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恕:哈萨克斯坦骚乱不排除外部势力,但主要原因在国内矛盾

哈萨克斯坦连日来发生的大规模骚乱正逐渐平息。

1月11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集安组织已经成功完成了在哈的维和任务,该组织士兵将在两天内开始撤离这个中亚国家,整个过程将在10天内完成。

风波平定后,托卡耶夫承诺将改善哈萨克斯坦民生,包括缩小贫富差距,提高采矿行业的税收等。他意味深长地对81岁的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表示“感谢”,称其治下创造了一批利润巨大的企业和一批巨富,但是“现在是他们回馈人民的时候了。”

托卡耶夫宣布结束纳扎尔巴耶夫小女儿、41岁的阿利娅·纳扎尔巴耶娃垄断的私营性质的废旧物品回收事业。他说:“这应当由国有企业来做,就像其他国家一样。”

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新一届政府也正式成立,新任总理阿里汗·斯迈洛夫1月12日在新内阁第一次会议上表示,新政府的任务是使国家摆脱大规模危机。

一场因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而引起的局部抗议,为何能掀起轩然大波,演变成一场几乎席卷全国的巨大骚乱?网上盛传的所谓“幕后黑手”究竟是真是假?哈萨克斯坦未来的政局将走向何方?

针对上述问题,观察者网专访了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教授。

杨恕认为,哈萨克斯坦这次事件主要是由国内矛盾引起的,虽然不能排除有外部势力干预,但是外部势力即使干预也得通过哈萨克斯坦国内的人来做,否则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员能力。

“别老盯着国外势力,最后很可能找不到国外势力。例如,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事件过去10多年了,学界找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外部势力,没有一篇文章指出了是哪个国外势力、通过什么方式干预了。那就说明没有。”

以下为采访实录:

【采访/王慧 整理/张菁娟】

观察者网:您认为哈萨克斯坦发生这次骚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有没有所谓的“幕后黑手”?

杨恕:我认为,哈萨克斯坦这次事件主要是由其国内矛盾造成的,不要把外部因素看得那么重。

首先,从历史上看,哈萨克分大、中、小三个帐,“帐”大致相当于部落联盟,但它是一个民族内部的部落联盟。这次事件当中,最先开始闹事的西部城市扎纳奥津、阿克套属于小帐哈萨克地区,而阿拉木图则属于大帐哈萨克的中心地区。

在苏联时期,一直到哈萨克独立以后,在国家的权力分配、财产分配上一直是大帐占优势。这个矛盾一直都有,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苏联时期,中央政府还会做一些干预,让部族势力不要太不均衡。

大玉兹(乌鲁玉兹)、中玉兹(奥尔塔玉兹)和小玉兹(基希玉兹)亦称大帐、中帐和小帐

第二个因素是,哈萨克斯坦在经济上发展很不平衡。

它的西部虽然盛产油气,但在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前基本上没有加工能力。独立之后,虽然在西部建了一些石油加工设施,但整体上,它的成品油是向北面输送到俄罗斯,在俄罗斯加工后从再从东面运进哈萨克斯坦,有这样一个循环。

在这个过程中,西部提供原料,而主要消耗者在东部。由于产业分布不合理,西部的人一直有意见,觉得“我们的资源被你们拿走了,结果你们富了,我们穷了”,这个可以理解。

观察者网:这次骚乱为什么从扎纳奥津开始?

杨恕:这是扎纳奥津的第三次大规模了骚乱了。

第一次是在1989年的苏联时期,跟现在的情况有点类似,但不一样的是,那次是从民族冲突开始,是本地的哈萨克人和外来的高加索人之间冲突。

冲突的原因是,“外来户”因为经商、有技术等原因,收入和生活条件比较好,本地人反倒比较穷。双方一直有矛盾,后来因为一次打群架闹了起来,双方都死伤不少人。

虽然1989年这次事情是因为民族冲突而起,但很快就提出经济发展不平衡、政府下台等问题,转到了政治要求上。

例如,1988年“新乌津石油”(新乌津是扎纳奥津的旧称)企业从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中获得1.1 亿卢布的净利润,但苏联石油工业部仅拨给新乌津市350万卢布,很不成比例,所以当地民众闹得很厉害。

最后,苏联派军队把这个事情给压了下去。苏联政府、哈萨克共和国政府和地方政府几家联合协商处理,才让这个事情得以平息。后来,苏联政府出面把3万多高加索人从这个地区迁走了。

