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合多国释放战略储备 欧佩克+扬言重新考虑增产计划

据报道,美国将宣布联合中国、日本、印度、韩国投放战略石油储备,欧佩克+警告称下个月或因此重新评估增产计划。白宫和美国能源部官员则表示,尚未作出正式决定。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师Helima Croft表示:“这种举动可能会增加油市博弈风险,并可能给华盛顿和利雅得之间的双边关系带来新压力。”

11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在11月16日的中美元首视频会晤中,两国元首谈及了能源安全问题。习近平主席指出,中美应该倡导国际社会共同维护全球能源安全,加强天然气和新能源领域合作,同国际社会一道,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

美国联合多国释放战略储备 欧佩克+扬言重新考虑增产计划

原油消费国与生产国博弈日益激烈

近几个月来,白宫和政府官员一直敦促欧佩克+加快增产,以满足全球经济从疫情中反弹带来的需求。但欧佩克+一直不肯向要求加快增产的压力妥协,坚持自8月以来每月逐步增产40万桶/日的计划,称担心加速增产将导致2022年出现供应过剩。

若美国最终成功联合中印日韩释放战略储备,这将是主要石油消费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联手遏制油价飙升。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oe Perry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拜登的呼吁下,日本、印度都已在研究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目前战略储备原油的释出已被计入市场。

目前还不清楚主要消费国共计会向市场释放多少石油储备。作为参考,花旗集团预计可能达到1亿至1.2亿桶,比全球一天的石油消费量多一点。美国在其中所占比重将会最大,范围可能在4500万桶到6000万桶之间。

美国联合主要消费国释放石油战略储备可以作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明消费国在全球能源价格问题上团结一致。

对于美国的举动,欧佩克+也给予了回应。如果多国协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欧佩克+可能会重新评估石油增产计划。

总部位于利雅得的国际能源论坛(IEF)秘书长Joseph McMonigle周一发布声明称,预期欧佩克+的能源部长们将维持逐渐增加供给的现有计划,但“如果石油消费国释放储备油或新冠疫情恶化,欧佩克+可能会改变其增产计划”。IEF是最大的国际能源部长组织,有71个成员国,包括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美国。

对此Price Futures高级分析师Phil Flynn表示:“欧佩克发出的信号是,如果这些消费国这样做,它们可以减小增产力度,并将抵消释放储备的影响。”

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多国若释放战略储备,对国际原油价格会有一定的打压和抑制作用,但是油价不太可能跌到OPEC+需要因此而调整增产计划的水平。

动荡的油市走向何方?

在一众国家“苦油价久矣”之际,多国携手释放战略储备究竟影响几何?

需要注意的是,在经济复苏的背景下,石油需求激增,而欧佩克和其他主要产油国供应乏力,因此释放油储可能无法解决根本的供需失衡。

朱润民对记者分析称,储备释放对世界石油市场的影响取决于供应短缺时间的长短。如果本轮供应短缺是一个短期现象,那么通过释放战略储备,解决短期供给不足的问题,效果必然非常突出,这也是战略储备的目的和意义所在。但是,如果本轮供给不足是上游长期投资不足造成的周期性供给紧张,那么,释放战略储备不仅不会有好的效果,反而会拖累上游投资增长脚步,导致未来供给紧张的状况更加突出。

朱润民进一步表示,国际原油价格从2014年中以来一路下行,进入周期性的低迷状态,石油上游的投资长期低位运行,石油供给进入一个新的中期紧张状态难以避免。因此,战略储备的释放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不能解决中期的供给不足。

与此类似的是,咨询公司Facts Global Energy董事长Fereidun Fesharaki也表示,任何战略石油储备的释出都只会对价格产生两到三周的影响。

近期欧洲疫情再度肆虐,朱润民认为,疫情对国际油价影响最突出的、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而且会逐渐随着疫情的缓和慢慢消退,疫情反弹的影响程度也会趋弱。

对于未来而言,原油的供需关系无疑将决定油价走势,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疫情后努力增产的两大产油群体:欧佩克+以及美国页岩油公司的增产力度。

在消费端方面,研究机构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分析师Kevin Book分析称,正像多年前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欧佩克国家与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联合组成了更强大的欧佩克+,拜登与亚洲国家的接触表明有可能抱团组建一个更广泛的消费群体,可能组成“IEA+”。

需要警惕的是,全球原油市场还将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即使欧佩克+愿意应美国的要求增产,也没有多少额外的产能。由于疫情和环境问题给石油巨头带来压力,造成生产投资锐减,欧佩克+在增产力度上已经不及预期。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9月和10月欧佩克+产量都比计划少了70万桶/日,市场供应紧张和高油价持续更久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此外,能源投资正受到环境、社会和治理(ESG)以及对全球变暖担忧的阻碍,石油贷款的成本高于绿色项目。

展望未来,Perry对记者强调,油价是否扩大下行取决于欧佩克+决策,欧佩克+曾在上次会议中表示,因为疫情反复导致需求匮乏,可能不会增产。随着欧洲疫情卷土重来,欧佩克+可能会在12月初的会议上基本保持这样的观点。

油价方面,朱润民对前景偏向乐观,认为国际原油价格已经度过了再平衡测试阶段,正在进入甚至已经进入一个新的中期供需偏紧和国际原油价格中期周期性上涨的酝酿阶段。

高盛也表示,鉴于油市仍处于短缺状态,近期油价跌势“过度”,并重申对第四季油价为每桶85美元的预测。对全球经济增长和石油需求影响的担忧可能是导致油价下跌的原因,但近期油价的跌幅已经“超越了”这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