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暴乱第三场听证会聚焦彭斯:离暴徒近在咫尺险被“游街”

“彭斯的这一天,以被上司(特朗普)骂是‘娘炮’为开始,以一边与家人缩在停车场,躲避试图制造伤害、横冲直撞的暴徒,一边听高级助手诵读圣经为结尾。”《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如此写道。

震惊世界的“围攻国会山”事件的后续又更新了。美东时间6月16日下午1点,在因技术原因推迟一天后,负责调查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举行了第三场听证会,聚焦前总统特朗普究竟是如何屡屡向时任副总统彭斯施压,试图推翻大选结果的。

委员会还曝出,去年1月6日下午,彭斯被迫撤离时,距离那些骚乱者最近仅有40英尺(约12.19米)。有骚乱者高喊要把彭斯“拖到街上”,听证会上的调查人员表示,如果有机会的话,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甚至会杀了彭斯。

去年1月6日,彭斯因骚乱事件匆匆撤离自己的办公室。图片来源:美联社

综合《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外媒报道,当天,听证会邀请到彭斯的两名前法律顾问——知名律师格雷格·雅各布(Greg Jacob)和退休的保守派法官J·迈克尔·卢蒂格(J. Michael Luttig)到场公开作证,前幕僚长马克·肖特(Marc Short)等多名彭斯的高级助手,以及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等人的证词也通过视频播放。彭斯本人则始终拒绝向委员会提供证词。

特别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人利兹·切尼(Liz Cheney)表示,特朗普的律师约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策划了整起“荒谬”计划。根据伊斯特曼的理论,作为国会联席会议的主席,彭斯有权利在国会清点审议选举人团投票时,拒绝“选举欺诈”的结果,从而帮助特朗普连任。

卢蒂格在听证会现场指出,彭斯主持国会认证程序纯粹是“仪式性的”,他根本无权反对大选结果,“伊斯特曼所支持的理论在美国宪法或法律中根本没有根据,一点都没有,毫无根据”。

雅各布也作证说,“对文本、历史,以及坦率地说对常识的审查”可以证实,彭斯没有这样的权利。他补充称,美国的开国元勋们18世纪制定法律时绝不可能“让一个人——尤其是与选举结果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担任对选举结果有决定性影响的角色”。

委员会获得的多人证词和电子邮件也显示,伊斯特曼和其他特朗普阵营的人曾被告知这样的计划不合法。伊斯特曼还曾在国会骚乱发生数天后给特朗普前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发电子邮件,要求纳入可能的总统赦免名单,但最后没有如愿。委员会指出,这代表伊斯特曼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有罪,因此事先寻求退路。

但特朗普开始对这一说法产生执念,主张执行该计划,并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多次”“直接”向彭斯及其团队施压。

16日的听证会上,特别委员会放出照片:彭斯在地下避难时,拿手机看特朗普发布的推文。图片来源:法新社

两人的矛盾,在1月6日上午的一通电话中彻底爆发。

根据委员会播放的预录证词,伊万卡称自己当时走进了特朗普的办公室,正好听见他与彭斯的通话。她说,特朗普的语气和以前听到的不一样,且谈话内容非常激烈(pretty heated)。特朗普一名助理在证词中回忆称,自己听到了“窝囊废”(wimp)一词,另一名助理称,自己听到特朗普说,2016年竞选时选择彭斯作为伙伴是个错误。

多名助理作证称,伊万卡听到电话内容后表现得非常苦恼,在白宫的大厅里走来走去,向好几名助理表达了她的不满。伊万卡的一名助理说,伊万卡告诉她,“她的父亲刚刚与副总统进行了一次不愉快的通话”,特朗普还称彭斯是“娘炮”(the P-word)。

在电话中狠狠斥责彭斯后不久,特朗普就前往白宫外的椭圆广场参加自己预热已久的集会,宣称大选结果造假,呼吁彭斯“鼓起勇气”“做正确的事情”,并号召其支持者前往国会大厦游行示威,最终酿成了这桩轰动全美的暴力事件。

在这场讲话中,特朗普11次提到彭斯的名字。委员会称,根据其获取的特朗普演讲草稿,特朗普原本并不打算提及彭斯,但后来对文字进行了修改,加入了批评他的内容。但彭斯最终还是发布正式声明拒绝了特朗普的要求。

根据委员会的调查,当天下午2时11分,第一批骚乱者冲进国会大厦,联席会议被迫中断,不少暴徒当时还喊着“绞死彭斯”的口号。

“我告诉你,如果彭斯屈服了,我们会把混蛋们拖到街上。你们这些该死的政客会被XX带到街上去。”听证会上播放了特朗普支持者当时的录音。

骚乱当天,国会大厦西侧竖起了临时绞刑架。图片来源:NBC

大约15分钟后,彭斯及其家人被特勤人员带到一个地下停车场,足足避了4个半小时的风头。就在一行人下楼梯时,示威队伍俨然已经深入大厦内部,彭斯与其的距离最近的时候仅有40英尺(约12.19米)。

委员会称,彭斯当时有“生命危险”。根据委员会获取的一份口供,涉嫌参与谋划国会山骚乱事件的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的一名秘密线人告诉联邦调查局,如果有机会,他们会杀死任何接近的人,包括彭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彭斯躲在地下停车场时,观看特朗普称赞示威者的视频,女儿夏洛特在他身边。图片来源:英国《独立报》

彭斯(黄色圆点)撤离时,距离暴徒(红色圆点)仅有12米之遥。图片来源:美媒C-SPAN

当时和彭斯一起躲在停车场的,还有雅各布和肖特。雅各布说,在这4个半小时里,特朗普从未打电话询问过彭斯及其团队的安危。随着时间推移,二人都转而向圣经寻求安慰,雅各布诵读起《但以理书》第六章,它讲的是辅佐一个不道德的国王的故事。

与此同时,特朗普毫不掩饰地在推特活跃,不时发布文字和视频,称赞其支持者。而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彭斯等人期间也一直密切关注着网络上消息,看到了特朗普的表态和暴乱的情况。

骚乱当天下午4时17分,特朗普呼吁支持者回家,但也表示“我们爱你,你很特别”。图片来源:BBC

在接下去的的几个月里,众议院的特别委员会还将举行至少三场听证会,此后还可能“加更连载”到11月中期选举前夕。首场和末场都会在晚间黄金时段直播,中间几场的播出时间则计划在下午1点。

对于委员会的种种调查和揭露,特朗普则坚称是“私设公堂”(Kangaroo Court,意为不公正的非法法庭),目的是在于转移美国民众对于民主党“灾难级领导治理”的注意力,并为其在2024年再度竞选总统设置障碍。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分析称,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此次高调举行公开听证会,是想要借此加强国会山骚乱与特朗普的关联,同时提振自身中期选举选情。共和党人则拿美国油价飞涨、奶粉短缺等负面话题做文章,指责民主党人利用国会山骚乱话题转移对美国内政外交困境的关注。

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也将全程参与听证会,以决定是否能够或应该起诉特朗普。目前,加兰未透露他是否愿意起诉,但上个月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加兰曾表示:“无论事实指向何方,我们都将遵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