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保罗·戈德曼:醒醒吧美国,世界并不那么喜欢你

许多共和党人,其中包括为数不少的拜登老朋友,都对拜登政府放弃制裁北溪2号俄德天然气管道项目感到愤怒。

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共和党籍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宣布,他将阻止参议院通过拜登的所有大使提名,直到其恢复制裁为止。遗产基金会的丹尼尔•科切斯(Daniel Kochis)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美国将为其绥靖俄罗斯的可耻行为感到懊悔》。

大家冷静。在唐纳德•特朗普制裁了横跨波罗的海铺设北溪2号管道的承建商后,俄国人派出了自己的船并完成了整个工程。而德国人则不管不顾地继续推进该项目,所以拜登所能做的最不丢脸的事就是承认现实并自找台阶。

美国参议院特德•克鲁兹抨击拜登政府放弃制裁北溪2号项目

欧洲没人真正关心华盛顿如何看待北溪2号项目(以及许多其他问题)。大约五年前,美国曾一度有望成为新的沙特阿拉伯,向欧洲提供液化天然气,以取代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产品——当然是以更高的售价,但却包裹着自由赐福的外衣。特朗普要求欧洲避免使用俄罗斯天然气,转而购买美国的液化天然气。

在特朗普上台时,名列标普500指数的美国能源公司每年资本支出达到700至800亿美元。而今年将达到约200亿美元,仅为上次峰值的四分之一。接受彭博社采访的分析师认为,尽管能源价格强劲反弹,但这些公司明年的资本支出总额仍达不到300亿美元。这些公司的天然气产量较2019年峰值下降约10%,石油产量下降20%。

美国政府中的中坚力量成长于1980年代和1990年代,当时的美国创造了世界科技奇迹,是美国的发明创新缔造了数字时代。而在近些年,我们除了编写过一些复杂的软件程序,并没有做很多工作。

中国已经安装了全球约80%的5G移动宽带容量。5G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载体,就像铁路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载体一样。而且中国还在迅速开发智慧城市、自动化港口、自动驾驶车辆、自编程机器人和其他丰富的5G应用。

美国的供应链满足不了美国财政部倾销给消费者的5万亿美元需求,因此美国每年都有1万亿美元的国际收支赤字。需求的拉动使通货膨胀率上升到5%以上。

美联储和白宫表示,这只是暂时的,但美国工业界并没有对新设备进行投资。事实上,美国实业公司今年的资本支出将比2019年下降35%,而且明年也不会好多少。

美国没有在能源或其他方面进行投资。美国也没有一家公司能与华为、爱立信或诺基亚在5G宽带领域进行竞争。中国拥有强大的供应链和各种各样的熟练工人、工程师,在改变经济生活的新技术方面,中国可能会领先美国一步。

氢燃料电池就是新技术之一:中国化工业在主业生产过程中附带制造的氢占世界总产量的30%。

与此同时,美国的盟国并不很相信华盛顿有意愿保卫他们——尤其是在另一场越战式的耻辱撤军之后,美军在那个撤出的国家,也就是阿富汗,打了20年的仗。

美军悄然撤离阿富汗

欧洲人也厌恶美国版的群众运动,“觉醒”的人民在美国公司和大学里召开自我批判大会,对种族主义、同性恋恐惧症、反同性恋等行为进行忏悔。

德国总理默克尔或法国总统马克龙最不希望发生的事就是本国与俄罗斯不和。

根据德国商业日报《商报》的报道,德国人以75比17的比例优势支持完成北溪2号管道项目。甚至连厌恶与化石燃料产生任何瓜葛的反对党绿党,其党员也以69比21的比例支持建设这条管道。

当美国的盟友反复问美国“你最近为我们做了什么”时,抱怨就已变得没有意义。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美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衰落的大国,因为它实际上就是一个衰落的大国。

如果美国想要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它应该尝试做一些能引发全世界遐想的事情,就像它几十年前所做的那样。美国需要开展在精神层面上等同于登月计划的项目,重夺其制造业领导者地位,复兴其精英制度以使美国领导商业和科学发展。

与其抱怨德国人如何抛弃了他们,美国的政客们更应该做的是认真审视美国的发展方向并就此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