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这个让美国人痛苦并追杀了十年之久的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在死后,很快就成为了游戏的素材,让美国人在现实和游戏中实现了双重胜利。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5个月后,远在非洲大陆的乌干达一个名叫约瑟夫·科尼的人却让美国颜面尽失。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约瑟夫·科尼

01、数次围剿

2011年10月,100名美国“绿色贝雷帽”(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人员悄悄地抵达乌干达。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乌干达政府军围剿恐怖组织“圣灵抵抗军”,并抓捕其领导人约瑟夫·科尼。

这次行动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主导,但出于美军自身安全的考虑,并未派出大规模地面部队。

而是只派出了一支由100人组成的军事行动小组,以军事顾问的身份,为非洲司令部和乌干达政府提供情报等军事协助。

同年12月,美军将约瑟夫·科尼及“圣灵抵抗军”位于与乌刚(乌干达与刚果金)边境的加兰巴国家公园的情报告知给乌干达政府,乌政府遂计划对该地进行轰炸。

但由于乌干达空军行动的迟缓及装备的落后,计划以失败而告终,约瑟夫·科尼及800名“圣灵抵抗军”主力不仅成功逃离,而且在逃亡途中还杀害了一千余名平民,气焰嚣张。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圣灵抵抗军

第二年4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外宣布将继续帮助乌干达政府围剿“圣灵抵抗军”,“以使这个疯子(科尼)归案受审,同时挽救生命”。

其实早在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国政府就对乌干达军队围剿“圣灵抵抗军”等恐怖组织提供过军事援助,但都无功而返。

这个令美军数次围剿失利的“疯子”,约瑟夫·科尼缘何有如此大的能量?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科尼和他的“进阶史”。

02、神棍科尼与“圣灵抵抗军”

1961年,约瑟夫·科尼出生于乌干达北部奥德克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农民家庭。父亲是天主教徒,并担任教职,母亲则是圣公宗教徒。

耳濡目染下,科尼对宗教比较熟悉,这也为日后他利用宗教组建自己的军事极端组织埋下了伏笔。

上学时,因为个子矮小,科尼时常受人欺负,但每当遇到挑衅时,他总是会不计后果地反击。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再大了一些,他就和哥哥一起作为巫医在村镇中为人看病并做一些占卜、驱魔等宗教活动。

1976年,科尼15岁,他加入了由女巫奥马领导的组织“圣主军”。

1988年,奥马被政府军追捕逃至肯尼亚,此时已经成为“圣主军”干将的科尼则整合剩余成员组成了新的组织——“基督教圣灵抵抗军”,其后更名为“圣灵抵抗军”。

科尼会对组织成员进行宗教式洗脑,军事行动前往往会举行充满宗教色彩的仪式,如战前祈祷、以油脂涂抹全身以喻示刀枪不入等。

更为重要的是,他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不满,通过宗教的手段为组织成员及支持者勾勒了一个政教合一的美好国家图景。

因此,“圣灵抵抗军”在成立初期得到了很多对政府持反对意见民众的支持。但随着“圣灵抵抗军”暴力行为的一步步升级,民众也逐渐看清了其暴虐的本质。

自80年代中后期开始,科尼及其领导的“圣灵抵抗军”通过绑架手段,不断扩充兵力,大批平民和儿童被迫沦为“炮灰”。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圣灵抵抗军”所到村庄,不仅财物遭到洗劫,而且男孩会被绑架成为童子军、女孩沦为性奴,而他们的家人则会遭到屠杀,有时就连邻居也不能幸免。

据相关组织统计,自1986年以来,遭科尼绑架或“招募”的儿童近6.6万人,数万人丧生于“圣灵抵抗军”枪下,还有近200万人因“圣灵抵抗军”而无家可归。

03、乌合之众与宗教裹挟

谈到约瑟夫·科尼及其“圣灵抵抗军”的兴起不得不提到他的出生地乌干达。

乌干达共和国位于非洲东部,南部与坦桑尼亚和卢旺达接壤、西接刚果(金)、北连南苏丹,因海拔高、水源充沛,有“高原水乡”之称。

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期,乌干达一直沦为英国殖民地,1962年方才实现真正独立。

