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抛1.5亿美元投资东南亚,援助乌克兰400亿!“大小眼”太明显

拜登接待了东盟国家领导人,在华盛顿举行美国-东盟峰会。东盟10国,来了8个领导人。这是东盟各国领导人45年来首次受邀在白宫会晤。

拜登对东盟客人承诺,为他们的基础设施、安全、流行病防备的努力投入1.5亿美元。包括4000万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6000万美元海上安全投资,1500万美元的卫生资金等。

1.5亿美元,投入给10个国家,6.6亿人,是不是诚意欠奉?

小投入,大收益,要拿“空头支票”交朋友?

去年11月,中国就承诺在三年内向东盟国家提供15亿美元的发展援助,以打击新冠肺炎疫情和促进经济复苏。

就不和中国比了吧,看看美国自己的“大小眼”,美国为给乌克兰援助计划的金额是400亿美元。

美国人可能会说,乌克兰人“自由无价”。

关键在于拜登到底想出什么牌?

跟东盟打交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东盟更多的是亚洲人的思维,和西方思维有多少融合度?

东盟国家对美国人是否真的投入精力,去经营这个区块是有怀疑的,所谓的“经济靠拢”是不是认真的?

这次峰会原定3月28号举行,因为领导人出席率不高和俄乌冲突,延到5月份,这种延期也被外界解读为拜登推进“亚洲政策”的碰壁。

美国与东盟的关系,三心二意,更多层面是考虑怎么利用的问题。

国务卿布林肯原定5日发表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但他确诊新冠肺炎而延后;拜登下周将访亚洲,外界预料他将在韩国和日本发表“印太经济架构”蓝图。这些都使东盟峰会严重失焦,表面上迎来送往大合照、晚宴觥筹交错,实际焦点却在俄乌冲突、中国政策和印太战略,东盟难免有被边缘化之感。

拜登政府试图通过投资承诺向东南亚国家表明,仍然关注印太地区,毕竟美国把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

有美方官员说,美国不是要求各国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但要清楚地表明,美国寻求更强大的关系。

东南亚各国,感觉最差的就是美国或明或暗拉他们做最难的“选择题”。它们都知道自己是两头大象打架的草坪。

特朗普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后,美国在东南亚的经济战略显得缺位。印太经济框架本质上是个地缘经济工具,目的是增强对地区的影响,牵制并弱化中国的影响,实现美国印太战略和全球战略。

不过,对中国来说,东盟不仅在地缘上与中国相近,中方认为,中美都是亚太国家,完全可以拥有共同的“朋友圈”。

中国并不是把东南亚看成中国的后院,这是很俗套的理解,而是双方怎样相互整合,相互补充的关系,因为彼此需要。

中国2009年成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而东盟也在2020年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东盟与中国2020年的贸易额达到6850亿美元,几乎是东盟与美国3620亿美元的两倍。

美国和中国竞争,以健康的心态和建设性的做法为亚太区域合作多做实事,那是好事。但美国与东盟的天然互补性远不如中国与东盟。

美国如果尝试硬要“啃”下东盟,拉走东盟,那就显得很徒劳了,把东盟领导人请到华盛顿十次也不解决问题。

东盟领导人为什么要去美国?

说到底,都清楚美国的角色,它是一种力量很强的势力,能成就很多事,也会破坏很多事。虽然说,见面总比不见面好,但东盟小国也知道自己怎么扮演好角色,更明白自己未来的生存空间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