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军撤后,俄军缴获神秘红丸,士兵吃完神志癫狂,见了坦克也敢冲

几天前,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防线的主要支撑点鲁比日内,被俄罗斯联军攻克。乌军落败后,俄军在其撤离后的阵地里意外发现,除了日常的一些军备和粮食物资外,这里还有一些未明确标注名称及用途的药丸,在保存相对完好的状态下可以看到,这些药丸应该是已经吃剩下的,貌似也没有固定的剂量,只是被放在一个很普通的密封袋里,同时还配有用于注射的药剂。

通过乌军俘虏确认,这是美国援助过来的“战斗片剂”,服用之后会异常兴奋,不仅能减少和缓解疼痛,还能扛饿。俄方猜测,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安非他命,也就是俗称的“冰毒”。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早在1887年,德国就已经率先发明了安非他命,后经日本改良,作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用来提升德日法西斯军队的战斗力。

到了1970年代,由于安非他命被广泛滥用,美国以用途非法为由将其管控。但让人没想到的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垄断,这种毒品又以美国为中心向世界扩散,不仅用于日常敛财,甚至作用在了这场美国亲手挑起的俄乌战场中。

一边“嗑药”,一边打仗,让美国领着绕了一圈,乌军还是坐实了纳粹这一头衔。虽然历史上的“纳粹德国”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灰色记忆,但“新纳粹主义”泛滥的乌方还在让这种以管制药品为中心的权利发挥作用。这些药片的来源与作用乌方政府一清二楚,但为了维持目前苟延残喘的战局,它很乐意以士兵的身体为代价,来捍卫自己无脑的独裁和挑衅。

这和当年的德国纳粹主义并无异处。1944年12月,在纳粹崩盘前夕一支由5000名左右十五六岁少年组成的海上敢死队,为了在恶劣的环境里保持清醒,就服下了这种兴奋剂。结果变得精神涣散,甚至在被俘期间完全丧失记忆。

从战争末期的德国不难看出,那些沙场上所谓的精兵强将,不过是一些吸了毒的药物猛兽,药效一过,也只是一些残兵败将。

而随着俄乌战事越来越胶着,乌方的动作绝不会止步于此。为了能取得想象中的胜利,作用在士兵身上的药效只能越来越强,这些士兵的身体,是城池的堡垒,同时也是新型生物药剂的最佳活体实验品。

早前,俄军就已经在乌克兰发现了多个美国生物实验室,至今是否真的关停,是否还在进行一些秘密研究都尚未可知。将来会出现在这场战争中的“药片”也绝对不会只有安非他命。而这,正是乌克兰处于劣势状态下,鼓舞士气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乌军士兵也只是不断精进的生化武器的血肉载体。

如今的俄乌冲突既是军事战,也是生物战。可以想象,如果俄乌战争结束,这些被当作战争机器的乌军士兵可能都还没有从战争的残酷中缓过神来,就要被迫接受自己已经染上毒瘾的宿命。那时的乌克兰,将无任何军事实力可言,再也经不起任何战争。本来乌方就是被美国赶鸭子上架,现在又妄想不靠实力用这些“偏方”走捷径,最终只能同二战末期的德国纳粹一样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