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日本的罪恶,还是俄罗斯人揭露得彻底!

1949年12月25至30日,在苏联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汉语旧称为“伯力城”),苏联政府组织特别军事法庭对二战元凶日本法西斯发动“细菌战”的罪行,对包括最后一任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等人在内的12名日本细菌战犯进行的公开审判,也称之为“伯力审判”。

伯力审判使发动细菌战的日本罪犯受到应有的惩处,因而得到国际上的广泛赞扬。

但由于美国的阻碍,日本进行细菌战的滔天罪行至今尚未完全被世人所知;同时,美国接受了日本制造细菌武器731部队关于细菌实验的全部资料送到自己的德特里克生物实验室基地 ,而现在关于这个基地的生物实验与当前正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源有什么关系已经引起全世界无数科学家的质疑。

所以今天我们重温当年的伯力审判具有深刻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伯力审判的由来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曙光初现时,中、苏、美、英、法等同盟国已经在考虑战后对发动侵略战争的德国、日本法西斯罪犯进行审判。

在《莫斯科宣言》(1943年)、《波茨坦公告》(1945年)中均规定对“战罪人犯处以法律之审判”。

二战胜利结束后,1945年11月在德国纽伦堡,由苏、美、英、法等国组建的欧洲国际军事法庭;1946年在东京,由中、苏、美等国组建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分别对德国和日本法西斯战争罪犯进行了审判,这些罪大恶极的罪犯终于受到惩处,彰显了历史的正义。

但当年制造细菌战的罪魁石井四郎等人却逃脱了审判。

其实早在二战结束前后一段时间,中国的南京地方检察院将掌握的部分日本部队进行细菌和活体实验的罪证提交给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苏联政府曾就日本细菌战罪行进行调查取证, 随后将所获各项证据材料提交,甚至还曾押送两名亲身参与实施细菌战实验的日本战俘到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 拟就日军细菌战罪行提起诉讼。

但在美国政府的野蛮干预和庇护下石井四郎等被免于起诉。

今天,这件事情已经众所周知的原因是:日本制造细菌武器的731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把关于细菌实验的相关资料全部送与美国致力于炭疽病毒等生物武器研究的德特里克实验室基地,并成为其高级顾问。

因为美国认为,“第731部队的细菌战资料对于美国国家安全保障的价值,远比利用它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罪重要”。

中国当今社会有一句流行的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意思是你干了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事情,迟早要被受害人加倍奉还。

“伯力审判”的重要意义在于,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针对细菌战犯罪而专门进行的国际审判;正义的判决使当年日本法西斯战犯进行细菌武器开发、并在朝鲜战争中针对朝鲜和中国部分地区施放细菌武器等罪恶滔天的事实大白于天下。

在审讯的日子里,中国每天通过广播和报纸对审判进行大量报道,表达了中国人民对于日军细菌战罪行的极大愤慨。

二、日本制造细菌武器的犯罪事实及滔天罪行

伯力审判后,苏联将审判资料整理成书《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资料》出版,详细揭示日本制造细菌武器的犯罪事实。

2020年9月3日,中国国家图书馆发布“日本细菌战资源库”、《侵华日军细菌战档案汇编》等文献整理成果,数据库不仅面向全世界提供免费公益使用,更为重要的是充分展示了日本进行细菌战的史实。

因此,本文不准备详尽叙述这些事实,仅仅对1949年12月29日在伯力审判中代表苏联的国家公诉人、三级国家法律顾问斯米尔诺夫的演讲词内容,和中国方面提供的一些内容进行概括和梳理。

日本组织特种部队进行细菌战

这支部队就是建立在中国哈尔滨地区的日本“731部队”和“第100部队”基地,其人数达到3000多人。

正如石井指出,部队的主要任务是:“为了取得有利于日本的战局,使用最后的手段包括细菌战”,就是研制和生产细菌武器。

基地具有强大的制造可以灭绝人类的细菌能力:一个月之内可以生产3百公斤鼠疫菌、6百公斤炭疽热菌、1000公斤霍乱菌……在一个生产周期内至少能够培养出3万万亿微生物。

按照苏联法学医学检验委员会结论:“所有这些巨大数量的传染病微生物,包括有传染鼠疫、霍乱、伤寒等微生物在内,都是用去制造细菌武器,以便大批歼灭人类的”。

在活人身上进行罪大恶极的实验

日本731部队最令人发指的罪行是对被他们抓捕的战俘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和平民百姓身上实验细菌武器,“把最危险的传染病,如鼠疫、炭疽热、鼻疽、各种伤寒及其他病症等等毒液注射到受实验者身上。”

除此之外,这些被称作实验“木头”的人,还要赤身裸体经受零下几十度的冷冻实验、细菌打靶场各种新式细菌武器的实验……等等。

图为档案记载的常德细菌战第一位受害者12岁的蔡桃儿。

这些惨无人道的所谓实验,使遭受此迫害而死的不少于3000多人。

在对中国以及蒙古的侵略战争中使用细菌武器

还在1939年苏日哈勒欣河战役中,日军就对苏蒙联军使用了烈性伤寒病菌细菌武器。

但更多的是在中国大地上对英勇抗日的广大中国军民、甚至对和平生活的中国居民点使用细菌武器:

