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从四点判断俄乌局势,俄罗斯未必输,但美国不会赢

提起5月9日,都会想起俄罗斯的二战卫国战争胜利日。但大家都忘记了这一个日期还是另一场历史伟大战役“美吉多战役”的胜利日。

美吉多战役是人类历史上有确切文字记载的第一场战役。公元前1457年5月9日,图特摩斯三世领导下的古埃及王国战胜了330多个城邦组成的反埃及“迦南联盟”,此后屡战屡胜,最终缔造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跨洲际帝国埃及帝国。

当下西方舆论充斥着对俄乌冲突升级、乌克兰反攻的各类猜想与评论,以及西方政客轮番飞抵基辅支援乌克兰的声势,甚至还召开由美国主持40国防长会,摆出俄罗斯一国对抗美国领导的“40国联军”的压迫感。加之中国不少网友本身对俄军军力“数天解决战斗”的超高期待落空,对俄罗斯国运的担忧感上升,一些研究者还撰文建议中国公开支持俄罗斯。

其实,事态远未到俄军兵败如山倒的地步。列举美吉多战役胜利日的巧合,就是想重提3477年前的那场战役,埃及1:330最后都能赢;这场俄罗斯看似1:40的战争,也未必会输。

当下的俄乌冲突,美国与北约发动的舆论战来势汹汹,一副想置俄罗斯以死地的架式,但战争靠的不是阵势或声势,也不是参与行为体最多的那方就一定能赢。预测战争的成败,也不能只是靠舆情。至少有四点确凿的证据支撑“俄罗斯情况尚可”的总体判断:

第一,西方支援乌克兰的实际到账物资与资金,远不足以撑起乌克兰的反攻与最终胜利。5月6日美国国务卿在讲话中承认,2月24日以来美国对乌安全援助总额达38亿美元。当天总统拜登讲话也坦白,“已几乎用尽了美政府可用于向乌提供安全援助的资金”。拜登曾想为乌克兰向国会申请330亿美元的援助但未果,于是他呼吁“国际伙伴们须继续展示团结和决心,为乌提供源源不断的武器和弹药”。美国自己没钱,让盟友多出一些。

那其他“伙伴们”到底给了乌克兰多少呢?我大体算了一笔,实际到账应该不会超过50亿美元。要知道泽连斯基公开叫喊,乌克兰一个月用于公务员工资、维系战时政府基本运作的费用就要70亿美元。

由此看,无论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还是近期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拜登夫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到访基辅,多是把乌克兰当成自己的政治秀场,以及一场场口惠而实不至的外交活动。难怪泽连斯基反复呼吁西方政客,“要来千万别空手来啊!”可以想象,除非美西方10倍、20倍级的增加援助,否则根本无法支撑泽连斯基宣称的“7月反攻俄罗斯”的计划。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第二,美西方对俄制裁冲击不大,且还有可能让俄罗斯赚了一笔。俄罗斯近万亿海外资产被冻结,经济增长肯定会受到冲击。但《经济学人》杂志5月初公开刊文说,制裁只是让俄罗斯“受了皮外伤”。冲突以来,能源、粮食价格都暴涨20%以上。

国际贸易商家出于恐慌心态而产生的囤积行为,猛增对俄能源与粮食进口,3月底被曝出连美国都一周内对俄原油进口猛增43%。价量双增,俄罗斯贸易商其实赚了不少钱的。俄罗斯财政部透露,5月将额外收到油气收入4140亿卢布的资金。

4月初推行的“卢布结算令”更是高招。美西方两个月内推出对俄8000多项制裁(是40多年美西方对伊朗制裁总数的约3倍),一度令卢布从79:1大崩至154:1美元。“卢布结算令”则使卢布力挽狂澜,甚至回涨至超出冲突前的66:1美元(5月8日汇率),创3年来新高。

国际货币市场上“求卢布、去美元”之势已起。美国将“货币武器化”,180多国央行行长心里想的肯定是同一件事:今天你拿美元打俄罗斯,明天就有可能打我。于是自然产生的后果是,美国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比例已降至58%上下的历史新低,“去美元化”已然在加速。

第三,美欧内部裂痕已起,对俄制裁与战略压制不会长久。匈牙利已多次重申反对并将否决对俄能源制裁,目前已有超过10个国家接受了“卢布结算令”,暗暗选择与俄罗斯进行妥协。

现实比人强,欧盟对俄能源依赖度超过40%,有一些国家(如斯洛伐克、奥地利等)对个别能源种类(如石油、煤、天然气等)对俄的依赖度甚至超过80%。没有俄罗斯,他们的日常生活真的受到巨大冲击。

4月,欧元区通胀率7.5%,创历史新高。不少欧元区国家与生活相关的支出(电费、粮价)有的都涨了15%以上。反战声高涨,民粹主义浪潮一波超过一波。欧盟政治人物更新换代,默克尔退休后,马克龙变成了资格“最老”的人物。

4月底法国大选中“险胜”的马克龙,近日主动要求与普京通话2小时,结果是俄罗斯的回呛:北约必须停止向乌克兰提供武力支持。德国总理舒尔茨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5月他连续表态希望俄乌冲突早点结束。

