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弗里德曼:美国不能为了爱护乌克兰而卷入乌克兰战争

如果你只关注有关乌克兰的新闻,那你可能会认为这场战争已经进入了漫长、艰苦和有点无聊的阶段。但你可能错了。

事实是情况一天比一天危险。

首先,这场战争持续的时间越长,发生灾难性误判的可能性就越大。而导致这种误判出现的肇因正迅速而大量的出现。以美国官员上周两次高调泄露美国参与俄乌战争为例:

首先,《泰晤士报》披露,“据美国高级官员称,美国提供了关于俄罗斯部队的情报。这些情报帮助乌克兰人定位并杀死了许多参战的俄罗斯将军。”其次,《泰晤士报》援引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报道和美国官员的话,声称美国“提供情报帮助乌克兰军队定位和打击”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旗舰莫斯科号。这种定位情报“促成了莫斯科号最终被两枚乌克兰巡航导弹击沉”。

《纽约时报》刊载本文

作为一名记者,我喜欢内幕新闻和竭力披露这些内幕的记者。但与此同时,有匿名美国高级官员告诉我,这些内幕不是官方在深思熟虑后故意泄露的,拜登总统对此非常愤怒。

我还听说,拜登打电话给国家情报总监、中央情报局局长和国防部长,用最强烈和最感情丰富的言词谴责这种鲁莽的胡说八道,他要求这种胡说必须立即停止,否则美国就可能会与俄罗斯兵戎相见。

这些泄密事件真正令人震惊的是,它们表明我们不再与俄罗斯间接开战,而是正逐渐走向直接对抗,但却没有人让美国人民和国会为此做好准备。

弗拉基米尔·普京当然清楚美国和北约正向俄罗斯提供物质援助和情报支持,但当美国官员开始公开吹嘘美国杀害俄罗斯将军和击沉导致多人死亡的俄罗斯旗舰时,我们可能正为普京创造一个机会,让他以扩大冲突这种危险方式作出回应并使美国卷入这场冲突的程度比它自己想的更深。

美国高级官员说,这引发了双重风险。在他们看来,普京的行为越来越不像过去那样可以预测……

事实上,拜登曾对他的团队说过,普京正试图阻止北约东扩,但结果却是为北约东扩铺平了道路。芬兰和瑞典现在都在积极加入这个过去70年都未加入的联盟。

而这就是美国官员忧心的原因,他们不知道普京会在周一的莫斯科胜利日庆祝活动上做什么或宣布什么。这个胜利日是苏联击败纳粹德国的纪念日。传统上,这一天是进行阅兵和颂扬俄军武力的日子。普京可能在这一天征召更多的士兵,做出新的挑衅或什么也不做。但现在还没人知道他会做什么。

唉,我们还必须意识到,不仅是俄罗斯人想让我们更深地卷入战争。 别犯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从战争开始就这么想——他想让乌克兰立即加入北约,或者与华盛顿达成双边安全协议。我敬佩泽连斯基的大无畏精神和领导能力。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像他一样努力把美国拉到自己这边。

但我是美国公民,我希望我们要小心。乌克兰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个贿赂公行的国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帮助它。我很高兴我们在帮助它。我坚决赞成我们帮助它。但我的感觉是,拜登团队与泽连斯基同舟共济的时长要远超外界所知——拜登团队正竭尽全力确保泽连斯基赢得这场战争,却采用了一种与乌克兰政府保持一定距离的方式。这就是为何基辅没有公开要求美国参战,而我们也因此不会受困于战后乌克兰混乱不堪的政局。

据我观察,拜登和他的团队认为美国需要帮助乌克兰恢复主权,击退俄罗斯,但并不想让乌克兰成为盘踞在俄罗斯边境的美国保护国。我们需要专注于本国的国家利益,而不是偏离这一点,导致我们不必要地成为出头鸟并承担相应的风险。

关于拜登,我曾在2002年与当时还是参议员并主管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拜登一起去过阿富汗,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在国际事务中轻易就会感情用事的人。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和太多的外国领导人打过交道。他对美国利益的根本所在非常清楚。这一点只要问问阿富汗人就知道了。

那么,我们现在正面临何种形势?普京的A计划——占领基辅,并扶植听命于自己的领导人——已经失败。他的B计划——试图完全控制俄语人口占多数的乌克兰传统工业中心顿巴斯地区——尚未完成。普京最新获得补充的地面部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进展仍有限。顿巴斯现在是春天,这意味着地面有时会泥泞不堪,所以俄罗斯的装甲部队仍不得不滞留在许多地区的公路和高速路上,这使它们极易受到攻击。

当美国在俄乌冲突中小心试探并避免卷入太深时,它还在避免战争扩大化方面有一个亮点,那就是拜登政府成功阻止了中国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战争开始后,拜登在一次长时间通话中亲自解释说,中国未来经济的好坏取决于中国能否进入美欧市场(这是中国最大的两个贸易伙伴),如果中国向普京提供军事援助,这将对中国与这两个市场的贸易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中国没有军援俄罗斯让普京变得更弱。西方对俄罗斯的芯片禁运已经开始严重影响到某些俄罗斯工厂的生产,而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插手这件事。

最后我想再次重申,这一点无论怎么强调也不为过:我们最初设立的目标有限且明确,我们要尽可能地坚守这个目标,即我们要帮助乌克兰最大程度地驱逐俄罗斯军队,或帮助乌克兰领导人在他们认为时机成熟时谈判撤军。

但我们面对的是一些极其不稳定的因素,特别是要考虑到那个受了政治内伤的普京。吹嘘杀了他的将军沉了他的船,或者为了爱护乌克兰而被永远卷入俄乌冲突,都是愚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