扎纳奥津的第二次骚乱发生在2011年,这次的直接原因是民生问题。

那时候,哈萨克北部的北里海油田刚好开始开采,油比以前多得多了,但是扎纳奥津这里的改善不大,所以当地就出现了民生问题、就业问题等等,当时还有强烈的反华情绪。

2011年,这里闹了几个月,死伤大概有近百人,军警、老百姓都有死亡,其间欧盟、丹麦的人权观察人士也都到这儿了解情况。

2011年这次是从民生问题闹起来,接着也提出了政府改组、下台、改变政策的要求。最后政府答应了一部分要求,也抓了些闹事者,软硬兼施,把事情压下去了。

所以,这个地区出于部族利益,经济利益分配和权力分配等原因,已经有反哈萨克政府的传统了。今年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不是稀罕事,从这里开始闹事很自然。

杨恕:虽然哈萨克斯坦现在的人均GDP已达到一万美元,但它的贫富差距很大,两极分化非常严重。加之近几年、特别是疫情发生后经济明显下滑,民生问题更加严重,所以,一有人号召闹事,马上就闹起来了。

这次事件的直接原因是燃料价格,政府把液化石油气价格翻了一番。

哈萨克斯坦因为油气比较丰富,这些年它把很多烧油的车改成烧天然气了。所以一提天然气的价格,开车的人马上就受影响了。

所以,这次也是从民生问题开始,接着转成政治问题。

这次事件的问题从全国来看,首先是老百姓对财产和权力分布分配很不满,另外是对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不满。

多年来,纳扎尔巴耶夫用种种政治手腕把反对党一个一个赶出议会,这使反对势力结成了一个半明半暗的联盟,反对政府、反对纳扎尔巴耶夫。

所以,抗议者喊出了“老人,下台!”的口号,“老人”就是指纳扎尔巴耶夫,抗议者还把纳扎尔巴耶夫的塑像推翻了。

纳扎尔巴耶夫之所以有这么大民愤,主要是他的家族攫取的利益太多,执政时间太长。

反观纳扎尔巴耶夫这些年的做法,虽然他在做的时候没有遇到很强的抵抗,但是矛盾并没有解决,特别是他和反对派的矛盾。

那些反对党的领袖也是会玩政治斗争的。他们有他们的支持群众,这些人集合在一起,把老百姓煽动起来,一下就闹起来了。

观察者网:您认为,哈萨克的这次事件还有哪些不确定因素,值得我们继续关注?

杨恕:托卡耶夫说这次有外部势力,有恐怖分子。一方面,我们不排除有外部势力。另一方面,他要请集安组织派兵,提出一个外部干预的理由要有利得多,因为《集体安全条约》规定,在出现对任何一个参加国的侵略时,其他参加国依该国请求应立即向它提供必要的、包括军事的援助。

集体安全条约理事会成员。图片来源:集安组织

另外,现在还不确定的是,抗议者手中的武器是从哪来的。

有一种可能是从军警那里来的,因为有一部分军警平息骚乱很不积极。我从录像里看到,装甲车遇到集会民众后倒退,老百姓就趴到装甲车上呼喊,军车上有些军人也下来了,有些人的枪就让人拿走了。所以,抗议者的武器是这么来的,还是以前就存下来的,还是从国外偷运进来的,现在还不清楚,要继续关注。

目前来看,这次事件的起因是国内问题。我不排除有外部力量干预,但即使干预也得通过哈萨克斯坦国内的人来做,短期内外部力量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员能力。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哪个国家介入了,所以不要笼统地讲国外势力干预。这个事情还是要在哈萨克斯坦国内问题里找原因,别老盯着国外势力,最后很可能找不到国外势力。例如,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事件过去10多年了,学界找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外部势力,没有一篇文章指出了是哪个国外势力、通过什么方式干预了,那就说明没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不能作为证据。

观察者网:您觉得这次骚乱之后,哈萨克斯坦政局将会怎样走向?

杨恕:纳扎尔巴耶夫的家族势力会明显衰落,托卡耶夫在关键时刻的这几招令人佩服:第一,他把国家安全会议的主席拿过来,不让纳扎尔巴耶夫参与,几乎同时解散了政府;第二,马上向俄罗斯求救,集安组织立刻派军队来。当时军队、警察都开始倒戈了,还能再靠谁?托卡耶夫在军队和警察里是缺乏基础的。

在这之前,很多中亚媒体、俄罗斯媒体在报道托卡耶夫时常在他名字前面加个形容词марионеточный(傀儡的)。但我认为,他这次的表现非常出色,说明他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他借这个事情把权力抓到手,去掉了纳扎尔巴耶夫的权力,同时平息了反政府力量,可谓一石三鸟。他会采取一系列措施保持社会的稳定,对华关系会继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