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的辛酸历史:从零到歼20,我们看了别人多少眼色?

今天,中国歼-20隐身战斗机已经实现完全国产化。中国的战斗机首次跻身世界一流行列,不再落后于美俄。中国军迷们无不为之振奋,无不为之自豪。

然而,这一切都来之不易。是老一辈中国科学家吃了无数的苦,熬了无数的夜,看了别人无数的脸色,忍受了无数的屈辱,才一步步,实现了中国歼-20隐身战斗机一飞冲天、一鸣惊人的梦想。

航空工业是国防工业中最难攻克的尖端技术领域之一。中国战斗机的研制是从一穷二白的基础开始的。

在1949年的开国大典上,年轻的中国空军只派出了17架飞机。其中,有9架战斗机广场上来回飞了两次。这些战斗机绝大部分中都来自于国民党飞行员投诚所获得,甚至有12架就是由投诚的国军飞行员驾驶。

对于初生的共和国而言,要发展空军,首先摆在面前的最大难题就是,造不出战机,航空工业几乎为零。

为了快速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中国选择了全面仿制苏制战斗机进。可仿制并不是抄袭,它也是一个技术活,需要全面吃透苏联技术,将其消化到为我所用。经过7年的筹备和生产,到1956年7月13日,中国才完成首架以苏联米格-17F为仿制对象的全国产歼-5战斗机。

1956年9月,歼-5战斗机启动量产。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中国沈阳飞机制造厂满负荷运转,迅速生产出767架歼-5战斗机。

歼-5战斗机的仿制成功,完成了中国国产战斗机从0到1的过程,也首次组建起一支庞大而完整的空军。对中国空军而言,歼-5战斗机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它预示着,中国国产航空工业初步形成完整体系,为后续更先进的国产战斗机的研发和制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也是中国首次尝到仿制战斗机的甜头。在那个技术落后的年代,仿制苏联战机,是中国打造航空工业,弥补历史欠账的最快方式。

在歼-5战斗机仿制成功后,沈飞趁热打铁,于1958年,以苏联米格-19战斗机为原型,又迅速启动了歼-6战斗机的仿制工作。有了歼-5的成功经验,歼-6的仿制十分顺利。仅2年后,歼-6战斗机就进入了量产阶段。

和歼-5相比,歼-6战斗机的产量更大,服役时间更长。从1960年量产,到1983年停产,中国一共生产了5205架歼-6战斗机。

它是中国空军第一款,也是装备数量最多,服役时间最长的超音速战斗机。在服役期间,歼-6先后击落敌机20多架,而自己一架未损,立下了辉煌战功。直到2010年,最后一架歼-6战斗机才退出中国空军现役序列。

歼-5、歼-6作为中国第一代国产战斗机,它们伴随着中国空军从无到有,从有到强,几乎见证了中国空军半个世纪的成长史。

在歼-5、歼-6批量服役之后,中国第二代战斗机的研制也拉开了序幕。歼-7、歼-8开始逐渐取代歼-5、歼-6,成为中国空军新一代的蓝天拱卫者。

歼-7以苏联米格-21为原型机仿制而来。如果说歼-5、歼-6的仿制工作还有苏联专家的指导,那么,到歼-7、歼-8的诞生,则宣告着中国航空正式踏入逆向自主研发的历史进程。

由于中苏交恶,苏联专家撤走,中国在仿制米格-21时,拿到的技术资料出现大量的错误内容。这就迫使中国科学家不得不以一架米格-21样机为基础,对其进行逆向拆解,一步步摸清它的技术数据。

通过逆向研发米格-21,中国成功制造出歼-7战斗机。随后,中国又以米格-21战斗机为基础,结合自主创新,研制出了更先进的歼-8双发高空高速战斗机。

从歼-7和歼-8开始,中国航空开始逐渐摆脱对苏联技术的完全依赖,也为中国独立研发新一代战斗机奠定了人才和技术基础。

但因为中美南海撞机事件的爆发,飞行员王伟牺牲,让歼-8系列战斗机始终伴随着遗憾和悲剧。

这也告诉我们,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中国需要制造更加先进的战斗机。

中国战斗机发展到第三代时,中国航空工业完全走向了独立自主的研发之路,其中的代表作非歼-10莫属。

歼-10是中国完全独立自主研发,并量产列装的第一款100%纯国产战斗机。歼-10的出现,预示着中国航空工业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中国不需要再依赖于外国战斗机,来逆向研发自己的国产战斗机。

中国独立于美俄之外,开创出了一条独立自主的先进战斗机研发之路。

与此同时,在苏联解体后,中国也没有放弃对俄制战斗机的仿制工作。对中国而言,歼-10的出现,并不能消除中国航空工业与美俄的技术性差距。

因此,擅长逆向研发的沈飞则继续以苏-27为基础,仿制出国产歼-11战斗机;以苏-30为基础,仿制出国产歼-16战斗机;以苏-33为基础,仿制出国产歼-15舰载机。

自此,中国第三代战斗机家族全面落地。既有歼-11这种空优型战斗机,也有歼-16这种多用途战斗机,更有歼-15这种专业舰载机。

从歼-5、歼6第一代,到歼-7、歼-8第二代,再到歼-11、歼-15、歼-16第三代,中国沈飞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中国空军的大半壁江山,堪称中国战斗机的摇篮。

而成飞研制的歼-20隐身战斗机,则让中国航空工业正式跻身全球顶尖水平。成飞取得的巨大成功,离不开沈飞的技术积累。成飞之功,在于当下,而沈飞之功,则贯穿整部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

沈飞和成飞作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旗下的双子星,是它们共同托举起了中国空军的伟大征程。

而今,以歼-20为核心的第四代隐身战斗机已经批量列装中国空军。但中国航空工业并非没有短板了。在隐身舰载机方面,中国仍需更多的技术突破。

当前,中国的周边环境仍不安全。与歼-20同级别的隐身战斗机,在亚太地区的部署已经超过100架。中国需要量产和服役更多的歼-20隐身战斗机。

此外,相比于战斗机,中国在大飞机方面起步更晚,发展也更曲折。1970年,中国才首次立项研制运-10大型运输机。经历10年技术研发,到1980年9月,运-10首次试飞取得成功。

但仅仅2年后,运-10大型运输机的研发就被迫中断,匆匆下马。其中既有国产技术准备不充分的原因,但更多的则是来自于外因。

美国以联合研制,到华建厂为名,抛出中美共研、共产大飞机的计划。在当时,“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急功近利思潮之下,中国被美国一顿忽悠,放弃了自研运-10大型运输机。

但美国最终却出尔反尔,撤资跑路。这直接导致,中国大飞机项目被整整耽搁35年。直到2017年,C919大飞机在上海首飞成功,中国大飞机的研制,才重新迎来开花结果。

纵观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史,反复地验证了一个结论:“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

在大飞机的研制上,中国被美国忽悠,吃了个大亏。

而在战斗机的研制上,中国则经历了完全仿制,到逆向研发,最后迈入到逆向研发和独立研发并行推进的新时代。

在这个新时代,危险并未走远。我们仍然需要研制出更加先进、能够适应于多种战斗场景的隐身战斗机。仿制和逆向研发这两条路,我们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技术的无人区,中国必须坚定不移地增强独立研发能力,方可引领全球战斗机的技术新方向,方可在未来的空战中,立于不败之地。

从无到有,从有到强。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中国空军之强盛,无不是先辈们苦心孤诣,艰苦奋斗而来的技术成果。

70余年,中国一代代航空人不舍昼夜,铸就中华飞天梦。

站在先辈们的肩膀之上,吾辈更当自立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