1971年,伊迪·阿明发动政变,建立了军事独裁政权。阿明执政8年,政府腐败丛生,国内民生凋敝。

阿明政府在与坦桑尼亚的战争中倒台,此后,乌干达又经历了持续7年的内战,但最终上台的穆塞韦尼依然是个独裁者,而且执政至今。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伊迪·阿明

受历史、政治等多重因素影响,科尼所处的乌干达北部地区宗教信仰纷杂。

英国人带来的基督教、本土的原始萨满教,以及从邻国苏丹传来的伊斯兰教等多种宗教相互融合又相互并存。

科尼所在的阿乔利部族,其宗教信仰更为复杂,上述三种宗教都有众多信徒,而且三种宗教又融合衍生出新的宗教形式。

身为南方人的穆塞韦尼,上台后不久就开始对阿乔利族部势力进行打压。

此后,北方陆续开始出现一些反政府游击武装,科尼所加入的女巫奥马领导的“圣主军”就是其中一支。

为了扩张势力,这些地方游击武装常常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招募,以反抗政府压迫的名义,号召民众加入他们的起义部队。

为了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科尼会将自身神话,将自己塑造成能够与神进行沟通的“灵魂媒介”,而他实际上只是一个“神棍”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穆塞韦尼

科尼的家庭宗教背景也为他的招募带来了先天优势。

他“活学活用”,宣称自己是“非洲战神”在人间的使者,这对武装信众来说既是一种精神毒药也是一种精神的支撑。

对他个人而言,科尼信奉的是多种宗教混杂而成的新宗教形式。

据跟随过他的人员讲述:对于基督教,每周日他都会背诵《圣经》,每年也都会过圣诞节;

对于伊斯兰教,他则会在周五做穆斯林式的祷告,而且会在斋月严守戒律禁食。

当然,究其原因,科尼的宗教信仰无非是为了吸纳更多信众和平民加入他的“圣灵抵抗军”,而其中的伊斯兰教成分则是为了保持与邻国苏丹宗教信仰的相通。

但让人可笑和讽刺的是,每当战斗打响后,这位战神使者总是远远地躲在士兵背后,看着士兵们喊着他教的带有宗教色彩的口号,一步步无所畏惧地向着死亡发起冲锋。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乌合之众》一书中描述道:人在到一个群体之后,为了获得认同,有时会在有意无意中抛去个性,乃至是非,去“迎合”或“换取”群体的归属感。

这种描述对于科尼的精神洗脑或许不太准确,但也反映出乌干达社会的动荡给当地人民带来的不安定感和不确定性。

乌干达的政治、经济以及安全现状也都在一定程度滋生了科尼等“神棍”运用宗教对民众进行洗脑从而建立类似“游击组织”。

04、《科尼2012》

2008年时,《福布斯》给世界十大恐怖头目排了一个座次,本·拉登位列第一,科尼则为第十。

福布斯给他的“上榜理由”是:“非洲第一反人类暴徒,联合国最重要的通缉犯。”

但真正令约瑟夫·科尼成名是源于一部名为《科尼2012》的纪录片。

这部时长30分钟的纪录片以乌干达男孩雅各布的视角,讲述了他从“圣灵抵抗军”中逃出,并且目睹弟弟被“圣灵抵抗军”的暴徒砍断脖子的痛苦经历。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该片自2012年3月发布后,在不到一周的时间点击量就突破了5千万,约瑟夫·科尼也成为了全世界最想捉住的人。

之后,有关科尼和“圣灵抵抗军”的暴行在全世界范围广泛传播,一些乌干达平民因不愿为科尼效力而被他消掉嘴唇、鼻子、耳朵,甚至被砍掉四肢图片和影像不断放出。其中受害儿童的悲惨遭遇尤其深深地刺痛了世界人民的良知。

