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纷纷宣战,TikTok成为众矢之的

Facebook抄袭TikTok

作为近几年来最火的应用软件,TikTok的巨大成功催生了全新的短视频形式,甚至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浏览习惯。也因此,众多平台在眼红的同时,也都在朝着TikTok的方向狂奔。

最近,Facebook的员工就收到了一项重大的新指令,那就是让Facebook的信息流更像TikTok。

此前,Facebook于2020年推出了Instagram Reels,这是其首次真正进军短视频市场。去年,该公司又将该服务引入了其核心Facebook应用程序。

但是仅仅将该公司的短视频功能Reels从Instagram引入Facebook并不能解决问题,Meta高管们仍在密切关注TikTok的举动。在今年早些时候与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的谈话中,Meta高管决定,Facebook需要重新考虑其信息流推送消息。

外媒近期报道,在4月底的内部备忘录中,负责Facebook的Meta高管Tom Alison阐述了其计划——Facebook的主信息流将像TikTok一样,开始大量推荐用户感兴趣的帖子,而不是优先推荐用户关注账户的帖子。

并且,在被拆分为独立的应用程序多年后,Messenger和Facebook这两个平台将重新组合在一起,模仿TikTok的通讯功能。

再加上Meta对Reels的日益重视,这些都显示出,TikTok已经迅速成为了对Facebook在社交媒体主导地位的最大挑战者,而作为曾经的社交媒体巨头,Meta正在对TikTok的崛起做出强有力的回击。

去年年底,TikTok用户数突破10亿后,除去Facebook,视频网站YouTube也在其服务中增加了短视频分享程序。YouTube的首席产品官最近表示,现在每月使用其短视频服务YouTube Shorts的用户已经超过15亿人

不仅如此,去年YouTube还推出1亿美元基金,奖励那些将观众吸引到YouTube平台上的视频创作者。

仅在短视频这一项上,TikTok的竞争对手就已开始纷纷涌现。

TikTok无意逐鹿

事实上,面对众多巨头的宣战,TikTok也充分意识到,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正在对Facebook和Instagram应用程序进行重组,使其更像TikTok。

但TikTok对模仿Facebook没有兴趣。

TikTok全球业务解决方案总裁Blake Chandle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Facebook是一个社交平台,他们基于社交图谱构建了所有算法,那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而TikTok不是。TikTok是一个娱乐平台,这是一个巨大的差异。

在2019年加入TikTok之前,Chandlee在Facebook工作了12年,他表示,Facebook如果试图复制TikTok,很可能会遇到麻烦,并最终会给用户带来不好的体验,损害品牌形象。

今年早些时候,扎克伯格曾承认来自TikTok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并表示这就是Meta内部长期关注Reels的原因。

移动应用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TikTok的下载量已高达36亿次。据估计,去年,TikTok的下载量比Facebook高20%,比Instagram高21%。今年前三个月,iPhone用户在TikTok上的平均时间比在Facebook上的时间多78%。

与此同时,Facebook虽然仍旧每季度收入数十亿美元,每月拥有29.4亿用户。但有迹象表明,Facebook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去年年底,Facebook全球每日用户首次季度下降。泄露的内部文件还显示,Facebook的用户群正在稳步老龄化,而Facebook员工还不确定该如何纠正这一趋势。

Facebook最近的表现也支持了这一论点。今年以来,Meta的股价下跌了52%,表现逊于下跌32%的纳斯达克指数。今年4月,Meta表示,第二季度的收入可能首次比去年同期下降。

Chandlee也表示,历史并不站在扎克伯格一边,并将当前的问题与此前谷歌试图挑战Facebook时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比较。

此前,Google创建Google+时,Facebook如临大敌,每个人都为此忧心忡忡,Facebook甚至为此建立了作战室。

然而无论谷歌在社交网络上投入了多少资金,都无法与Facebook竞争,因为Facebook已成为人们与朋友联系、分享照片和更新生活的默认平台。很明显,谷歌的价值在于搜索,而Facebook更擅长社交。

而现在,也是同样。TikTok与Facebook的发展根植于完全不同的文化土壤,Facebook更侧重于社交,而TikTok的性质则更偏向于娱乐。

并且,TikTok的竞争对手除了Facebook和谷歌,其实还面向更大的市场,包括电子商务和直播业务。

就比如最近,亚马逊就被曝出,自2020年以来,Amazon live团队一直在接触拥有大量粉丝的TikTok和YouTube用户,每月提供2000美元至9000美元不等的报价,试图将他们引入Amazon Live的直播购物功能,并且希望借此来让他们远离TikTok。

因此,尽管Facebook正在努力模仿TikTok,但TikTok面向的市场更大,野心也更大。

内外受敌的TikTok

作为现在全球最吸金的应用软件,2022年5月,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Store和Google Play吸金超过2.77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1.6倍,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

然而,TikTok也并非一直一帆风顺。

尽管TikTok的用户数量一直飞速增长,但就如国内的抖音一样,TikTok的用户增长也在逐渐放缓。

不仅如此,TikTok的广告业务,一直是其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然而Snap等公司报告称,广告收入正受到通胀和经济衰退威胁的影响,预计将放缓2%到6%,并且Snap的股票今年已经贬值近四分之三。

因此,除了面对外部的竞争压力,TikTok更需要专注的,也许还是内部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