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获?美国务院: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

当地时间6月15日,英国《电讯报》报道,两名美国退伍军人在乌克兰与俄罗斯军队的战斗中被俘。美国国务院对此表示,暂时无法确认这一消息,但美国政府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

两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获?美国务院: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截图自《电讯报》网站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39岁的亚历山大·德鲁克(Alexander Drueke)和27岁的安迪·黄(Andy Huynh)被俘前作为“志愿者”为乌克兰机械化步兵第92旅服役。据信,他们是第一批被俄军俘虏的美国军人。

两人的一名匿名战友向《电讯报》透露,上周四(6月9日),他们在哈尔科夫东北30英里的伊兹比茨克村(该村距离俄罗斯边境不到5英里)进行战斗,期间遭遇到了一支规模远超他们的俄罗斯部队。德鲁克和安迪·黄在战斗中被俘。

两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获?美国务院: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亚历山大·德鲁克和安迪·黄(图源:CNN)

这位匿名战友还称,他们获得的情报出现了错误:“我们被告知该镇已经安全了,但结果是,俄罗斯人已经开展了对该地的进攻。他们开着两辆T72坦克和多辆BMP3装甲战车,还有大约100名步兵。我方当时只有一支10人小队。”

10人小队决定进行撤退,但在一阵混乱后,德鲁克和安迪·黄不见踪影,在后续的搜救行动中也未能被找到。当晚,一个俄罗斯Telegram频道上出现了一条帖子,称两名美国雇佣兵在哈尔科夫附近被俘。两人的战友判断,两位战俘正是德鲁克和安迪·黄,因为他们的小队是在那一带活动的仅有的美国人。

“我们不是雇佣兵,也不属于什么民兵,我们在乌克兰武装部队的指挥下进行服役。我代表我失踪的战友发言,因为我想让他们失踪的消息公之于众,这样俄方高层也会知道。”

“希望这(曝光)能减少关押他们的人悄悄进行处决的可能性。”两人的战友说。

《电讯报》分析,两位美国人的被俘将具有外交敏感性,因为俄方可能试图将其作为美国正在直接参与战争的证据。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会要求美方作出重大让步,以换取他们的释放。

39岁的德鲁克来自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卡卢萨(Tuscaloosa),在911事件后加入美国陆军,在伊拉克服役期间担任上士。

两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获?美国务院: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德鲁克军装照(图源:《电讯报》)

他68岁的母亲洛伊丝(Lois)告诉《电讯报》,德鲁克曾在护送贵宾通过巴格达的车队中担任高级炮手。这项工作使他不断成为叛乱分子枪手的目标,导致他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退伍后,德鲁克很难在一份工作上坚持下来,而且还不得不放弃了一份警察的工作,因为这加重了他的PTSD。然而,俄乌冲突的爆发让德鲁克看到了一个新的机会,可以好好利用他的军事技能。

洛伊斯说:“亚历克斯(德鲁克)坚信需要有人阻止普京,否则会发生另一场世界大战。他说,他知道如何训练士兵,可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他去那里(乌克兰)我很担心,但一到那里,他多年来第一次听起来很高兴。他喜欢带着使命感回到军事世界,说自己已经爱上了乌克兰。”

洛伊斯说,起初,德鲁克告诉她,他只负责训练乌克兰部队。然而,上周三(6月8日),洛伊斯收到了德鲁克的一条信息,暗示他要‘失联’一两天。

洛伊斯称,自己正尽全力保持坚强,不让自己崩溃:“我告诉他要注意安全,我爱他,但他对细节说得不是很清楚。美国大使馆向我保证,他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寻找活着而不是死去的他。”

安迪·黄是越南裔,出生在加州,但居住在阿拉巴马州的田纳西河谷地区,他在那里的大学学习机器人技术。他以前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四年,但没有战斗经验。

两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获?美国务院: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安迪·黄自拍照(图源:《电讯报》)

他的未婚妻乔伊-布莱克(Joy Black)说,从俄乌冲突爆发的第一天(2月24日)起,去乌克兰当“志愿军”的想法就一直在 “啃噬”着他。

“他对我说:‘他们以60个营的兵力进行进攻,你知道那是多少吗?’”

“起初我并没有觉得他是认真的,但他读到了有关乌克兰年轻人一满18岁就得去打仗的故事,他觉得他应该帮帮忙。”

“我试图说服他不要去,但我认为他已经下定决心。”

CNN报道,两人决定在安迪·黄奔赴乌克兰之前进行订婚,这样他们不会面临刚结婚就要分离的局面。等安迪·黄回国,他们可以好好享受婚姻生活。

在离开之前,安迪·黄还在当地教堂接受了洗礼。他告诉牧师,“他感受到了上帝的指引”。

两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获?美国务院:不鼓励美国人去乌克兰参加战斗安迪·黄曾在美军服役(图源:《电讯报》)

布莱克在周一(6月13日)接到了安迪·黄战友的电话,说安迪·黄已经失踪了。

在接受CNN采访时,布莱克和洛伊斯均表示,目前美方能确认的信息只有两人已经失踪,两人是否已被俄方抓获尚不明确。

不过洛伊斯希望,如果德鲁克和安迪·黄确实已被俘虏,美国外交官能够施压让她的儿子和安迪·黄通过与俄罗斯进行的换俘得到释放。

对于两位美国退伍军人被俄军俘虏的传言,《电讯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回应称,他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一情况,并与乌方保持联系。但出于隐私考虑,他们不会进行进一步的评论。

此外,塔斯社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通信协调员约翰-柯比(John Kirby)在周三(6月15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正在关注有关两名美国退伍军人在哈尔科夫外被俘的报道。

他说,他无法证实这些报道。柯比说:“如果这是真的,我们将尽一切努力让他们安全回家。”

柯比还提醒美国民众,美国政府建议,不要去乌克兰参与战斗。“这(乌克兰)是个战区。这是场战争,”柯比说。“如果你对帮助乌克兰充满热情,有无数其他的方式可以做到这一点,它们更安全而且同样能起到作用。乌克兰不是美国人该前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