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最新报告:去年以来, 中国对澳投资已锐减至2007年以来最低水平

澳前总理莫里森在任期间炒作多个涉华议题,令中澳关系遇冷,双边经济贸易也逐渐下坡。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6月22日援引一份报告指出,自去年以来,中国在澳投资锐减70%,降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报告还称,现在,澳大利亚“几乎没有或很少有”来自中国的新投资。

对比鲜明的是,中国海外投资的步伐并未减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依旧深受中国投资者青睐。一名澳高校专家直言,就在澳大利亚忙着讨论如何远离中国时,中国已经开始远离澳大利亚走向多元化了。

“中国投资者正快速抛弃澳大利亚”,ABC报道截图

“我们对下降速度如此之快感到惊讶”

据ABC报道,这份报告由世界顶级会计服务公司毕马威和悉尼大学联合发布。

报告发现,自2000年左右,中国开始加大海外投资,澳大利亚一直是中国投资者的热门选择。数据显示,中国在澳投资于2008年达到顶峰,总投资额达到162亿美元,此后近十年间一直保持着较为平稳水平。

然而在2017年起,澳大利亚来自中国的投资开始逐年减少,2020年降至约19亿美元,2021年直接较前一年锐减70%至约5.8亿美元;同时,中国在澳投资项目数量也从2020年的20起降至2021年的11起。这意味着中国2021年在澳投资降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报道称,尽管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自2017年以来就一直在暴跌,但去年的数据还是让一直关注这一趋势的专家感到震惊。

“现在,这种下降确实已经达到了(澳大利亚)几乎没有或很少有来自中国的投资的程度”,报告的合著者、悉尼大学中国商业和管理学教授亨德里施克(Hans Hendrischke)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对(中国在澳投资)下降得如此之快感到惊讶”。

自2017年起,中国在澳投资逐渐减少。ABC制图

专家:澳政府日渐严格的“政审”导致投资骤降

从2007年到2021年,中国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向澳大利亚投入了总计约1090亿美元的投资,涉及范围包括投资或收购矿业能源公司、基础设施、农场以及乳制品加工厂。

ABC援引官方数据称,中国投资者也是澳大利亚农业土地和水资源的主要利益相关者。目前,澳大利亚14.1%的农业用地为外资所有,中国是最大的外资所有者(占2.3%);中国也是仅次于加拿大和美国的第三大澳大利亚水资源利益相关者,占该国水资源总量的1.5%。

澳大利亚最大商业银行国民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杰拉德·伯格(Gerard Burg)表示:“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已经真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然而,近些年来,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逐渐收紧了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者的申请程序。例如,澳政府跟随美国,于2018年宣布禁止华为与中兴参与该国5G网络建设。此外,莫里森政府还屡次想对中企在达尔文港的租约下手,妄图从所谓“国安”角度重审这一交易。

悉尼大学教授亨德里施克承认,当前世界的地缘政治气候是推动澳政府不断“政审”中国投资的主要原因,并对两国经济贸易造成障碍,“从长远来看,中美关系如何发展将对澳大利亚产生影响”。

“美欧正极力审查来自中国的投资,以寻找他们与中国在对某些资产控制权上可能发生的任何潜在冲突,而澳大利亚是其中(美欧)的一部分”,亨德里施克告诉ABC,“目前中澳关系不是很好,外交接触中断,这也不允许我们继续、甚至无法批准更多的投资”。

达尔文港 ,图自澳北领地政府网

“澳大利亚正讨论如何远离中国,而中国已经远离澳大利亚”

其实,在澳大利亚来自中国的投资逐渐锐减之际,中国正继续以稳定的速度进行海外投资。

据商务部、外汇局统计,2022年1月至3月,中国对外直接投资217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折合342.9亿美元,同比增长7.9%)。其中,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294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投资1709.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3%(折合269.2亿美元,同比增长8.5%)。

澳大利亚最新报告还发现,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向欧洲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去年,中国对欧洲国家的投资增长了四分之一。

新南威尔士大学堪培拉分校的高级讲师约潘通(Pichamon Yeophantong)评价称:“就在澳大利亚一直在讨论如何远离中国实现经济多元化之际,中国已经开始远离澳大利亚走向多元化了。”

此外,ABC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对澳大利亚公司来说,中国投资的巨额损失意味着可能会错失未来的很多机会,包括难以进入中国国内市场。

今年5月,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尼斯上任,中澳关系话题持续引发关注。在就任不久后的简报会上,阿尔巴尼斯就瞄准中国,称“我们坚持认为,与中国的关系仍将艰难”。

对于中澳关系的未来走向,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6月3日表示,中澳关系这几年陷入困境的症结,在于澳国内一些政治势力执意把中国视为对手而不是伙伴,把中国的发展渲染成威胁而不是机遇,这导致澳多年奉行的积极务实对华政策出现了大幅倒退。改善中澳关系没有“自动驾驶”模式,重启需要采取实际行动,这符合两国人民的愿望,也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6月13日重申,希望澳方理性、正面看待中国和中澳关系,本着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精神,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健康稳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