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暴乱迅速被普京摆平!!!让我们看了普京大帝的担当和足智多谋

周四,军队出现在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
周四,军队出现在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 MARIYA GORDEYEVA/REUTERS
长期以来,俄罗斯总统普京善于在西方国家煽动动乱,周四他向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派遣军队,试图扑灭席卷前苏联国土的一系列危险大火中的最新一场,这片领土被莫斯科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但一直苦于无法让其平定下来。
但是,如果说哈萨克斯坦的动荡再次暴露了克里姆林宫所信任的维持秩序的铁腕领导人有多么脆弱,它同时也为俄罗斯提供了在前苏联领土内重新确立其影响力的新机会,这是普京最重视的长期目标之一。
在持续不断的暴力抗议中,一个以俄罗斯为首的军事联盟派出的2500名士兵抵达哈萨克斯坦,这是短短两年内莫斯科第四次在西方长期试图争取的邻国施展影响力——前三次分别是在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和乌克兰。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研究所代所长马克西姆·萨奇科夫说,像哈萨克斯坦这样“看似又大又强”的国家如此迅速地陷入混乱,令人感到震惊。但它也表明,对于那些试图在东西方之间取得平衡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中,除了乌克兰,“一旦发生危机,它们就会转向俄罗斯。”
而且,俄罗斯军队一旦抵达就很少再回国。萨奇科夫说,哈萨克斯坦的动荡可以被视为一场“俄罗斯有意将其转化为机遇的严重危机”。
周四,人们在乌克兰基辅的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外抗议哈萨克政府。
周四,人们在乌克兰基辅的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外抗议哈萨克政府。 SERGEI SUPINSKY/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然而,许多人质疑,俄罗斯边境附近一再出现这样的危机之后,俄罗斯国内也会发生类似的骚乱。
“如果这种事能在哈萨克斯坦发生,”哥伦比亚大学法律讲师、20年来一直为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官员提供咨询的斯科特·霍顿说。“在俄罗斯肯定也会发生。”
其他分析人士表示,尽管普京对欧洲和美国的动荡感到高兴,认为这是民主正在失败的证据,他对俄罗斯家门口的动荡却很不高兴,无论它们会带来什么样的短期机会。
尽管如此,霍顿说,“普京把一手弱牌打得很好,或许是玩得有点太大了。”
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在2020年8月提出提供所谓的“全面援助”,以帮助邻国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G·卢卡申科制止一波大规模抗议活动之后,普京又派出了“维和人员”,阻止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就争议领土爆发的一场恶性战争。为迫使基辅放弃一年来与北约的眉来眼去,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驻扎了10万多名军人。
被派往哈萨克斯坦的部队包括45旅,这是一支精英特种部队,因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车臣战争中的行动而臭名昭著。车臣位于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曾经有过动荡,但现在已被残酷地平息。该旅还曾在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活跃,也就是2008年格鲁吉亚与俄罗斯战争的中心,此外它还曾出现在2014年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以及叙利亚。
本周,阿拉木图一处停车场发生暴力事件,汽车被烧毁。
本周,阿拉木图一处停车场发生暴力事件,汽车被烧毁。 ALEXANDER BOGDANOV/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承担这种自信的角色对于普京的长期目标——恢复俄罗斯在前苏联大部分势力范围的主导地位——到底有多大作用,这是一个引发激烈争论的问题。