欧盟很想找能源替代,但普遍评估,即使欧洲铁了心地能源“去俄罗斯化”而转购非洲、中东、美国能源,也得要到2027年。俄罗斯离欧洲近,运输成本低,能源价格更便宜,欧洲爱莫难舍啊。可以预料,随着冲突不断拉锯化,欧盟会越来越难受,尤其是三、四个月后入秋转冷,天然气取暖需求量上升,欧盟更会服软。从这个角度看,欧洲会选择与俄罗斯妥协的时点不会超过2022年秋季,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第四,俄罗斯在顿巴斯地区的军事存在没有陷入“人民战争”,相反,很可能从实际控制顿巴斯中获得不少实际利益。顿巴斯地区约6万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都仅占乌克兰国土和人口的1/10左右,但顿巴斯却是乌克兰经济、工业与能源重镇,经济总量占1/3,GDP总量约500亿美元。目前,俄罗斯在顿巴斯的实际控制区,本来就是使用俄罗斯语的俄罗斯族占多数,长期受基辅政权的压制,分离之心早已有之。

顿巴斯地区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更是著名的钢铁、机械的工业重镇,宣布独立后已被俄罗斯承认。若像2014年克里米亚独立后并入俄罗斯,将会使俄罗斯经济总量额外增加1-2%。

另据统计,俄罗斯在冲突初期拿下的敖德萨南部的蛇岛,周边油气资源丰富(约1200万吨石油和7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储备),探明储量价值约1万亿美元。

当前俄军推进速度较慢,且非常注意当地的人道主义考量,我想,大概率就是“以战养战”、推行长久占有并最终领土并入的战略。从这个角度看,俄罗斯发动这场军事行动从经济利益上看是不亏的。

一些国人对俄罗斯未来的担忧,一方面是出于对俄罗斯军力超高期待落空的心理正常反应,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俄罗斯若败、下一个西方将对付中国”的唇亡齿寒感。但把心理预期调整至如果俄罗斯一开始就没有想吞并乌克兰、一开始就没有想“速胜”的角度,那么,有理由相信,这场俄乌冲突打到现在,总体上看俄罗斯面临的局势并不算糟糕。

俄民众对普京的信任与支持率从冲突前的65%到5月初的81%,也充分证明俄罗斯实际情况。不少俄罗斯朋友私下表示,虽然一些如苹果手机等在线事务受到影响,但整体上日常生活仍稳定且内心支持普京这场军事行动,也印证了上文的推断。

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对俄罗斯的策略面临失败。事实上,两个月多来,中国人讲述美国“以乌制俄”、“以俄压欧”的策略是有道理的。从能源、军工收益及大西洋联盟巩固的角度看,美国短期内肯定是俄乌冲突的最大赢家。但长期看,美国未必赢。

英国首相约翰逊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讨论提供远程武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世界人都看在眼里,美国与北约打的是代理人战争,消耗的是乌克兰人的生命,想达到削弱俄罗斯的目的,捍卫的却是美国与北约霸权。

虽然表面上看西方媒体不断拔高与塑造美国与北约的正义形象,但世界不是傻子,美国表现出来的狡猾、虚伪已经让西方所谓道德高地完全崩溃。从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再到乌克兰,多少血腥与灾难都是在西方所谓正义之名下产生。

真正可怜的是乌克兰。乌克兰肯定是最大输家,乌克兰人肯定最苦。这次波兰跳得很高,对乌西地区原本曾是波兰领土的多个州有所觊觎,甚至梦想着建立波兰-立陶宛联邦。还不知道其他国家到底打着怎样的算盘呢!

脑洞大一些,说不定最后俄罗斯与北约、欧盟最终妥协,牺牲并瓜分了乌克兰,这种概率也是有的。所谓“两头大象打架,草地最糟殃”,演员出身的政治素人泽连斯基的战略能力显得不足。

本文的最后,我很想推荐瑞·达利欧新著《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这位全球最大私募基金的老板在连续盈利近半个世纪后,最想知晓的不是财富本质,却想要真切地探究世界帝国兴衰的周期,以及战争胜负背后的深层原因。

达利欧在书中用富有美感且几乎平行的多条曲线,讲述历史上多个帝国富有规律性的兴衰周期。在上升阶段,该帝国会有多场战争的胜利作为阶梯;而在下跌阶段,遇到战争失败则变得不可避免。“达利欧曲线”可以解释历史上的帝国战争,也同样能解释为何2000年以来处于下跌曲线的美利坚帝国为何场场战争中都最终带来悲剧。

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图特摩斯三世在古埃及上升周期里的连续胜绩,或者美国想从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叙利亚战争之后再度用乌克兰战争去护持霸权,却最终都是事与愿违,原因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作为中国学者,我无意为俄罗斯辩护。我只是不喜欢西方政客嘴里对俄罗斯看似大义凛然的道德虚伪罢了。中国人不喜欢战争,在两千多年前诸子百家中就有“墨家”讲述“兼爱”“非攻”的哲学,孙子兵法中也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教诲。尽管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农民起义,但中国的确是世界历史上最少向周边国家发动军事行动的大国。

在对外冲突上,中国人第一讲求的是“天时”。时机不到,再强的军事力量也必然在战争中失败。从这个逻辑看,俄乌冲突没有赢家。尽管短期内美国占了便宜,但从长期看,美国也可能是输家。

不过,在西方政客眼里,战争是能赚钱的,何必管顾战争的残酷性呢?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曾经发生过的14600多次战争,累计364亿人因战争而死亡,战争损失的财富若折合黄金可以铺一条宽75公里、厚10米环绕地球一周的大金带。试想一想,没有战争,人类会有怎样的繁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