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日本对我解放台湾进行武装干涉,该如何应对?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在这样新的国际形势下,日本政界的右倾倾向急剧发展,目标直指我国的台湾问题。3月22日,日本前首相、现任日本“细田派”会长的安倍晋三与蔡英文进行视频通话,安倍再次宣称“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 他认为,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应该尽快放弃所谓的“战略模糊”政策,必须要采取实际行动向外界表明美国有“协防台湾”的准备。作为日本政坛右翼势力的代表人物,安倍此番言论的露骨程度引发外界高度关注。除了安倍之外,日本前防卫大臣河野太郎此前在一档电视节目中也声称,接下来应该进一步增强日本的防卫能力,以便日本能够有效地应对台海局势突发变化。他认为,一旦台海局势发生重大变化,那么日本也会受到冲击。上述两位政客虽然已经离任,但是对日本政坛和其中的派系关系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他们对现任首相岸田文雄有着重要影响,二人的上述言论不排除本身就是在替岸田发声。4月6、7日,日韩外长首次受邀赴布鲁塞尔参加了北约成员国外长会议,此举表明,北约借俄乌战争之机企图拉日韩入伙,将黑手伸向亚洲。日本《每日新闻》4日报道,日本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佐藤正久3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活动上鼓动称,应在北海道部署美军中程导弹,以牵制中俄朝。岸田文雄5月5日在英国谈及台海局势时称:“明天的东亚可能成为乌克兰”。5月末,拜登将访问日本并召开美日印澳四国会议,研究应对台海局势和遏制中国的图谋。6月的北约成员国马德里峰会,日本仍是受邀参会国,共同参与谋划针对俄乌战争和搅乱台海的相关问题。

上述这些事态已经越来越清晰地勾画出,日本在美国的支持怂恿下,将有极大的可能充当其打头阵的鹰犬,武装干涉我解放台湾。我国对此不但要抱有高度的警惕,更要预先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一、日本武装干涉我解放台湾的行动不具任何法理与道义基础,完全是充当美国走狗的侵略行为。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我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解决台湾问题完全是我国的内部事务,何时解决,以何种方式解决,这是我国的内政,任何外部势力都无权干预和干涉。如果日本在美国的支持怂恿下,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我解放台湾的行动进行武装干涉,则毫无疑问是对我国的一种野蛮的侵略行径,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首先,这是对二战胜利成果和现行国际秩序的公然挑战。日本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根据《开罗宣言》的规定,“将台湾及所属澎湖列岛归还中国。”从而结束了日本对台湾地区长达50年的殖民统治,使台湾回归了祖国的怀抱。如果日本胆敢武装干涉我解放台湾的行动,则毫无疑问是对二战胜利成果的反动和否定,也是对现行国际秩序的野蛮颠覆。此等恶劣行径必将遭到国际上一切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的强烈反对和谴责。

其次,这是对其国内《和平宪法》的粗暴践踏。二战以后,为了汲取历史教训,避免法西斯死灰复燃,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美国主导对日本进行了去军事化改造,取消了其常备军队,仅保留了一定数量的国民自卫队,并制订了《和平宪法》。该法第九条明确规定:“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战后几十年,这条规定犹如一根锁链,牢牢地锁住了日本对外扩张的野心。期间,日本右翼势力多次努力企图修改宪法这一条款,但是都没有得逞。如果日本敢于武装干涉我解放台湾,显然是一种“违宪”行为,是对其《和平宪法》的粗暴践踏,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典型表现。对此,相信日本国内的有识之士绝不会答应,大多数日本国民也绝不会允许。

最后,这是对中日间“四个政治文件”的野蛮撕毁。这四个政治文件分别是1972年两国恢复邦交时发表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两国签署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双方发表《中日联合宣言》及2008年两国发表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这四个政治文件从法律上巩固了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是中日两国发展合作关系的基石。2014年11月7日,中日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如果日本胆敢武装干涉我解放台湾,则意味着日本不仅单方面撕毁了这四个政治文件,而且蓄意毁掉了半个世纪以来中日两国辛勤培育的和平友好关系,这是国际关系中最令人不齿的背信弃义行为。日本必将为这一愚蠢的行为付出难以承受的历史性代价。

