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涨,美议员却怪到中国头上,要求拜登禁止对华出口美产石油

美国油价仍然在飞涨的路上,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近期,全美平均汽油价格已经突破5美元/加仑的历史最高价,而一年前,汽油的价格仅为3美元/加仑。

为应对高油价,拜登政府也出台了相应措施,比如分三次一共释放1.8亿桶战略石油储备,强行命令埃克森美孚等大型石油公司增产,但释放石油储备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供应瓶颈的问题,大型石油公司在高油价面前又失去增产动力,油价高企的现状表明拜登政府当前的应对措施失败了。

既然无法解决问题,那就选择“替罪羊”来背锅,此前拜登政府坚持将美国高通胀、高油价的原因归咎于俄罗斯,多次强调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导致全球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拜登还为此创造出“普京涨价”的新名词,并公开使用,以此来忽悠美国民众。然而,俄乌冲突已经持续超过三个月,美国民众对拜登政府的说法不再买账,因此,美国政府急需一个新目标转移民众的怒火,中国成为新的选择。

当地时间6月15日,两名共和党反华议员卢比奥和斯科特共同提出一项“禁止对华出口石油”的法案,禁止向中国出口石油、精炼油等任何美国生产的石油产品。卢比奥解释说,美国石油价格飙升,需要增加石油产量,优先满足国内消费者的需求,而不是每天向中国出口50万桶石油,这在不经意间支持了主要对手,是不可接受的。另一位提案议员也表示,仅在2022年第一季度,美国就向中国出口了5200万桶石油,而美国国内的油价却飙升到5美元,很多美国家庭需要在加油和买食物之间做出选择,这太荒谬了。

实际上,卢比奥和斯科特的说法是混淆视听,强行将美国的通胀问题与中国挂钩。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美国第一季度石油及石油产品出口高达8.19亿桶,其中出口到中国的仅占6.3%,欧洲才是美国石油的最主要客户,该机构直言,欧洲不断上涨的能源需求推高了美国的能源价格。此外,美国和欧盟对俄的石油禁令,打击了俄能源企业,使得石油产量下降,同时美国施压欧佩克国家增产的效果不佳,进一步加剧了国际油价的攀升。

原本打算精准制裁俄经济支柱产业,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美国民众叫苦不迭,俄罗斯这边却是风景独好,石油、天然气等能源根本不愁卖。据独立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称,俄乌冲突爆发至今,俄罗斯通过出口化石能源至少获得了930亿欧元的收入。美国这边则出现40年以来最高的通胀局面,5月CPI同比上涨了8.6%。

为了抑制高油价和高通胀,美国政府多方面寻找“药方”。当地时间6月15日,美联储宣布进行年内的第三次加息,直接在原来25个基点和50个基点的基础上再加息75个基点。有经济学家警告,美国加息是应对通胀的“退烧药”,更是打击居民消费和就业的“毒药”,美国经济很可能迎来衰退。另外,拜登访问沙特的计划落地,他将于7月15日开启“沙特之行”,劝说沙特增产石油将是双方重点讨论的问题。

甩锅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某些反华议员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他们无法达到想要的结果,虽然受到国际油价的影响,中国民众也感受到油价上涨带来的生活压力,但我国的能源安全仍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美议员所提议案即使落实,对中国的影响也是象征性的,美国石油企业却要承担毁约赔偿,寻找买家接盘的后果,至于美国高通胀问题,短期内恐怕难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