后,东京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时,由于美国认为需要通过天皇来统治日本,所以,把对日本天皇的审判排除在外了。而且,除了几名主要战犯被处决外,其他战犯都被美军占领当局提前释放。这样一来,日本的战争罪责就未能得到彻底清算,从此留下后患,“日本从未认真对待过这段历史”,“日本在学校里也基本不讲这段历史”。这几年,日本首相不断参拜供有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引起许多亚洲国家的愤慨,日本人却对此“很不理解”,“这就使日本在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上无法结束战争”。

正义审判

二战结束半个多世纪了,日本和亚洲国家之间为何迟迟解不开战争仇结,根子究竟在哪里,这位美国学者看得一清二楚。日本拒不承认二战侵略亚洲各国的罪责,完全是美国袒护的结果,这也为亚洲的动荡留下了“祸根”。

2、根据自身需要,出尔发尔,对不听话的“小弟”大开杀戒。

二战结束至今,美国在亚洲发动过:1950年朝鲜战争,1961年越南战争,1991年海湾战争,2001年阿富汗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基本十年左右要在亚洲打一仗。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国家最鲜明的特点是没有自己的历史,没有文化束缚,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一切政策的出发点就是自己的战略利益。

霍梅尼广场

两伊战争中,由于伊朗霍梅尼反美反得厉害,美国暗中支持萨达姆向伊朗开战。伊朗反击,一度攻入伊拉克境内,美国紧张了,担心伊朗有可能推翻萨达姆政权,并占领伊拉克油田。里根总统立即下令,向伊拉克提供卫星侦察照片和足够的武器装备,以保证伊拉克不输掉这场战争。随后,又派出当时在议会任职的拉姆斯菲尔德为特使,前往巴格达,拜会萨达姆。

拉姆斯菲尔德当面向萨达姆通报说,美国政府准备和伊拉克恢复外交关系。他还给萨达姆捎去以色列总理沙米尔的一个口信,说以色列准备帮助他一起打伊朗。最后,拉姆斯菲尔德又凑向萨达姆,问道:“你还需要美国提供什么帮助?”看看,这就清楚了,萨达姆为何敢同伊朗一打就是八年?因为他心里有底,美国支持他。

萨达姆

可是后来美国发现,萨达姆不听话,主要是不听美国的话。于是,老布什立刻发动一场海湾战争,将萨达姆狠狠地揍了一顿,看你老实不老实。但事后萨达姆还是不肯服软,美国对他恨得咬牙切齿。

还是那位拉姆斯菲尔德,这时已当上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他竭力窜掇小布什道:“推翻他”于是,小布什又发动一场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

3、佩洛西又来了,目标指向中国,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几年,美国在疯狂围堵中国,从“亚太再平衡”战略到“印太战略”,推动高科技脱钩,组建战略包围圈,其战略最终目标应该是“肢解中国”。对此我们既要有清醒的认识,又无需“庸人自扰”,伟大的战略家毛泽东已经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注重内功的同时,主动塑造我们周边友好的发展环境。

毛泽东

毛泽东有一句哲学名言: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据。毛泽东举了一个孵小鸡的例子,鸡蛋变小鸡,温度是条件,鸡蛋本身是根据。石子即使圆得像鸡蛋,给它同样的温度却变不成小鸡。外因条件超过一定限度就是另一种变化,温度太高就把鸡蛋煮熟了。

从内因方面说,国家要发展,大致都会面临四大问题:如何对待历史遗产、如何顺应时代潮流、如何应对外部环境、如何对内清明施政。哪个国家在这四个方面处理得比较好,哪个国家就能发展得快一点、好一点。反之,发展就快不了,也好不了。

解决中国的问题,办好我们自己的事是内因,包括对发展存在的问题洞察深微,决策英明,人民心顺气顺,我们一定会发展得又好又快。如果我们失去清醒,在成绩面前故步自封,停滞不前,发展就会遭受挫折,就会停顿,甚至会倒退,又得再交一次昂贵学费。毛泽东、邓小平两位世纪伟人,给我们指明了正确的道路,奠定了前进的基础。

在办好自己的事情的同时,我们也要处理好与邻国的关系,自己主动塑造我们友好的发展环境。举一个例子,伊斯兰教原教旨的主要特征就是极端宗教主义,由此派生出激进主义、恐怖主义。他们提出“反独裁,争自由,均贫富”的口号,在广大穆斯林群众中很有影响力、号召力。但他们同时提出“不要宪法,不要法律,只要《古兰经》”,却把许多穆斯林群众引向了弯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深受影响,中国新疆也深受其害。我们需要处理好与阿塔的关系,在相互合作中塑造其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一个友好的国家,不给形形色色的反华势力留下空间。

美国战略政策

佩洛西此次亚洲之行已到新加坡,是否可以解读为预采用“合纵联横”的办法对付中国?这套策略2000多年前在春秋战国时代我们的祖先就采用过,无论美国采用什么办法,只要我们按照毛泽东主席的内外因结合战略,内因起主要作用,做好中国自己的事,同时主动塑造友好的周边环境,美国分裂中国,围堵中国的算计一定会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