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拜登每天给中国50万桶原油,全然不顾美国孩子喝不起奶粉

出了事就赶紧找“背锅侠”,似乎已经成了美国政客解决问题的惯用手段,尤其是对某些反华议员来说,甩锅给中国简直就是解决各种难题的是“金药方”。对于美国国内的通胀率再一次飙升,各类消费品的价格是噌噌噌地往上涨的情况,想来大家有所耳闻,但美政客第一时间不是从自身找原因,而是干脆利落的“甩锅”给中国,美参议员卢比奥和斯科特更是提出法案,宣称美国要禁止对华出口石油以及石油制品,并确保美国“不会在不经意中援助和支持主要对手”。

其实说白了,甭管是卢比奥认为美国应该优先照顾国内消费者,而不是每天向中国出口50万桶石油,还是斯科特指出美国家庭陷入油价飙涨和奶粉能够喂饱孩子的两难,都是在煽动一件事:美国油价飙升、奶粉奇缺跟中国脱不了干系。但是咱想说的是,但凡带点脑子看问题的,都知道这就是一个谬论。

首先,咱们说说油价上涨这件事。从当前的状况来看,全美平均汽油价格突破了5美元/加仑的历史最高价,而这与一年前的3美元/加仑相比,的确是过于高了。但大家要弄明白的是,美国石油出口的最主要客户一直是欧洲,而又因为美国伙同西方国家对能源大户发动一系列制裁,俄罗斯方面便以“不再对不友好国家提供石油、天然气”作为反制,这就使得欧洲巨大的能源需求开始向美国转移,如此一来,美国能源价格才一直上涨。另外,美国与欧盟对俄罗斯的石油进行限制后,石油产量下降,而欧佩克国家增产的效果也不明显,供不应求,石油价格怎么可能不飙升?

但是呢,美国方面始终“死鸭子嘴硬”,并不承认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美国一开始是将全球能源价格上涨的“锅”扣在了俄罗斯头上,但是俄罗斯主要精力都投入在这场“特殊军事行动”上,而美国的这番说辞也已经忽悠不了美国民众了。于是,在百般挑选下,我国就成了新的“背锅侠”。

紧接着,咱们再来说说美国奶粉奇缺这事儿。美国“奶粉慌”其实已经是引发各方关注的大问题了,但是这种状况并非是今年出现的,因为早在去年7月,美国婴儿奶粉的缺货率就已经开始攀升,而去年9月到今年1月,其间有4名婴儿食用疑似受污染奶粉患病和死亡,2月份涉事奶粉生产商召回问题奶粉并关闭涉事工厂,如此一来,就使得奶粉供应更加紧张。

想想看,因为疫情原因,奶粉供应链不畅、工人短缺已经是很大的问题了,垄断全美奶粉市场份额的奶粉公司因为问题奶粉不得不停产,可不就是雪上加霜嘛。再者说,现在全美婴儿奶粉缺货率达到74%,也不关任何其他国家的事,毕竟美国市场98%的婴幼儿奶粉都是美国本土生产,外国生产商很难进入美国市场。

所以美议员硬是要把这两件事情跟咱扯上关系,也是挺没意思的,毕竟美国不出口50万桶石油给我国,受到更大影响的是美国,而不是咱们。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咱不从美国进口石油后,可以选择从伊朗、从俄罗斯进口啊。想想看,咱与伊朗签订的25年全面合作计划,白纸黑字写着“用人民币结算石油”,而鉴于中俄如今的关系,咱自然也能够从俄罗斯进口大量石油。反倒是美国,如果不再向我国提供50万桶石油,油价会降下去吗?美国萎靡的经济会因此重振吗?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不会的。

所以呢,对于美议员卢比奥和斯科特提出的法案,咱们无须放在心上,毕竟只有无能为力的人,才会把一切错误推给别人。最后咱想说的是,如果美国方面真要通过这样一个法案,那美国石油企业做好巨额毁约赔偿的准备了吗?现阶段能找到新的买家接盘吗?再提醒美国一句,如今时代变了,国际格局变了,“美国至上”的霸权思维已经不顶用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咄咄逼人,最终吃苦头的还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