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有些势力的算盘又落空了。

随着总统托卡耶夫的一声令下,哈萨克斯坦的“反恐行动”正式拉开帷幕,3000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捕,26名武装暴徒被当场击毙,其国内局势正迅速地稳定下来。

但在这一背景下,又有3件大事发生,让局势再一次变得错综复杂。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第一件,维和部队进驻哈萨克斯坦之后,美国果然开始挑拨离间。

1月6日,由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邀请的集安组织维和部队,在当晚已经陆续抵达哈境内,彼时哈萨克斯坦国内的骚乱暴动已大幅缓和。

对此,托卡耶夫发布声明称,政府已经控制住了局势,但包括外国人在内的部分“激进分子”却仍在负隅顽抗,他已经下令军方可以直接开火,消灭不肯投降的暴徒。

形势一片大好之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却开始说三道四了。

当地时间7日,布林肯在记者会上直截了当地宣称:从近代史经验来看,一旦俄罗斯人来了,“有时就很难让他们离开”。

不难看出,美国这是在离间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关系,顺便也在宣扬所谓的“俄罗斯威胁论”,以便渲染乌克兰边境的紧张局势。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俄总统普京

总之,布林肯的这番别有用心之语,既是说给哈萨克斯坦听的,也是说给欧洲听的,当然也想让世界各国都听一听。

只可惜,布林肯想打俄罗斯一记耳光,反而扇肿了自己的脸

一来,集安组织全称“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是一个区域性的军事同盟,主要国家就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打击地区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本就是“分内事”。

更何况,这次是哈萨克斯坦总统亲口发出邀请,完全是正大光明的“客人、帮手”。哈萨克斯坦第一副外长已经表态,集安组织维护部队只是临时进入,不会在哈常驻

实际上,仅靠哈萨克斯坦本国的治安力量,就足以平息此次暴乱。之所以“多此一举”,一方面是机会难得,将维和部队拉来“演习、练兵”,另一方面就是借助俄罗斯的威名来震慑境外势力。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哈总统托卡耶夫

二来,哈总统托卡耶夫早就说了,暴徒和恐怖分子中有外国公民。因此,邀请俄军为首的集安组织维和部队,合情合理且很有必要,还能回击那些“俄罗斯暗中指挥暴乱”的谣言。

可在这种时候,美国自己却跳出来指指点点,难道是“做贼心虚”吗?

三来,全世界最没有资格怀疑维和部队动机的国家,就是美国。正如俄外交部在8日对美国做出的反击:一旦美国人来了,“你将很难活着,也很难不被抢劫和强奸”。

这一点并不难以理解。从没有收到阿富汗邀请的美国军队,在阿富汗搅和了20年,杀了不计其数的阿富汗平民。而美军驻扎日本和韩国的70多年时间里,强奸案没少发生吧?

尤其是这段时间内,驻日美军违反防疫规定,造成了大量聚集性感染新冠事件,再度引发冲绳等地日本民众的抗议,可恍若未闻的美国依旧赖着不肯挪窝。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驻日美军

更何况,美国人脚下的9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曾经可是印第安人的家园。

第二件,美国国务院发布新的旅行建议,看上去却像“紧急撤退令”。

1月7日,美国国务院官网更新了对哈萨克斯坦的旅行建议,除了“不建议美国公民在当下前往哈萨克斯坦”等常规建议之外,还有一句颇为蹊跷的表述。

原文如下:(美国)国务院批准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非执行紧急任务的政府雇员,以及该领馆所有雇员的家属自愿离开

据悉,目前美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已经“闭门谢客”,只有本次受暴乱事件影响较小的哈首都努尔苏丹,其内的美国大使馆还在继续运行。

需要指出的是,阿拉木图作为哈萨克斯坦的“旧都”,也是哈最大城市和经济、教育中心,在此次暴乱中受到了最严重的冲击,市政府大楼一度被暴徒占领。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美国总统拜登

因此,美国国务院针对阿拉木图总领馆的“特殊安排”,当然可以视作是担心美国外交人员和家属的生命安全。

只不过,哈总统托卡耶夫此前表明,阿拉木图目前仍有“2万暴徒,其中既有本国人也有外国人”,这其中的外国人究竟是哪国人,实在值得深思。

须知,哈萨克斯坦大规模暴乱事件发生后,哈方和俄方虽然先后谴责了“外国势力”的策动与干涉,但并没有指名道姓,反而是美国政府在第一时间主动发声:不是我们干的。

如此做派,颇有一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现如今,美国国务院又为当地外交雇员火速离哈“大开便门”,怎么看都像是在敦促某些敏感人士赶紧撤退啊。

第三件,哈萨克斯坦前总理被捕,该国“国父”发声!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哈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1月8日当天,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发布声明称,该机构前主席、哈萨克斯坦前总理马西莫夫,经过涉嫌“叛国罪”的调查后,已经在6日被正式逮捕。

而同样是在8日当天,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该国“国父”纳扎尔巴耶夫也发布声明,呼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支持总统,克服当前挑战、维护国家完整

两件事看似没有关联,但要注意以下3个关键点

其一,马西莫夫曾经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得力助手,曾被纳扎尔巴耶夫任命为总理,而后又根据他的“总统令”,调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其二,哈萨克斯坦暴乱最严重的那天,也就是1月6日,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由现任总统托卡耶夫接任。

哈萨克斯坦暴乱未止,俄美忙着互呛,哈前总统或成最大输家?

托卡耶夫和纳扎尔巴耶夫

其三,和被捕的马西莫夫、卸任的纳扎尔巴耶夫一样失意的,还有被解雇的萨马特·阿比什,他曾是国家安全局第一副局长,也是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

这么一捋,这场大规模暴乱的背后,看来还有政治斗争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