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信仰崩塌了,近一半年轻人不再相信西式民主,反感政治正确

如今的美国人已经开始反思了,这套他们玩了两百多年的西式民主制度是不是已经快要玩到头了?最近一位社会学者根据自己的调查给出了一个总结,他们不再对政治狂热,他们在平时沉默,但是在网上却选择“激进主义”。这里的“激进主义”是指被西方抹黑了的大政府体制。比如曾经戴高乐时期的权威总统或者罗斯福时期的举国体制。西方已经把社会主义这个词所包含的所有正确内容禁止掉了,美国共产党所能起到的作用非常小。这就是美国当代年轻人,他们讨厌政治正确,他们怀疑自己的美式民主到底是不是正确。

根据皮尤中心的调查,现在的美国年轻人极其讨厌政治正确。美国曾经是个白人国度,该国90%以上都是白人。美国的社会文化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撕裂过。曾经美国的保守派与激进派争论的仅仅是国家的经济模式。比如共和党代表的保守党更倾向于市场调节,也就是胡福总统一直坚信的小政府。而民主党也不是现在这么鱼龙混杂,毕竟在那个时代争取黑人选票也争取不了多少。但是从70年代开始,由越战引发的反战逐渐变成了反政府。然后被异化的白左开始兴起,他们认为这个世界的中心是黑人,黑人是阳光的,白人是冰冷的。由此而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慢慢地到了奥巴马时期就给美国人扣上了一顶大大的帽子。

随着黑人与拉丁裔的生育率远高于白人,现在的美国年轻人中,有色人种的比例已经与白人相当,甚至有超过白人的趋势。这就会造成部分白人在学校讲话的时候有所顾忌。根据皮尤中心给出的数据,61%的年轻人因为发表跟政治正确不符的言论遭受了歧视,30%的年轻人甚至被“收拾”。如今的美国校园早已经变成了政治正确的大堡垒,越是精英学校,教授越是美国政治正确的信奉者。这就是美国的现状,言论自由已经变成了一句空谈。大部分年轻人都会选择在社交媒体上,自己所属阵营里面发言。比如右翼就比较集中在几款右翼专属的软件里面发言。美国网络巨头开发的推特、脸书等软件,尤其是在特朗普被封杀事件之后,右翼很少会在上面发表一些激进的言论。现在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不过是空谈。

根据调查显示,现在美国年轻白人已经放弃了政治立场,只追求情感相同。美国全球化这么多年,结果就是社会撕裂越来越厉害。现在到处都是政治正确,种族、移民、堕胎、女权、气候、环保,新冠肺炎来了还要多出疫苗和口罩。学校不是社会,稍微争论一下很可能就会是老拳相向。美国的社会撕裂已经到了根上,现在的美国年轻人越来越不想表达自己的想法。大部分年轻人都只能用沉默来表达。而在这种政治正确下,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开始不信任他人。根据调查看,65岁以上的美国人只有29%不信任他人,但是这个比例在19-29岁的年轻人中已经提高到了60%。

信任体系的崩塌也影响到了现在美国年轻人对社会的看法。如今美国年轻人已经完全不相信受政府控制的军队、官员、宗教和企业家。也就是说,整个美国政府赖以生存的一切,都已经被现在的年轻人抛弃。其中军队和宗教都是共和党的铁票仓,由企业家组成的精英是民主党的票仓。也就是说,现在的美国年轻人完全就不相信这一套美国政客胡言乱语的美式选举制度。根据美国社会学家乔·努南做的调查,如今美国人相信美式民主制度的已经下降到57.1%,完全不相信美式民主制度的已经达到了39%。剩下近4%的属于模棱两可的状态。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有近一半的年轻人已经不再相信美式民主。但是坚信美式民主在上世纪30年代的时候曾经达到过90%。那个时候可是美国大萧条的时候,而在那个时候,美国人都没有怀疑过民主制度。但是这套制度是否可行,如今已经让年轻人越来越质疑。

相比于是否需要美式民主这项调查,另外一项调查更说明问题。另一项调查数据是调查是否需要一个罗斯福或者戴高乐式的大政府时,这项数据结果从原本的20%现在一路涨到了60%。更多的美国人开始质疑,自由主义是不是正确。更可怕的是,这个数据结果在欧洲也是一样的答案。从欧洲的调查结果看,除了荷兰保持低数值外,其他国家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根据美国学者亚沙·蒙克的说法,现在美国年轻人觉得美式选举只是他们镇上的一场游戏。在全球化的今天,美国社会的不断撕裂,让美国年轻人渴望得到改变。但是这种改变美国的历史、整个西方的历史都没有给他们答案。

其实美国的答案就写在他们曾经的历史里,这就是罗斯福或者戴高乐主义。将美国部分资产国有化,可以有效缓解美国目前债务高企的问题。之所以如今美国持续金融化,美债大而不倒,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资本控制美国政府。美国股市一旦泡沫刺破,美国财阀们就少了一个轻松赚钱的工具。而自由主义一旦不能进行下去,美国资本就不能随意玩所谓市场的游戏。也就是利用投机等手段在市场大捞一笔。美国如何回到曾经罗斯福时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将超发美元全部转化成国内优质资产,而不是送进股市成为资本的狂欢,这对于美国政府很重要。但是,自从肯尼迪被刺杀之后,这条路就已经被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