二、日本的这一倒行逆施行为,暴露了其重温军国主义旧梦的野心,不仅是对地区安全和国际秩序的极大破坏,更是自寻死路

1,日本重温军国主义旧梦的努力既不现实,又很危险。长期以来,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并没有深刻汲取失败的教训,其国内的右翼势力仍念念不忘复活军国主义。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奉行“脱亚入欧”的战略,以欧美列强为伍,走上了侵略殖民亚洲国家的军国主义道路。“二战”一役将其打回了原形。战后几十年,在《和平宪法》的约束下,日本专心国家建设,使得其又重新振兴起来,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兴亡两厢对比,其中的教训与经验是鲜明的,并不难抉择。在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二十一世纪新的历史条件下,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已是落日黄花,行将消亡的情况下,日本的右翼势力却逆历史潮流而动,企图重温军国主义的旧梦,这不仅是对历史现实和其国家前途的认知错误,更是将自身置于历史潮流和国际进步势力相悖逆的危险境地。

2,日本追求回归正常国家的梦想是可以理解的,但却找错了方向,选错了方式。客观地看,战后至今,日本一直在美国的严密控制下苟且偷生,实际上成为了美国的殖民地,其追求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但其努力的方向与方式却是错误的。日本朝野各界至今也没有认识到,其不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障碍不仅是美国的束缚,更是由于其错误的历史认知导致的对侵略罪行不能做出真诚的忏悔,没有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人民谅解的缘故。关于这一点,看看德国是怎么做的就很清楚了。遗憾的是,日本不但认识不到这些,相反却继续追随霸权主义,继续走军国主义对外扩张的老路,其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

3,日本的唯一正确选择是用实际行动在亚洲各国面前展示出其政府与国民对以往侵略罪行的深刻反省与忏悔,对世界和平的尊重与维护,对人类文明进步的向往与贡献,而不是回归列强和助纣为虐。如果做不到这些,则日本将永无可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如果一意孤行,铤而走险,充当美国与北约的桥头堡和马前卒,甘愿做“东亚的乌克兰”,则不但要毁掉战后发展的成果,甚至国家和民族将堕入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渊,勿谓言之不预!

三、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完全是我国的内部事务,绝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

针对日本日益严重的协同美国激化台海局势,妄图协防台湾,阻挠我统一祖国步伐的恶劣行径,我们必须果断地采取有效措施加以遏制,既不能让这种态势形成气候,更不能令其图谋得逞。

第一,任何境外实力图谋插手台海局势只能是枉费心机。日本右翼势力最近借台海局势蠢蠢欲动,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真实目的在于借机复活军国主义。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务必抱有高度警惕,决不允许这条恶犬出笼。众所周知,台湾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企图将其国际化的图谋既没有历史和法理依据,也不具现实的可行条件。包括美国霸权主义在内的任何势力妄图插手台海局势,都是痴心妄想,一意孤行,只能碰得头破血流。

第二,我们应郑重地向日本国民说清楚,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尽管至今日本也没有正确的对待历史问题,但是中国政府和人民仍在坚持两国间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原则和立场。日本当局的倒行逆施是对本国民众的最大伤害,提醒日本国民勿忘侵略战争给自身带来的巨大痛苦,认识到深刻汲取历史教训,珍爱和平对日本国民的特殊意义。

第三,日本右翼势力如果铁了心地追随美国霸权主义,一旦其野蛮阻挠我解放台湾,侵略我国领土成为事实,中国人民必将毫不犹豫地予以有力反击,直到将其彻底打垮。如果说这场中日间的冲突如何开始取决于对方的话,那么怎样结束则由不得他们了。可以预见,最后的结局将是日本难以承受的灾难。。我们在解放台湾的同时,对日本侵略者必将老账新帐一起算,不但要坚决打败它,而且要打残它、打死它。通过这一仗让日本民族彻底长记性,在今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每每想到这次愚蠢的举动就会不寒而栗,令他们在每个中国人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在其民族心理上千秋万代牢牢地种下对华夏民族的忌惮与尊重。希望日本各界的有识之士,能够牢记历史教训,阻止国内少数右翼势力的不理智行为,避免重蹈历史覆辙,重演国家与民族的悲剧。

总之,近期日本朝野政客的表现异常嚣张,积极配合美国的霸权主义,妄图借俄乌冲突之际,激化台海局势,引入北约势力,进一步遏制中国崛起,祸乱亚洲,进而达到复活军国主义的目的。日本右翼势力这种助纣为虐的恶劣行径,必将遭到亚洲和世界各国正义力量的坚决反对,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遭到可耻的失败。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