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一转眼,俄乌冲突已进入第117天

在过去的24小时里,俄军在北顿涅茨克的战役中再次取得进展,虽然只是夺取了附近的一处村庄,但当地乌军已经选择投降。对此,乌方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俄军在此取得了“部分成功”

而面对战场上的不利局面,乌克兰外长库列巴不得不通过“卖惨”的方式向西方请求军援,声称“如果没有武器,我们将用锹作战到底”。

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与此同时,乌总统泽连斯基故意撇开乌东不谈,转而将目光投向乌南,“撂下狠话”称:绝不会将南部地区拱手让人!

总之,基辅方面试图让外界相信:局势虽然艰难,但休想乌克兰会主动放弃任何一寸土地。

可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据俄方表示,俄军于19日采用高精度巡航导弹,打击了乌军的一处指挥所,当场就有超50名军官死亡,其中甚至有“将军”级别的人物。

毋庸置疑,当地指挥所被“一锅端”的消息,势必会对乌军士气造成沉重打击。更重要的是,俄军此前有多名将军被乌军“斩首”,这一次的成功报复证明了俄军也有“斩首”乌军将领的实力

另外还要注意,这处指挥所位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该州紧邻顿巴斯战场,可以说是乌东战线最前沿的后方地区

如今,当地乌军损失了大量军官,很可能会引发混乱,从而让在乌东作战的俄军找到“空子”

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当然了,这些只是俄乌复杂局势的一部分,而围绕着这场“二战”以来欧洲爆发的最大规模战争,其实还有两个新动向值得关注。

一,坚定“挺乌反俄”的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竟然直接向俄罗斯本土“出手”了。

17日的时候,立陶宛铁路运输部门发布通知称,将从18日起停止为俄罗斯向加里宁格勒州提供过境服务

虽然立陶宛声称,禁运范围仅限于被欧盟列入制裁目录的商品,但在加里宁格勒州与俄其他地区之间运输的货物中,这些被制裁的商品就占据了近50%的种类

况且,欧盟的制裁名单中包括了煤炭、金属、建筑材料等必需品。换言之,立陶宛的“禁运”就是在“封锁”加里宁格勒州,试图让这片俄罗斯的战略要地陷入“停摆”。

需要指出的是,加里宁格勒州是俄罗斯的一块“飞地”,三面被立陶宛和波兰包围,仅有东面靠着波罗的海。

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显然,这是一枚被钉入北约的“钉子”,而且还是俄波罗的海舰队的驻地,难怪让立陶宛恨不得将其“拔之而后快”

但莫斯科不是好惹的,立陶宛的行为违反了俄欧之间的协议,让“过境自由”成为了空谈,俄方当然要维护这一原则。

一方面,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汗诺夫威胁称:正在考虑3种反制措施,包括对波罗的海国家的整体运输体系进行打击。

具体方式不得而知,但他的意思很明确:虽然先动手的只有立陶宛一个国家,但遭到报复的将是整个“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波兰、芬兰、瑞典、丹麦以及德国,从现在开始可要好好衡量得失了。

另一方面,俄维护国家主权委员会主席克里莫夫强调,如果欧盟再不纠正错误,俄方将“放开手脚”,采取任何措施解决向该州运输物资的问题

任何措施,当然包括军事手段

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须知,在加里宁格勒州和俄罗斯本土之间,有一条名为“苏沃金走廊”的重要陆上通道,总长约为110公里,它沿着立陶宛和波兰的边界线,借道白俄罗斯后再进入俄罗斯。

如果俄白军队从该走廊的两端展开突袭,相信很快就能重新打通这一通道。当然了,战争永远是最后的解决手段,关键在于立陶宛等国敢赌吗?

别忘了,莫斯科方面曾威胁称,必要时刻会在加里宁格勒部署核武器和高超音速武器,这样的代价是欧盟愿意承受的吗?

因此,立陶宛试图和俄罗斯“掰手腕”,可得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二,德国现任总理替前总理“说好话”,隐晦表达了对俄德关系的看法。

19日当天,德国总理朔尔茨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了一个敏感问题:如何看待前总理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对俄罗斯过于友好?

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朔尔茨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他强调自己的立场和默克尔“相近”,提纲挈领地表示:努力实现和解永远不是错误,努力和平相处也永远不是错误。

显然,朔尔茨并不“反俄”,他的外交立场也是尽量实现俄德和平相处,眼下种种行为只是被局势所裹挟,才不得不做出“变通之举”。

对此,有必要谈3点。

第一,朔尔茨的“光明磊落”,势必会引来西方舆论的猛烈抨击。就在4天前,美国媒体《外交杂志》还发表文章称:德国宁愿让乌克兰失望,也不愿羞辱俄罗斯。

毋庸置疑,在当下的西方舆论体系中,客观理性的表态只会被“反俄”的浪潮所淹没。可以预见的是,泽连斯基政府一定不会默不作声,等待朔尔茨的将是更严厉的批评。

乌将军或被“斩首”,俄军或报复立陶宛,默克尔等来了“公道话”

第二,朔尔茨并不是“全盘肯定”默克尔的政策,他认为默克尔的能源政策过于依赖俄罗斯,没有形成能源进口多元化的格局,这才导致在关键时刻受到掣肘。

不难看出,这将是朔尔茨政府日后的施政重点。

第三,朔尔茨对默克尔的肯定,其实是在“保护”默克尔。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这位执掌德国政权十数年的“欧洲女王”,遭到了太多的诋毁与谩骂,这绝不是一位非凡政治家应该受到的待遇。

如今,朔尔茨以现任德国总理的身份,对默克尔的政绩做出客观评价,足以堵住悠悠之口。况且,朔尔茨和默克尔并非是同党人士,他的评价出于公心而非私心

总之,德国作为欧洲最主要的国家之一,其对俄态度值得有关国家参考。因此,部分国家应该停止煽风点火,共同努力促进俄乌和平谈判、尽快停火,这才是正道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