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反转!立陶宛突然“甩锅”,欧盟或对俄“服软”,德国出昏招

谁也想不到,局势反转地这么快!

当地时间20日,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突然宣称,禁止通过立陶宛向加里宁格勒州转运货物的通知,并非是立陶宛的单方面主动行为,而是根据欧盟对俄相关制裁做出的决定。

至此,立陶宛的“潜台词”已经十分明显:你俄罗斯先别急着跟我“抖威风”,这件事说到底是欧盟的决策,有本事你就去找欧盟。

要注意,立陶宛这可不仅仅是在“扯虎皮”,更是在“甩锅”。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莫斯科疾风骤雨般的回应与威胁,已经让这个东欧小国撑不住了

一来,俄维护国家主权委员会主席克里莫夫已经发出威胁,俄方会采取“任何措施”解决问题,以确保向该州顺利运输物资。

换言之,俄方不排除军事手段,比如和白俄罗斯进行合作,共同出兵打通俄罗斯本土与这块“飞地”的陆上通道——苏沃金走廊

二来,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汉诺夫声称,将会采取“3种反制手段”回应立陶宛的举措,届时有可能波及“波罗的海国家的整体运输体系”

从针对立陶宛,上升到针对所有“波罗的海国家”,俄方看来真的“动火”了。须知,波罗的海沿岸除俄立外还有8个国家,立陶宛敢把它们都“拉下水”吗?

三来,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再次发出警告,声称立陶宛的“公开挑衅行为”已经越界,立方应该明白其行为的严重性。

虽然扎哈罗娃没把“狠话”说尽,但所有人都明白,俄方其实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就差说上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

别忘了,加里宁格勒的旧称是“柯尼斯堡”,当初正是东普鲁士的首府。而东普鲁士曾经又是德国的“飞地”,波兰又在1939年拒绝了柏林方面建立连接通道的要求,从未引发了“德国闪击波兰”战役——二战自此开始。

诚然,时隔93年的这两件事没有可比性,但放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任何一个把大国逼到绝境的行为,都会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比如开启“三战”。

果不其然,面对西方国家“封锁”加里宁格勒的意图,俄罗斯根本没有被立陶宛的“烟雾弹”所迷惑

在20日召见立陶宛临时代办后,俄外交部又在21日召见了欧盟驻俄大使埃德雷尔。

经过了不算漫长的等待,埃德雷尔终于走出了俄外交部,这位欧盟驻俄大使第一时间表态称,希望俄方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加里宁格勒过境运输问题。

这是何意?有必要谈3点。

第一,欧盟显然是“服软”了。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的意思,就是希望俄方不要采取军事手段,可见欧盟也担心局势失控,从而导致所有人都不希望看见的最坏结果。

这也说明,外交真的很重要,尤其在地缘局势动荡之际,外交往往能控制冲突烈度、避免局势升级。所以,美西方率先掀起的“对俄外交驱逐战”,无疑是损人不利己的“歪招”

第二,欧盟估计也没安好心。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意味着双方免不了要经历一番唇枪舌剑、东拉西扯,倘若谈不拢就要暂停谈判,究竟何时能恢复两地正常运输,恐怕没人能说得准。

也正因如此,俄罗斯势必要做“两手准备”,确保在欧盟和立陶宛故意拖延谈判进程的时候,能够进行有效的震慑。

第三,欧盟大使没有否认立陶宛的说法,看来这件事大概率不是立陶宛“先斩后奏”,而是本就得到了欧盟的“暗中授意”

否则,立陶宛铁路公司怎么会向欧盟委员会发出请求,要求对方就禁运一事的细节做出相关答复?

当然了,俄罗斯前不久还有议员提出议案,建议俄方取消承认立陶宛独立地位的相关决议。届时,俄方就有理由“出兵”立陶宛,后者也就失去了加入北约的法理依据。

虽然这个提案几乎不可能通过,可释放的信号就足够让立陶宛“担惊受怕”。而为了“报复”俄罗斯,立陶宛应该也不介意顺水推舟,捋一捋俄罗斯“虎须”

话说回来,围绕着俄乌冲突,其实每天的局势都在反转又反转,这本就是国际社会的常态。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德国总理刚刚表态支持俄德和平相处,一转眼就对俄罗斯“出招”了。

当地时间20日,德国慕尼黑州检察官办公室发表声明称,一名上了欧盟制裁名单的俄罗斯议员,其妻子在慕尼黑的3处房产和1个银行账户已被查封。

而这件事,自此成为了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德国首次没收俄罗斯公民不动产的标志性事件。

当然了,俄乌冲突已进入第118天,西方各国没收俄公民财产的事件屡见不鲜。可放在当下的德国,这件事就不能被等闲视之

一方面,德国现任总理在19日的时候,公开支持前总理默克尔的对俄立场,强调“努力实现和解永远不是错误,努力实现和平相处也永远不是错误”。

可话刚说出口,第二天就给俄罗斯找麻烦,朔尔茨难道是在表演“变脸”吗?

要注意,这可不是朔尔茨政府的决定,而是慕尼黑地方检察系统的决定。须知,在去年的德国大选中,慕尼黑就是绿党的票仓,而绿党的政治立场就是坚定“反俄”

显然,德国眼下的这个“三党联合执政”政府,让朔尔茨是有苦说不出啊。

另一方面,德国在欧盟内的地位十分特殊,仅德国一国的GDP就占据了欧盟总GDP的24.5%,其制造业产值排名世界第四,是欧盟当之无愧的“经济引擎”

越是如此,德国越应该谨慎行事,当一些举措违背了“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时,外国资本还愿意进入或留在德国吗?

关于这一点,有些德国政客不是不知道,只是假装看不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