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谈“印太经济框架”:下届美国政府可能马上把它废掉

 美国总统拜登访日期间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布局“印太”却唯独排除中国。在6月16日至18日举办的“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上,多位经济学家表示,“印太经济框架”意在遏制中国,内容较为空洞,对东盟的实际支持力度很有限。美国历届政府时常提出类似的概念,但大多不了了之。未来在亚太区域真正占据主导地位的仍将是RCEP。

  魏建国:这是一个笼统、空洞的框架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5月23日,拜登访日期间宣布启动所谓“印太经济框架”(IPEF),首批参与国包括美国、韩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越南、文莱等13个国家。

“‘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又想出来的一个新花样,里面根本没有实际的内涵,更没有一些具体条款,不像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3.020-0.02-0.66%)伙伴关系协定)也不像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更不像自贸区的某些协定。”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直言,“印太经济框架”是一个笼统、空洞的框架,其目的就是对中国实施制裁,要把中国排除在外,“制裁”和“排除”是两大关键词,为的是不让中国发展,这是不现实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张宇燕指出,“印太经济框架”是一个行政协议,“理论上讲,下一届美国政府可能马上就把它废掉了。它只是一个行政协议,不经过立法、不经过国会通过,司法基础相对较弱,也没有争端解决机制。它的具体内容还需要不断地填充。”

李稻葵:“印太经济框架”有点像“PPT造车”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

“如果把美国政府当成一个篮球队的话,你会发现这个篮球队经常换人。第一节是一帮人,第二节是一帮人,四节都不一样。政府经常换,而且每换一帮人,就要提新概念、新打法。”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也认为,美国政府时常提出新概念,“比如‘新丝绸之路’是希拉里提出来的,最后弄不下去了,不了了之。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奥巴马提的,特朗普给搁到一边了。”

2011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印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一个“新丝绸之路”计划。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以阿富汗为中心,意图在美国等国家军队从阿富汗撤出后,由美国主导阿富汗战后重建工作,希望阿富汗邻国投资、出力而维护美国继续在欧亚大陆腹地发展过程中的主导地位。遗憾的是,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早已在国际话语中消失多时。

“现在又提了一个‘印太经济框架’。我仔细看了,我看不出新名堂。有点像我们的‘PPT造车’,玩很多新概念。我们一方面不要太往心里去,另一方面也不要小觑,还是要认真研究。要抓住我们已有的RCEP。”李稻葵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认为,对美国鼓动中国的产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他举出与一个与李稻葵观点类似的例子,在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时,美国也发起过一个相对应的所谓“战队”,但根本没有实施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拜登政府高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最后的结果会是一样的。因为美国拿不出实质性的东西来给东南亚国家,美国自己的产业能转移的基本全转移掉了。”

2021年10月的美国-东盟视频峰会上,拜登宣布向东盟提供1.02亿美元,用于健康、气候、经济和教育项目。前不久,拜登在东盟-美国特别峰会上再度承诺为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安全、防疫工作和清洁能源等领域提供约1.5亿美元。

姚洋表示,美国宣布要提供的这些资金,想要帮助东南亚国家进行产业转移,根本就是“毛毛雨”。

张宇燕:无论开展任何倡议都离不开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张宇燕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张宇燕

“印太经济框架”首批13个参与国包括了东盟十国中除老挝、柬埔寨、缅甸外的7个国家。魏建国说,他曾和东盟国家的经济部长在新加坡进行对话,“题目是‘中国如果出口下降了,改变以出口导向型为主的经济政策,我们怎么办’。当时10个国家里9个都认为如果中国改变出口导向型的经济政策,整个东盟的经济肯定会衰退。也就是说,东盟依靠中国太严重了。”

张宇燕表示:“美国搞东盟峰会,又搞‘印太经济框架’,目的是比较清楚的,非常强烈地针对中国。中国发展速度太快,但是愿望和最终结果通常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不是想干什么事儿就能干成什么事儿。”

2010年到2020年,七国集团(G7)全部的经济增长合计是5.6万亿美元,中国一国是8.6万亿美元,是G7的1.5倍。“无论你搞什么东西,都离不开中国。事实明摆着。”张宇燕说,这是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的决定的。

张宇燕表示,亚太地区原本已经签署了RCEP、CPTPP等众多的自贸协定,就好像“意大利面碗”现象一样。这种情况下,再多一个或者少一个,不会对整个大局产生影响。亚太区域合作能给各国带来什么样的好处,能否实现共同繁荣,才是关键所在。

“意大利面碗”现象一词,源于美国经济学家巴格沃蒂1995 年出版的《美国贸易政策》一书,意指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贸易协定下,各个协议的不同优惠待遇和原产地规则,就像碗里的意大利面条一样一根根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

张宇燕进一步指出,即使区域合作呈现“意大利面碗”现象,真正占据主导的还会是RCEP。

“在政治上,东南亚国家与美国缺少像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的文化亲近感,不可能结成像‘五眼联盟’那样紧密的政治联盟。在经济上,美国又无法对东南亚国家给出实质性的东西。”姚洋断言,“印太经济框架”政治多于经济,最终会归于失败。

“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本届峰会以“明日的世界”为主题,邀请近60位海内外政商学界顶级嘉宾,解读大变局下的世界与中国经济增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