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痛失全球市值第一“宝座”,外媒:这就是“断供”的后果

(本文首发于清波专栏,授权紫金财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最抗跌的苹果公司,昨天也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当天苹果股价跌5.18%收报于146.5美元,市值为2.37万亿美元。

虽然就绝对跌幅来看,市值一度高达3万亿美元的苹果公司,其跌幅也不过两成,但是昨天的这一跌,让苹果市值被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超越,不再是那家高山仰止的世界第一上市公司。从美股近期的上蹦下蹿走势来看,苹果股价继续补跌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虽然高通胀和美联储明确年内多次加息看上去是压垮美股三大股指的那根稻草,但恰如1929年和2008年的情况那样,以及最近的2020年三月。美股的这个近12年的最长牛市,其原动力并非是上市公司业绩,而是充裕的流动性。

假如不是2020年的那个黑三月,美股本来就应该做一次系统性的回调。但是美联储将这个时间足足推后了两年,该来的总会来,无论是依旧2万多亿美元的苹果,还是已经距离一万亿市值越来越远的特斯拉,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都要为美股流动性的收缩付出代价。

当然,从基本面来说,苹果的股价无论是3万亿还是1万亿,甚至跌破一万亿,对于手中掌握上千亿美元现金的苹果管理层来说,都没有实质性的影响,毕竟掌控苹果的最佳CEO库克,也就是一个打工人而已,库克手中持有的股票,再跌也影响不了他的生活。

从这个意义上看,美股的苹果公司,就是A股茅台的翻版,作为苹果公司的最大机构股东,巴菲特会不会借这轮下跌抛售苹果股票,假如抛售的话又会抛售多少,就成为一个重点指标。

事实上,持有苹果的机构,都是全球最稳健的基金公司和巴菲特这样的长期投资者,假如苹果股价在目前20%跌幅的基础上继续下跌,就意味着这些机构投资者在逃离美股,其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除了苹果之外,近两年最重要的美股风向标是特斯拉,这家碾压全球所有传统汽车公司市值总和的神奇公司,其股价的涨跌,就意味着美股主流机构资金对于风险偏好的容忍度,换而言之,特斯拉一路上涨,就是拥抱风险,大家一起击鼓传花赌一把,反正一路下跌,就是厌恶风险。

所以美债收益率一路上行,现在已经在3%以上,推高美债的资金,正是那些从美股撤退的主力机构资金。

一旦市场主力机构资金的风险偏好都跑向美债,那么美股说不定就会上演两年前的熔断、熔断、再熔断的一幕,不要忘了,现在全球的供应链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苹果恰恰又是这个全球供应链的最大受益者,库克则是最大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