1940年日军在中国宁波等地用飞机散布带有鼠疫的跳蚤,致使当地流行鼠疫病;

1941年日军派出第二次远征队到中国常德等地居民点上空散播带有大量鼠疫菌的跳蚤;

1942年到中国华中地区的日军第三远征队,在沿线地带的水井、河流、池塘、田地上都散布了鼠疫、霍乱、伤寒、炭疽热等病菌……

1945年8月,长春市内以及二道河子、宋家洼子由于日军细菌武器导致传染病猖獗,多数全家死亡。1945年至1946年,洮南、洮安、镇赉、开通四县鼠疫患者达4,300余人,死亡1,400余人。1946年,齐齐哈尔、肇东、肇源、洮安、大赉、安广、镇赉、开通、瞻榆、洮南等地,霍乱患者达9,000余人,死亡7,500余人。

日军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这些罪行用中国一句古话形容:擢发难数、罄竹难书。

日军犯下的这些罪行种类至少有:

战争罪

据伯力审判的细菌战犯之一、日本关东军总司令山田乙三供述:“731部队成立的目的就是准备和苏联、蒙古、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细菌战”;

反人类罪

早在1925年6月17日,世界多数文明国家为了反对对待人类及其残酷和惨无人道的细菌战,曾在日内瓦签署《关于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瓦斯、毒气及细菌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而日本军阀却公然违背世界人民的意志,根据其预定计划,使用了“把世界上一部分人口消灭,而把另一部分人口完全征服”的灭绝人类的细菌武器;

虐待战俘罪

还在20世纪20年代,世界各国在日内瓦缔结了一系列关于约束战争行为的条约,其统称为《日内瓦公约》。

其中关于战俘待遇明确规定:禁止杀戮和虐待俘虏。而在伯力审判中揭示了在哈尔滨731部队里中国、苏联和其他国家的战俘不仅生活上受着非人待遇,更为残酷地作为实验品被各种病菌折磨、吞噬。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穷凶极恶的日本细菌战犯终于在伯力审判中受到应有的惩罚。

正如苏联国家公诉人斯米尔诺夫在起诉书中指出:伯力审判“最明显不过暴露了曾经极端准备过细菌战作为一种最残忍武器的日本帝国主义强盗的狰狞面目”。这就是伯力审判的历史意义。

三、伯力审判的现实意义

彪炳史册的伯力审判已经过去70余年,但重温伯力审判的历史,感觉它对今天的现实状况也具有深远的影响。

必须坚决捍卫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成果

2005年7月19日,日本东京高等法庭驳回了中国民众就“二战期间日军细菌战试验应当向受害人做出赔偿和道歉”的要求,也就是说时至今日,日本政府仍然在对当年发动细菌战的事实遮遮掩掩,所以仍然拒不向当年细菌战受害者道歉;而美国一些人甚至向世界隐瞒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行。

俄罗斯有一句谚语:“笔尖写下的东西,斧头也砍不掉”。

伯力审判记录下当年的日本细菌战犯供述的日军准备和发动细菌战的铁一般的事实是绝不可能推翻的。

这里顺便指出,在同盟国《波茨坦公告》等有关文件中,不仅宣布战争结束后将对发动侵略战的日本法西斯元凶进行审批,而且要求日本侵略者必须归还在战争中被他们掠夺的领土,这包括苏联的萨哈林( 库页岛) 南部, 和全部千岛群岛;以及中国的东北地区(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地,其中当然包括钓鱼岛。

现在日本政府居然拒不承认南千岛群岛属于俄罗斯,钓鱼岛属于中国。中俄学者在维护二战成果这方面的任务还任重道远。

必须防止日本细菌战祸首的731部队借尸还魂

2021年6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二战结束后,美国在几年时间内陆续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细菌战专家前往日本,向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了解日本细菌战情况。美国为了得到731部队细菌战数据资料,支付了25万日元。

美国这里实质上借日本731部队这具历史的“僵尸”,在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实验室复活了。

德特里克堡的生化研究,无可怀疑地是运用了石井四郎的相关研究材料。在1955年到1975年长达20年的时间里,竟然有约7000名美国陆军士兵被迫接受化学武器试验。

近年来,各国一些研究者竞相指出当前在全世界肆虐不止的新冠病毒和德特里克堡的联系:

2019年7月份,美国疾控中心就已经发现,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就有多处违反安全操作的记录。那时生物基地附近的一些养老院,也曾爆发过传染性呼吸系统疾病,相关症状则和新冠病毒的感染症状类似。

德特里克堡附近就是美国军运会的训练基地。2019年的10月份,武汉举办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而美国也参加了这次军运会。而没过多久,武汉就爆发了新冠疫情。

早在2020年4月,针对现在多国均指证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研究基地的现象,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专家表示,我们注意到互联网上的相关信息,美国也有人怀疑德特里克堡生化研究基地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来源,但美国政府对此却一直没有公开回应。

所以,中国外交部多次呼吁,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这就是说:由于伯力审判揭示当年制造细菌病毒的日本731部队的滔天罪行,人类社会绝不容许它在今天的复活。

这就是伯力审判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