当时,包括安吉丽娜·朱莉、比尔·盖茨等在内的众多欧美知名人士都纷纷站出来发声,要求各国政府出面抓捕科尼。

之后声援乌干达的声浪一次高过一次,当点击量超过1亿人次之后,奥巴马政府表态会继续协助乌干达等非洲国家抓捕科尼。

但此后,乌干达政府发出声明,表示科尼及其“圣灵抵抗军”早于2006年就已被政府军驱逐出乌干达,目前在刚果、苏丹等国活动的残余不到300人。

《科尼2012》是由美国人杰森·拉塞尔及其团队制作完成,目前关于这部纪录片还存在很多争议。

例如片中的一些视频素材是取自2006年乃至更早期,还存在数百万募捐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乌干达政府更指责该片是典型的“西方式”表述,过于放大乌干达人民的苦难和悲惨,而无视事实。

05、美国“空投”二十年

美国政府从小布什时期就开始对乌干达进行军事援助,可以说至今已持续20余年。

奥巴尼执政时期,美国为乌干达提供的军事援助较为频繁,总额有8亿美元。

但遗憾的是,即便在美国的军事援助和军事情报的辅助下,即便“圣灵抵抗军”的重要头目纷纷被俘、死亡或自首,但作为首领的约瑟夫·科尼仍逍遥法外。

2017年,特朗普执政后开始收缩海外的军事援助规模,美军也停止了对科尼的追捕。

或许可以令美国值得欣慰的是,二十余年的军事援助也让“圣灵抵抗军”的规模急剧下降,目前只有数百人,对非洲各国的危害已经变得很小。

据媒体报道,科尼及其两个儿子目前犯罪的手法已经从恐怖袭击转变为非法偷猎野生动物,这也算是他的另外一种“灵活性”。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06、后科尼时期

目前对于科尼的行踪虽然众说纷纭,但是他仍然逍遥法外已是既定事实。

“圣灵抵抗军”自1986年兴起,在1994年,乌干达政府军就对圣灵抵抗军进行过规模围剿,将“圣灵抵抗军”的行动半径挤压到乌干达与南苏丹的边境附近。

当时,南苏丹与乌干达两国之间关系并不友善,南苏丹政府出于自身考虑在一定程度上对“圣灵抵抗军”进行了庇护。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尼及“圣灵抵抗军”恐怖行动的加剧,南苏丹政府也逐步对其丧失的忍耐力,也开始对科尼及其武装进行驱逐。

上世纪末期,科尼及其“圣灵抵抗军”在乌干达、南苏丹及中非等国边境上附近出没,时常袭扰边境村镇。

边境附近的民众特别是儿童,为了躲避“圣灵抵抗军”的绑架、虐杀,不得不趁夜晚来临前来到有政府军驻守的庇护点,待第二天天亮后再返回村子,生活痛苦不堪。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科尼所领导的圣灵抵抗军早已失去了其创立之初给信徒所勾勒的建立政教合一国家的美好愿景,而完全变成了一个充斥着暴力和恐怖的邪恶组织。

2005年,海牙国际刑事法院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对科尼发布了全球通缉令,指控他及“圣灵抵抗军”犯有强奸、绑架与屠杀等罪行。

2005年后,在非洲多国的围剿下,科尼将“圣灵抵抗军”的基地不得不从乌干达北部转移至位于乌刚(刚果)两国边境的加兰巴地区。

面对非洲各国的围追堵截与追捕,科尼之所以能够隐匿至今与他的反侦察能力有极大关系。

他和剩余武装成员经常更换营地、走偏僻难行的小路来掩盖行踪,即便美军最先进的卫星设备也很难被定位。

就连成员间的联系也极其谨慎,现代通讯设备也较少使用,唯恐被定位。

他们采用传递信件、联络点留下记号等近于原始的联络方式保持联络。非必要也很少举行会议。

恐怖头目科尼:和魔头拉登齐名,特种兵都除不掉,至今仍祸害非洲

2011年,一则有关于约瑟夫·科尼的消息,引起了大众的关注。

据相关报道透露,科尼拥有超过60名妻子、超过42名子女,并且科尼及“圣灵抵抗军”已经转移至苏丹的达尔富尔地区南部,并在当地建立了新的基地,他们还在该地猎杀大象,以象牙换取军火。

科尼及其“圣灵抵抗军”的僵而不死,为非洲当地留下了极大的安全隐患。未来不知何时才能传来他如本·拉登一般令世界狂欢的“喜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