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阿拉伯世界家喻户晓的记者,在巴以冲突中遇害 

希琳·阿布·阿克利赫这个名字在阿拉伯世界家喻户晓。

她曾想要成为一名建筑师,却在机缘巧合下投身新闻业,成为最知名的巴勒斯坦记者之一。阿克利赫曾说,她选择新闻业是为了更加贴近民众。“现实难以改变,但至少我能将他们的声音带给全世界。”

本周三,在半岛电视台工作了25年之后,阿克利赫在约旦河西岸杰宁难民营报道巴以冲突时殉职,年仅51岁。

记者遇袭身亡,巴以双方相互指责

2017年,在巴勒斯坦电视台An-Najah NBC接受采访时,有人问阿克利赫是否害怕在报道时被枪杀,她回应道,“我当然会害怕。(但)在某个时刻,你会忘记那种恐惧。我们不会轻易向死亡屈服。”

新华社援引目击者的话称,5月11日早上,以色列军方进入杰宁难民营展开搜捕行动,与当地巴勒斯坦人发生冲突并交火。当阿克利赫得知该消息并赶往现场时,她或也战胜了这种恐惧。

不过这次,她却没能逃离枪火。巴勒斯坦卫生部声明称,阿克利赫头部中弹,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据央视新闻报道,巴勒斯坦杰宁立法委员会成员贾马尔表示,当时阿克利赫正在通往杰宁难民营的路上,在准备报道时,他们听到了子弹的声音,随后阿克利赫头部中弹,许多人想冲过去救援,但被以军密集的开火阻挡。

在杰宁的医院里,记者们得知阿克利赫中弹身亡后,情绪激动,悲恸不已。

5月11日,在约旦河西岸杰宁的一家医院,记者们得知女记者中弹身亡后情绪激动。新华社发(艾曼·诺巴尼 摄)

刀枪无眼,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都指认对方为肇事者,巴卫生部和半岛电视台认为其死因是以军枪火,而以军则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巴武装枪击或为罪魁祸首。

以军方表示,以军已成立一个特别调查组就此事件展开调查。联合国方面也表示应对这一事件展开彻底调查。不过,目前巴民政部长侯赛因发表声明称,巴已经拒绝以色列提出的就该事件进行联合调查的要求,且不会将阿克利赫致死的子弹交给以方。

侯赛因表示,巴勒斯坦方面将独立完成事件调查,并以高度透明的方式向国际社会和公众进行通报。侯赛因说,巴方还将把相关文件提交国际刑事法院,以追究以色列的相关责任。

杰宁当地的伊本西奈医院院长加尼告诉新华社记者,另有一名记者在报道这一冲突时背部中弹,但伤势较轻。

5月11日,在约旦河西岸杰宁的一家医院,记者和医务人员转移中弹身亡的女记者遗体。新华社发(艾曼·诺巴尼摄)

据巴勒斯坦政府消息,当地时间5月12日,巴勒斯坦拉姆安拉举行了阿克利赫的国葬游行,巴总统阿巴斯出席。13日,她将被埋葬在出生地耶路撒冷,其母亲墓地的旁边。

针对这一事件,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一贯坚决反对并强烈谴责针对正常履行职责的新闻记者的暴力行为,我们希望有关事件能够依法公正处理。

一个致力于讲好巴勒斯坦人故事的记者

BBC评论道,阿克利赫去世后,赋予她的新头衔在社交媒体上层出不穷——开拓者、烈士、(时代)象征等等,但终其一生,阿克利赫的头衔只有一个——记者。

而许多阿克利赫的同事和朋友给她的评价,便是一个想要讲好巴勒斯坦人故事的记者。

今年3月下旬以来,巴以地区紧张局势加剧。以色列多地发生袭击事件,以方以此为由在约旦河西岸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并与巴勒斯坦人发生冲突。

当地时间2022年4月22日,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在阿克萨清真寺附近抗议。图/IC photo

而11日事发时,以军在约旦河西岸的大规模搜捕行动已经持续近两个月,这种大大小小的冲突频繁发生,新闻“热度”已经有些冷却,阿克利赫的朋友跟她说,像你这样的资深记者,没必要去现场。

阿拉伯语新闻媒体 Asharq News 拉姆安拉分社社长穆罕默德·达拉赫梅上次跟她联系是在两天前。在达拉赫梅“没必要”的劝阻下,阿克利赫还是决心前往现场报道。达拉赫梅说,阿克利赫工作时事无巨细,致力于报道所有影响巴勒斯坦人的事情。

另一位和阿克利赫共事多年的新闻工作者韦萨姆·哈马德(Wessam Hammad)说,她最感兴趣的不是最轰动的政治事件,而是那些描绘出人们生活细节的小故事。

哈马德口中的阿克利赫,总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故事。“她总能从很多不同的角度思考如何报道,如何让其成为一个充满人道主义关怀、感人的巴勒斯坦人的故事。”

巴勒斯坦“战争与和平的面孔和声音”

阿克利赫出生于耶路撒冷,她热爱巴勒斯坦这片土地。她有巴勒斯坦和美国双国籍,时不时也会前往美国,但达拉赫梅说,阿克利赫似乎从未认真考虑前往美国居住。

此前被半岛电视台派遣去美国工作三个月后,她回到巴勒斯坦拉姆安拉,言语间都是对故土的怀念。她说她终于可以呼吸了,美国的一切都太复杂了。“巴勒斯坦的生活很简单,我爱巴勒斯坦,我想留在这里。”

阿克利赫和巴勒斯坦之间“双向奔赴”。在阿拉伯世界,因对巴以冲突的报道,她的名字家喻户晓。外媒评价道,在长期以来的巴以冲突报道中,阿克利赫的声音传达到千千万万家庭中,她的沉着、冷静和自信让她与众不同,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定心针”。

当地时间2021年5月23日,加沙地带,当地遭空袭后,房屋受损严重。图/IC photo

“即便面临着最可怕的情形和最血腥的场面,她也始终保持冷静、沉着和镇定。”知名记者和作家马尔万·比沙拉说。BBC记者莱瑟·杜塞称,她是巴勒斯坦“战争与和平的面孔和声音”。

在1997年阿克利赫加入半岛电视台时,新一代阿拉伯女孩在她的影响下长大,现在也跟随她的脚步成为新一代的记者。

一直以来,许多女孩都争相效仿她的电视直播报道。巴勒斯坦裔记者达莉亚·哈图卡称,“我认识很多女孩,她们从小就站在镜子前,拿着梳子(当作话筒),假装她们就是希琳(即阿克利赫)。”

这些女孩中间还有阿克利赫27岁的侄女莉娜·阿布·阿克莱。对阿克莱而言,阿克利赫是姑姑,也是他们这一代人从小便敬仰的记者。小时候,她会将阿克利赫的报道背诵下来,并录进自己粉色的手机里。

而长大后,她开始明白阿克利赫的报道承受着多么大的生命危险。“我经常告诉她(阿克利赫),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有她这样的勇气和力量,而她总会回答,这并不简单,这是个很困难的工作。”

阿克利赫的木制棺材上,放置着一件蓝色防弹衣,上面赫然印着粗体白色字母“新闻”(PRESS),这一刺眼的标识代表着阿克利赫为新闻理想所作出的牺牲,也代表着其他众多记者为了报道巴以冲突所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