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半个世纪的信息战打响?中国上百个信息系统被美国植入木马

美国是个生意国,自从在朝鲜和越南翻了跟头之后,他们就极力避免与大国正面冲突,转而专门欺负能带来显著战略利益的小国。

美国人在实践中发现:打败大国最具性价比的方式并不是战争,而是精神层面的渗透与控制。精通战争艺术的艾森豪威尔就曾精辟地总结道:“在宣传上花1美元,等于在国防上花5美元”。

布局半个世纪的信息战打响?中国上百个信息系统被美国植入木马

苏联解体之后,他们更加坚信所谓“宣传”的力量。毕竟仅仅靠“自由思想”和“虚假承诺”就能把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带到坑里,还要啥锤子?

所以,今天的美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分,恐怕不是大家看到的全副武装的大兵,而是那些坐在办公室里的“心理战部队”。

心理战部队并非形容词,这是美国军方的一个规模庞大的、有编制的特殊军种。

据新中国情报英雄熊向晖的女儿、新华社副社长熊蕾女士回忆,1988年仅在五角大楼就有5000多人从事心理战工作,约占五角大楼总人数的1/4。

这还是互联网兴起之前的数据,当时的心理战工作技术含量相对较低,不外乎就是写点通稿、录录广播,以及向世界各国的文化奸细打钱、分配任务之类。

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后,这项工作就变得非常有技术含量了。

今天看到这么一条新闻,非常惊悚。

布局半个世纪的信息战打响?中国上百个信息系统被美国植入木马

由于有IT技术的加持,美国已经把心理战升级到到了非常专业的水平,组建了像“酸狐狸”这样的、武器化的网络攻击平台;由于美国是互联网鼻祖,垄断了大量技术接口,实战经验也非常丰富,可以料想,他们在这个领域的战斗力是妥妥的蓝星天花板。

举一个例子:酸狐狸平台使用的木马,可以远程部署在任何windows系统上,具备7×24小运行能力。只要被这个木马攻击,美国军方就能通过远程操作,获取中毒电脑上的任何信息。

仅仅从这个能力来看,就很难不让人怀疑、像微软这样的IT巨头是否如宣传那般尊重隐私。

不难推断:至少windows系统肯定给美国军方留了后台了。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美国能容忍腾讯、百度和阿里,却无法容忍华为——因为华为在做5G、在做操作系统。

一旦华为成功了,美军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心理战优势,恐怕就要土崩瓦解。

心理战的要诀是不能留死角,一旦错过了一个关键信息,就有可能满盘皆输。比如:在俄乌战争爆发前,如果美国人没能掌握普京到中国来到底做了什么,这将大大影响战争的进程甚至胜负。

华为靠通信技术起家,目前5G专利数量依然是世界第一,这意味着世界上只要哪个国家采用了华为的5G硬件,将来世界一旦进入5G时代,美国人就会在这个地区变成近视眼。

倒也不至于完全失明,因为毕竟操作系统这个最关键的接口还掌握在美国手里,但起码能大大影响美军心理战的效率。

所以,华为已经成为了“偷窥国家检测器”:对华为制裁越凶的国家,手里就越是不干净。

我们来盘点下,最先禁用华为的国家有哪些?

数来数去,态度最坚定的实际上也就只有五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

“五眼联盟”偷窥五大流氓,果然一个都不少。

布局半个世纪的信息战打响?中国上百个信息系统被美国植入木马

五眼联盟成立于1955年,成员国全是盎格鲁萨克逊血统,这五个亲生兄弟组团偷窥,至今也没有接纳一个新成员加入。

在1961年,这帮人还发表了一个《通信情报协定》,明确只有这五个国家能情报共享,永不扩大。

血缘关系、立约为盟、永不纳新……这组织怎么看怎么像黑帮犯罪团伙。

五眼联盟是一个私密性很强的团伙,外界对其知之甚少,直到2000年沙特订单事件东窗事发。

2000年,欧洲空客与美国波音共同竞标沙特飞机合同,波音为了赢得订单,竟然通过五眼联盟的全球电子监控系统监听了空客的商务机密,最终导致空客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意外落败。

事后,美国中情局局长伍尔西在华尔街日报上发了一篇署名文章,题目是《为何我们监听我们的盟友》,措辞含蓄得指出:和美国人做生意,被监听是常态,不监听才是例外。

为了商业利益,欧美国家开始狗咬狗,官司打得沸沸扬扬,最终挖出来五十多个相似的商业泄密案例,一时间,五眼联盟在全世界声名狼藉。

所以,五眼联盟这个组织,不仅追求无死角的监听全世界,而且业务范围也非常宽广,大到军事、政治,小到商业、八卦,无所不包。

布局半个世纪的信息战打响?中国上百个信息系统被美国植入木马

这也就解释了,中国在进入网络时代后为什么要建“墙”、想尽办法保持中文互联网的独立性。

因为五眼联盟和美国心理战部队对付咱们,实在太容易了,我们在美国人面前基本是裸奔状态。

就算建了墙,也只能起到一定的阻拦效果。

目前,仅仅美国国防部每年花在“网络活动预算”这一项上的经费,就超过110亿美元,这么多钱,已经能解决很多问题了。

偷窥是会上瘾的,尤其是五眼联盟这种无底线的偷窥、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不断给他们带来巨额利益,你想让他们戒掉,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也提醒我们,在防偷窥这件事上,仅仅靠墙是不够的,还得加速研发自己的操作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