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欲借“香会”进一步孤立中国,如意算盘落空

6月10日至12日,第十九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开幕。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的官员、智库以及学者等共同参与。其中,中美两国防长与会引发各方高度关注,也反映出两国两军关系对于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重要性。点评:香格里拉对话会全称为亚洲安全峰会,是全球最重要的安全论坛之一,也是亚太地区重要的多边安全对话机制,已经成为外界观察亚太甚至全球安全新动向的“风向标”之一。受新冠疫情影响,对话会在2020年和2021年均被取消。此次首次全面恢复线下参会,是国际社会在当前国际战略格局受到重大冲击的背景下亚太地区安全秩序的一次重要重塑,呈现出了诸多新的特征与动向,值得关注。

“阵营化对抗”色彩趋于淡化

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在这场关于亚太安全的对话会上,许多国家不再简单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是根据自身对安全事务的看法,发出诸多独立客观的声音,从而更加有利于推动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的目标, “阵营化对抗”的色彩趋于淡化。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在“印太”地区动作频频。5月中旬,拜登总统在华盛顿举行美国—东盟峰会,庆祝美国-东盟对话伙伴关系建立45周年,并宣称将致力与东盟建立互惠互利的战略伙伴关系。随后,美国又启动所谓“印太经济框架”,并高调宣布“环太平洋2022军演”计划,在“印太”地区发起了一系列“外交攻势”。此次“香会”,美防长奥斯汀在主题演讲中阐述了“印太战略”的下一步动作,明里暗里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欲拉拢中国周边国家一同与中国对抗,但面临美国的拉拢和诱惑,很多国家保持了清醒头脑,对于美国积极兜售的“印太战略”新步骤并不买账,甚至主动保持距离。

在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诸多东南亚国家都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身观点。例如,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在接受采访时直接点明,美国在推行的“印太”战略不光要符合美国的利益,也要符合东盟的利益。新加坡防长黄永宏也向媒体表示,不希望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作为东南亚人口第一大国的印度尼西亚,防长普拉博沃在发言中回顾了亚洲被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荼毒的历史,明确表示将尊重所有大国,也不会参与任何军事政治同盟,希望区域国家将继续以“不使用任何武力方式”处理分歧。普拉博沃还特别强调中国是反帝运动的先锋,一直是印尼的好朋友,不会在中美关系问题上“选边站”,并呼吁各国尊重中国复兴。上述这些言论都是对美日试图以武力搞乱亚太图谋的正面发声,也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东盟大多数国家都不愿看到中美对抗加剧,也不愿站在中国复兴的对立面,更不会充当武力搞乱亚太的打手。

除了东盟国家外,甚至澳大利亚、韩国等美国的传统盟友也都释放出了愿与中国缓和关系的信号。例如,中澳防长借着香格里拉对话会平台举行了卓有成效的会谈,这是两国防长三年来首次接触。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尔斯称,这是两国经历了关系紧张期后迈出的“重要的第一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则评论,此次会谈标志着澳中外交机制冻结情况的正式结束,也将被视为两国迈出的积极一步,可能为双方更多高层会谈铺平道路。

此外,中韩防长也举行双边会谈,就半岛局势等议题交换意见,双方商定将实现两国防长互访,并推进包括副部级国防战略对话在内的国防部门及两军交流活动,从而进一步深化国防部门和两国军队之间的关系发展。这些都表明,在亚太地区鼓吹竞争对立,恶化地区安全环境,是属于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举动。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认识到,美国拉“小圈子”是为了维护霸权体系,最终受益的也只有美国,因此越来越不愿充当美国的“马前卒”,从而使得亚太地区“阵营化对抗”的色彩逐渐淡化。

释放了“稳定中美关系”的积极信号

中美之间的战略角力是每一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的热点,甚至已成为会议的实质主题。此次中美防长会晤是奥斯汀出任拜登政府的首任国防部长之后和中国的魏凤和国防部长的首次会面,也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两国防长的首次正面“交锋”。

在会谈中,奥斯汀仍然延续了美国对华战略的基本定位,继续指责中国所谓“给地区稳定带来威胁”,但与此同时,也释放了诸多的缓和信号。奥斯汀明确表示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仍然致力于“一个中国”原则,重申美方不寻求对抗与冲突、不寻求“新冷战”、不寻求打造“亚洲版北约”或在地区制造敌对阵营等,表现出了对未来中美关系正常发展的高度重视与关切。

从时间上来看,中美双方防长会晤在香格里拉会议的第一天就举行,会谈时间也比预定时间有所延长,这个意义应该是非常重大的,一方面表明了中美两国都有缓和双边关系的良好意愿,释放了双方都不愿发生冲突对抗、防止中美关系脱轨的积极信号;另一方面,对于全球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也起到了一个‘减压器’的作用。从两国防长的发言内容可以看出,中美双方都认识到国际战略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认为有必要进行战略沟通、增强对彼此战略意图的理解。中美之间虽存在结构性矛盾,但为了避免发生冲突对抗,有必要进行战略沟通,增进双方战略互信,形成危机管控的共识,防止台湾、南海等议题继续升温,不把矛盾分歧变成冲突对抗,避免发生误判,从而落实好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中美这种各自立场的阐述、沟通交流的程度和管控危机的共识,有效促进了国际社会形成“中美关系目前不会发生根本性颠覆”的基本判断,也将给维护当前亚太地区和平稳定注入一定信心。

可以预计,由于此次中美防长会晤在保持沟通、管控分歧、防止冲突方面有了上述明确的共识,未来双方在加强两军沟通方面将还有更进一步的协调与合作。两国防长会的会晤精神能否落实,能否尽快地启动机制化的两国军事交流与对话,建立更成熟的危机沟通机制,对于确保未来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不会升级为冲突,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未来冲突风险还需高度警惕

虽然此次中美防长会晤展示了诸多积极的因素,但由于中美关系存在的是结构性矛盾,是中国不断壮大的综合国力与美国迫切需要维持全球霸权地位的矛盾。眼看中国的发展,美国执着于针对中国实施“大国对抗”战略,在这种情况下,两国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增多,未来两国关系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

在此次对话会上,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再次将联盟关系视为未来美国深化“印太战略”的重要支柱,包括与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和菲律宾的传统盟友关系,以及与东盟成员国、“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的密切合作。不久前,美国宣布将与澳大利亚合作开发高超音速武器,意图通过提升澳大利亚的尖端军事能力,巩固以关岛为核心的第二岛链,和以夏威夷群岛为核心的第三岛链的作战能力,实现对中国从东边日美联合、南边美澳骚扰、西边美印夹击的“钳形包围”,打造出一个“亚太版”小北约。除了加强“印太”地区传统盟友关系外,美国还试图还引入域外阵营。据日媒透露,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基本已敲定将参加月底举行的北约峰会。日本防卫省武官最高长官、统合幕僚长更是直白邀请,欢迎北约参与“印太地区”事务。美日这种将亚太问题全球化的做法无疑更加危险,使得未来地区安全形势进一步紧张。

此外,美国还在台海、南海、东海等一系列西太重要方向,加大了对中国实施军事威慑,包括对中国相关领海高频率的侦察和航行飞行,加大向台湾军售的力度,这些都对中美关系构成巨大的隐忧。中美两国围绕干涉与反干涉所展开的交锋,或将成为导致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恶化的直接诱因。因此,虽然中美两国防长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释放了一定的善意,但我们仍要对美方“说一套做一套”的风格做好充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