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粮油出口积压港口,经伊朗走陆路,行程还缩短一个多月,此前为啥少有人知道?

最近,七国集团在德国举行为期三天的外交部长会议。乌克兰外长和摩尔多瓦外长同样受邀出席。据外媒报道,在此次会议期间,多国外长和农业部长将讨论如何解决乌克兰粮食积压和出口受阻的问题。

报道称,乌克兰在俄乌冲突前8个月内就出口了超过5000万吨粮食,但受冲突影响,近5000列装满粮食的铁路集装箱囤积在通往邻国波兰的边境处等待通行,乌克兰主要黑海港口也积压着多达2500万吨亟待运出的谷物油籽。

↑资料图。乌克兰敖德萨港

除了乌克兰的粮食,受地缘政治及疫情推高的运输成本影响,越来越多横跨欧亚大陆的货物流通被迫转向公路运输。在这一过程中,据外媒报道,伊朗逐渐成为欧亚大陆货物运输的关键枢纽,这一新兴陆路贸易路线正在缩短货物运输时间,为消费者和出口商节省运输费用和冷藏费用等成本。

去年底推出,成欧亚物流路线“香饽饽”

外媒报道称,为了避开地缘政治冲突地区和航运出现瓶颈的枢纽港口,常被诟病耗时长、效率低的公路运输反而成了货物流通的“香饽饽”。其中,伊朗正在成为连接欧洲与中亚内陆国家乃至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桥梁,途经该国的陆路贸易路线可将欧洲、西亚之间的运输时间从6周缩短至6天。

↑途经伊朗的陆路贸易路线可将欧洲、西亚和中东之间的运输时间从40天缩短至6天。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报道,伊朗正逐渐在跨越欧亚大陆的货物转运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这条路线此前并不为人所知,也不常使用。但就成本而言,它有一定的优势。”伊斯坦布尔物流公司Ulustrans的车队主管哈桑·古尼说,他所在的公司主要从这条路线运输国际货物。

据悉,从阿联酋和巴基斯坦途经伊朗、前往土耳其的卡车路线去年才首次开通。10月份,一辆卡车从阿联酋哈伊马角出发,在该国另一城市沙迦乘渡轮前往伊朗南部阿巴斯港。接下来,这辆卡车沿着伊朗的高速公路继续行驶2100公里,然后沿着土耳其边境再行驶1100公里,便最终到达土耳其的地中海港口伊斯肯德伦。这一行程耗时6天,比通过苏伊士运河到地中海的21天航程省下两个星期的时间。

↑土耳其与伊朗的边境口岸处等待过关的货车。

同一时期,有卡车从巴基斯坦出发,在大约一周内穿过4900公里的高速公路抵达伊斯坦布尔,这一路线比起通过阿拉伯海港口的海运节省了33天的时间。地面运输行程的缩短不仅减少了运输费用和冷藏成本,还省去了防止海盗袭击或其他海上事故发生的保险购买需求。去年年底,伊朗公路局与阿联酋、土耳其的官员磋商并敲定了这些路线。

卡车运输费或令伊朗抵消美国制裁的影响

外媒援引一位经济学家的分析称,途经伊朗的这些陆路贸易路线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由于担心美国再次加大制裁,伊朗并未广泛宣传这些卡车路线。也正是由于美国严厉制裁的影响,途经伊朗的这些卡车路线受到一定的阻碍。

有运输行业内部人士表示,阿联酋方面已经完全接受这些公路路线,但巴基斯坦的银行却犹豫不决。该人士称,出口企业面临的关键问题是来自美国的次级制裁,“巴基斯坦的银行正在质疑任何涉及伊朗的交易。”根据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仅在伊朗过境的产品都可能被视为伊朗产品,并会因此受到限制。

不过,有法律专家指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也存在细微的“漏洞”。美国Pillsbury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特·奥雷斯曼说:“如果一家土耳其公司用美元支付给伊朗港口,那就会出问题。但如果一名乌兹别克卡车司机向伊朗货运商支付乌兹别克斯坦苏姆,这很可能不属于违反制裁。”

但自俄乌冲突以来,随着海运费用不断攀升,一些企业纷纷转向从土耳其出发途经伊朗的卡车路线。“从土耳其到阿联酋,这是最好的路线。但如果他们能解决海关的延误问题,将会更快。”哈桑·古尼说,使用这条路线意味着,卡车司机需要忍受在海关检查时经过长时间的等待,以及伊朗加油站对补充燃料的“200升限制”。

据国际运输官员估计,每年大约有4万辆卡车从伊朗过境,而每辆卡车400美元至800美元的运输费可以抵消美国制裁的影响,运输的货物包括有时严格执行的二级交易限制,如电器、机械、零部件、电子产品和重型设备等。

“世界需要这条路线来维持货物的流通。”来自土耳其商会和商品交易所联盟的阿斯利·卡基尔表示,全球贸易目前面临的瓶颈导致多个国家出现通胀,并阻碍了全球经济复苏,她说:“如果美国盯上这条贸易路线,那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但我们必须以某种方式保持商品流通。”

据《德黑兰时报》报道,为了充分利用该国陆路货运的重要性,伊朗政府正在制定许多计划并将提高其运输能力列入议程。另据伊通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29日,伊朗与俄罗斯在莫斯科签署交通全面合作协议,伊朗道路和城市发展部长加塞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在俄罗斯的帮助与合作下完成拉什特(阿塞拜疆)到阿斯塔拉(伊朗)之间铁路的修建,以增加俄伊两国、乃至欧洲与南亚次大陆之间的货物往来和运输中转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