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人祸齐至?台湾除了莲雾和释迦,石斑养殖户开始慌了

受疫情影响,厦门管制大陆以外的船舶,为此,台湾渔业损失惨重。岛内船舶运输相关的从业者和养殖石斑等鱼类的渔民更是因为失去了大陆市场而焦心不已。

根据香港媒体报道,如果是在往年两岸交流正常、也没有爆发疫情的情况下,中秋到十一国庆节期间,仅泓海水产一个从事活体石斑运输的水产公司,一个月内两岸之间至少有十个航次专门运输台湾的石斑鱼,然而今年,在这段“黄金期”当中,却一个航次都没有。现在,岛内主要面向大陆市场的养殖户都只能削减喂食的规模,尽量减缓石斑成长的速度,防止库存积压,落到只能大甩卖的地步。

天灾人祸齐至?台湾除了莲雾和释迦,石斑养殖户开始慌了

台南石斑鱼滞销

据香港媒体的消息,台南地区一直以来都是岛内水产养殖的大户,仅屏东县一地、石斑鱼一类,养殖场的总面积就逼近5000公顷,占据了全台石斑鱼养殖产量的一半,从往年数据来看,年产值更是高达100亿新台币上下。除了养殖业之外,由于该地活鱼搬运的需求非常大,所以也吸引了大批船舶运输行业的从业者在此谋生。

而屏东县输出石斑鱼的主要市场为大陆和香港地区。在2019年,该地区的渔业总产值在120亿新台币左右,即使在新冠疫情全球爆发的2020年,产值也保持在了100亿以上,达到了109亿新台币。然而,今年8月以来,由于厦门出现疫情,当地调整了防疫政策,大量本应经厦门港口输入内地的石斑鱼因为检疫原因迟迟无法进入大陆市场,滞销情况严重。

天灾人祸齐至?台湾除了莲雾和释迦,石斑养殖户开始慌了

台南渔业陷入困境

除了石斑鱼外,岛内的其他水产比如午仔鱼等等,也因为厦门调整了防疫政策而对大陆市场“不得其门而入”。泓海水产有限公司经理罗强飞无奈地表示,岛内水产输入大陆的渠道确实不止厦门一处,其他地区比如平潭,也可以分流一部分,但这些地方的流入流出规模都十分有限,除了不像厦门一样有专门的“小三通”之外,还需要进行核酸检测,路上耽搁的时间很多,而且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风险太高,因此,从业者不敢大举转移,只能“零敲碎打”,现在的运量和运次大概只有往年同期的三成左右。同样地,香港地区也有严格的检疫政策,所以一艘水产运输船一个月也只能跑一次香港。

“从业者在哀哀叫”

罗强飞表示,在台湾,养殖产业的总体规模非常可观,产值巨大,而且牵涉到多个行业,从养殖户,到生产鱼饲料的厂家,再到船舶行业、物流行业,中间牵扯了无数家庭。现在正值大陆消费石斑鱼的黄金时期,岛内石斑鱼却迟迟卖不出去,让不少从业者急得哀哀叫。

天灾人祸齐至?台湾除了莲雾和释迦,石斑养殖户开始慌了

罗强飞坦言,长期以来,对于台湾的农渔产品,大陆方面的检疫政策都比较宽松。如今,除了新冠疫情背景下,防疫政策不断调整之外,受民进党当局炒作台海局势影响,两岸关系紧张,也缺少沟通渠道。之前,台湾的莲雾和释迦都因为检疫不合格被禁运了,不少业内人士也胆战心惊。

如果说疫情是“天灾”,那么民进党当局错误的两岸路线,就是“人祸”。如今,台湾石斑鱼养殖业同时被“天灾人祸”夹击,也难怪寸步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