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想起拉拢非洲了,俄外长刚访非洲四国,美法高官随后接连而至

7月24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出访埃及、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和刚果(布)四个国家。

与此同时,美国非洲问题特使迈克·哈默计划也打算进行出访之旅,计划前往埃及、埃萨俄比亚和阿联酋。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将前往加纳和乌干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结束对东南亚访问后,将于8月份出访非洲各国。

作为非洲“霸主”的法国也没有闲着,自25日起马克龙访问喀麦隆、贝宁和几内亚比绍,这是自4月份马克龙连任成功后首次访问非洲。在贝宁访问时马克龙指责俄罗斯在非洲发动一场新型混合战争。

政治学家威廉·古梅德认为,一场新的冷战正在非洲上演,敌我双方都在争夺影响力。

俄罗斯卖粮食

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非洲影响力几乎消失,但俄乌冲突抬高了全球粮价,这给了俄罗斯重返非洲最好的借口。

俄罗斯是世界最大的粮食出口国,其出口的小麦、粮食和玉米占全球谷物出口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尽管非洲拥有大量耕地,但主要用于种植咖啡、可可和棉籽油等出口作物,粮食严重依赖从俄乌两国进口,仅2020年非洲进口了超过550万吨小麦。俄乌冲突爆发后小麦价格从每吨250美元暴涨到600美元。

另一方面,尽管非洲已经独立,但西方国家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从未消失,欧美一直要求非洲各国谴责俄罗斯。因此非洲一直夹在粮食问题和西方压力之间,始终避免选边站队。在3月份联合国的投票中,25个非洲国家投反对或弃权票,并且没有加入对俄制裁。

拉夫罗夫在出访前发表文章,赞同和感谢非洲各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立场。俄罗斯支持非洲反殖民斗争,尊重非洲国家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和主权,这种观点与前宗主国强加的“主仆”逻辑有着根本的不同。

凭借着粮食出口和实用主义的态度,俄罗斯很快在非洲打开局面。有一个细节是,拉夫罗夫在乌干达受到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的热情接待。多年来穆塞韦尼是美国的盟友,不过他拒绝就俄乌冲突批评俄罗斯。此外穆塞韦尼一直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但接待拉夫罗夫时他却没有戴口罩。

穆塞韦尼向拉夫罗夫表示,无论俄罗斯是否喜欢布尔什维克,但乌干达始终铭记苏联的援助和对反殖民斗争的支持。拉夫罗夫承诺,仍将继续履行向非洲国家供应粮食、化肥和能源的义务。

法国求能源

而马克龙此行访问非洲的目的主要是解决欧盟能源供应问题。

非洲虽然落后,但能源储量丰富。2017年非洲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达到148.6万亿立方米,占全球总储量的7%,原油储量1253亿桶。此后科特迪瓦、纳米比亚先后发现新的天然气和石油矿藏。国际能源署预计,非洲每年可以向欧洲提供300亿立方米天然气,可替代目前俄罗斯天然气的五分之一。

然而马克龙这趟非洲之行不太顺利。彭博社指出,由于欧盟在非洲一边大肆开采天然气和石油,一边又以环保为借口拒绝为非洲国家修建发电厂等基础设施,导致将近6亿非洲人难以享受到自家的能源,仍生活在缺电缺气的环境中。比如尼日利亚一家天然气和石油化工厂满足了英国近一半的供暖需求,但生活在工厂周围的尼日利亚人只能使用煤油,就连这些煤油还是工人从工厂里偷运出来的。因此近些年法国对非洲的影响力逐渐下滑甚至趋于紧张。

赤道几内亚能源部长利马表示,欧洲人不能说我们会用钱买下你们的能源,但贫瘠的非洲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我们更需要基础设施。

此次马克龙承诺会在粮食、能源建设和安全问题帮助非洲,希望恢复法国与非洲的关系。不过从公开的报道中可以看出非洲各国似乎不怎么买马克龙的账,而且在整个非洲之行中,马克龙对俄罗斯的指责频率似乎还要高于他对非洲的承诺。

美国开口头支票

由于布林肯尚未出访,不过从美国国务院和媒体的消息也可以推导出他此行的目的:强化美国在非洲的影响力。

不过有意思的是,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消息,布林肯此次打算空着手前往非洲,不准备向非洲国家作出任何投资承诺,只是为了“促进人权保卫民主”。因此从现在就能看出布林肯的非洲之行能起到多少效果。

另外美国国务院表示,布林肯抵达卢旺达后,将要求总统卡加梅释放美国公民保罗·鲁塞萨巴吉纳,此人是电影《卢旺达饭店》的原型,被认为在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中拯救了数百条人命。2020年

保罗领导着反对派“卢旺达民主变革运动”,卢旺达政府指控保罗在2018年和2019年发动恐怖袭击,意图推翻政府,2020年保罗被捕,以“恐怖主义”罪名被判处25年。

俄《观点报》表示,如果没有经济发展和生产力变革,没有形成中产阶级和社会企业,就不可能实现民主化,而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帮助非洲实现工业化。另一方面,西方不建设非洲,只愿意从非洲汲取资源,并且还一边拿着所谓的“民主人权”当做教训非洲各国大棒,一边感慨非洲是个失败、落后且愚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