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现在台海问题最大的定时炸弹,就是美国在2024年选出一个支持“台独”的右翼总统

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美国前资深外交官、前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近日接受香港媒体专访时表示,“如果2024年的大选让支持台湾‘独立’的右翼美国人掌权,这就是对中方的直接挑战,完全就是中国《反分裂国家法》要求要有军事回应的类型。

其实这正是我们最想吐槽的地方,难道现在的这位拜登总统,还不算在支持台湾搞分裂活动吗?

说实在的,如果真要在法理上咬文嚼字的话,还真不算。

让我们看看这部于2005年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是怎么说的:

“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注意这其中的用词:造成或者即将造成分裂事实,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

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而现在的美国拜登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狡猾的:

美国政府一直在向台湾出售军备,都是以支持台湾提高自卫能力的名义;鼓励国会议员不断访台,也都是打着“促进交流”之类 旗帜;

美国政府嘴上说要放弃对台“模糊策略”,但至少到现在为止,都尚未真的在刻意让两岸形势失衡;

拜登在公开场合的确说过“美国就是要武力保卫台湾”这样的危险话语,但美国政府官方对此却是不承认的,称这只是拜登口误。

可以看出,对于玩这种文字游戏,美国政府确实非常拿手。

所以相对的,到了2024年总统大选的时候,这个新的美国总统完全可能像这样挑战大陆的底线:

在向台湾出售军火的时候,故意说这就是要支持台湾“独立”;

美国政府公开表态放弃对台“模糊策略”,甚至直接拿出支持台湾“建国”的时间表;

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美国政府做出“武力保台”的官方宣言,甚至在国会通过相关法案。

上述可能性的任何一项,都足以触犯《反分裂国家法》对台独所划下的红线,导致中国大陆得出无法与美国新任政府合作的结论,进而立刻或者加速大陆武统的决心。
但这也正是我们非常想问这位傅立民先生的:你们的新总统,有这样玩火的动机吗?而且仅仅只是在两年之后就敢这么做?

对此傅立民在采访中提到了去年年初那场令民主党到现在都心有余悸的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山事件。

因为要谈论美国人为何要支持台独,首先得理解这样一套逻辑:

反华是现在美国社会上下的集体共识,是美国人最大的对外焦虑感来源,而台湾问题又是这种反华认知的矛盾现实集中点。但凡任何美国政客要利用这种焦虑感为自己谋利,台湾问题就必然是重点炒作对象。

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为此傅立民特别指出,在这场大选中,共存在两个危险时刻。

一个是2024年初大选正式开始到11月投票这段时间。

因为在这个时间段内,为了吸引民众选票,竞选各方都会铆足劲为自己制造噱头。共和党会给选民做出各种不切实际的承诺,拿台湾问题说事,向选民勾勒中国统一台湾后美国需要面对的“糟糕景象”,唤起民众的焦虑感。

而民主党这边更会利用拜登为现任总统的便利故意在对外政策与行动中搞事,甚至不排除拜登政府在此期间故意恶化台海局势,如同去年教唆乌克兰加入北约一样,故意教唆台湾加速搞分裂事实的可能。

另一个是2024年11月投票至2025年1月新总统就职这段期间。

在这个时间段内,赢下选举的那一方,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必然要兑现自己在之前做出的种种“反华挺台”承诺,以此巩固自己的胜利果实。

而丢掉选举的那一方,也必然会如上次大选的特朗普那样,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然后煽动反华民意,在台湾问题上制造危机,炮制一场外交版的“攻占国会山”事件,以此证明只有自己才能解决台湾危机。

而这种挑战赢家权威的行为,反过来也会进一步促使台面上的那个赢家以更加激进的手段确保自己的胜利,在台海制造一场“适当的危机”,同样也是不二之选。

然后最关键的问题就来了。或许美国这个新政府也不是真的要支持台独,选举动荡期一过,必然会采取种种手段安抚中国方面,但美国人这样将中国的核心主权利益当成选举的筹码肆意玩弄,任性改变自己的对华政策,中国方面,难道就要这样一直忍气吞声下去吗?

这其实才是傅立民所说的“中国大陆得出无法与美国新任政府合作的结论”的真正意思:与其这样一直被美国人反复拿捏利用,还不如长痛不如短痛,彻底将台湾问题解决,一了百了。

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傅立民的这番讲话,确实是点出了台独问题危险性的根源:

台湾问题是直接为美国的内部政治斗争服务的。美国内部矛盾越大,内部权力争斗越激烈,美国就越会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更加激进的态度与行动,直到彻底玩脱。

而考虑到2024年的大选必然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内部斗争最激烈的大选,中国方面确实必须做好万全准备,以防任何意外状况的发生。

但,身为一名美国资深外交官,傅立民早早放出这种对本国政治斗争的焦虑,到底图个啥?难道傅立民真是在善意提醒中国方面不成?

这里咱们得先简单讲讲傅立民的生平。

傅立民的英文真名是查尔斯·弗里曼,早在1972年就以总统首席中文翻译的身份陪同尼克松访华。之后又先后在美国国务院主管中国事务、担任美国驻华公使和助理国防部长,是美国如今还健在的最老资格的“中国通”之一。

所以从个人情感上说,查尔斯·弗里曼确实非常亲近中国,给自己取一个中文名字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弗里曼个人也非常反感特朗普与拜登两届政府的种种反华政策,时常站出来进行公开指责。

但归根结底,弗里曼也是美国的外交官,始终是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的。他所反感的,自然也不是台独本身,而是美国政府过于激进的支持台独行径,这种行为必然会导致美国国家利益的受损。

美前外交官:2024年,若换右翼出任美国总统,或将引爆台海问题

作为一位为美国服务一辈子的老外交官,弗里曼当然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除此之外,在客观上,弗里曼的这种发言其实也是美国“挺台”派政客乐于见到的。因为他的这种发言从台独分子的角度来说,无疑就是在加重后者的焦虑感,是在恐吓台湾应该购买更多的美国武器,在政治上更加依赖美国。

所以对于傅立民的这番“苦口婆心”,我们首先要感谢这份来自大洋彼岸的关心,但也不用对这番讲话太过看重。该来的必然会来,美国政府的反华心理,中国这边早已看在眼里,对此早有清醒的认识,也必然会做好完全准备。

总而言之,不管是现在还是2024年,美国政府无论打算在哪个时间段就台湾问题玩火,中国方面都会奉陪到底。而中国强大的国力也让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去赢下这场斗争最终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