在乌克兰,它主要起到了反作用,将乌克兰大部分地区普遍对俄罗斯友好的人变成了死敌。它还让前苏联地区以外的国家紧张不安,而且正中反俄鹰派的下怀。它重新激起一场先前已休眠的辩论——瑞典和芬兰是否应该加入或至少与北约保持更密切的联系。
30年前退出苏联时,哈萨克斯坦拥有世界第四大核武器储备、巨大的石油储备,极具光明的前途和巨大的危险,以至于时任国务卿詹姆斯·贝克三世赶赴这个新国家,试图与领导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一起在桑拿房里喝伏特加,并用树枝拍打身体,以此巩固关系。
“让我跟美国总统通话,”当时也在场的美国驻莫斯科大使罗伯特·S·施特劳斯对安保人员开玩笑说。“他的国务卿赤身裸体,被哈萨克斯坦总统打。”
此后,哈萨克斯坦放弃了核武器,欢迎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等美国能源巨头开发其油田,并成为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拜登总统在去年9月给现任领导人的信息中告诉卡西姆-乔马特·托卡耶夫总统说:“美国很自豪能称你的国家为朋友。”
然而,自始至终,人们都在被打,除了在桑拿房里被拍打,还在拘留中心和街上遭到恶毒殴打。据国际特赦组织称,虽然哈萨克斯坦的镇压记录可能不如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那么严重,但也包括大范围的“监狱机构中的酷刑和其他虐待”。
2019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哈萨克斯坦总统卡西姆-约马尔·托卡耶夫在莫斯科会面。
2019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哈萨克斯坦总统卡西姆-约马尔·托卡耶夫在莫斯科会面。 POOL PHOTO BY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
但是,在后苏联时期的大博弈——19世纪中亚各殖民势力之间的斗争——的复兴运动中,人权从来都不是美国考量中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对该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而言更是如此,包括俄罗斯以及过去十年中的中国。
哈萨克大亨穆赫塔尔·阿布利亚佐夫与前主顾纳扎尔巴耶夫闹翻后逃亡,对前者而言,当前的抗议浪潮以及哈萨克政府呼吁莫斯科提供军事帮助以镇压抗议者,证明了西方的误判,以及拱手将胜利让给了俄罗斯。
他周四表示,随着俄罗斯军队的部署,哈萨克斯坦通过承诺签订大额合同成功地“让国际社会缄默”。“结果是:哈萨克斯坦现在在普京的铁靴下,普京利用这一点扩大了他的权力。”
《石油与荣耀》一书记录了共产主义垮台后莫斯科与华盛顿在该地区的斗争,该书作者史蒂夫·莱文表示,美国对独立初期哈萨克斯坦的认知“几乎全部”来自田吉兹油田。
但他补充说,哈萨克斯坦还是发展成了一个比诸邻国更稳定、繁荣和宽容的国家。“哈萨克斯坦不是民主国家,但它是中亚的民主国家,”他说。“这个地区都是由强人统治的。”
令普京失望的是,这些领导人的权力根基脆弱得出乎意料,这一事实使得克里姆林宫在边境地区不断遭遇不满情绪的爆发,它也试图在国内压制这种不满。但他们的弱点也让普京成为了危机时刻可以求助的不可替代的保护者。
巴纳德学院政治学教授、中亚问题权威专家亚历山大·库利表示,俄罗斯不太可能要求托卡耶夫总统立即做出让步,但它已获得了强大影响力,破坏了哈萨克斯坦此前避免向俄美任何一方倾斜太多的努力。
“哈萨克斯坦一直试图保持平衡,”他说。“这完全是为了政权的生存。为了迎合当权者的需求,国家安全需求也得进行重设。”
周三,阿拉木图市政厅大楼发生示威活动。
周三,阿拉木图市政厅大楼发生示威活动。 YAN BLAGOV/ASSOCIATED PRESS
哈萨克斯坦当局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十名抗议者在骚乱中死亡,伤者数量更多,共有18名安全官员遇害。如果冲突持续下去,克林姆林宫最终可能会被相当多的哈萨克人排斥,在阿拉木图这样的大城市,这些人通常说俄语,而且一直相对亲俄。那将会是乌克兰局面的重演,那里的反俄情绪已经无比强烈,未来几年或几十年都不太可能缓和。
但2019年从纳扎尔巴耶夫——那位跟贝克一起洗桑拿的领导人——手中接过总统权杖的托卡耶夫如今受制于俄罗斯,因为俄罗斯支持他镇压抗议者,也支持他在周三撤掉纳扎尔巴耶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头衔,这是后者的最后一项职务。这样的援手很少是不附带条件的,来自像普京这样精明的谋略家时,就更是如此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