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富士山是全球最大的活火山之一,和其他人对这“灾害源”避之不及的态度不一样,日本人却将富士山视为整个国家精神的象征,甚至日本首都——拥有1300多万国民的东京就建在距离富士山只有90公里左右的地方。

在今年九月底,他们却恐慌了起来,因为政府突然时隔17年新制定了一份避难计划,计划中显示,富士山最新可能的岩浆喷发量将达到以前的两倍,繁华拥挤的日本东西部很可能因此遭遇一场重大灾难!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预计的灾害范围

富士山是日本第一高山,看似是一座沉静美丽的雪山,日本的财富密码、精神象征,但它却随时可能变为吞噬性命的怪兽。

这次,科研人员测量出富士山体内的压力达到了1.6兆帕,这是喷发的重大征兆,而且这个数值是以往几次喷发的好几倍!

日本相关机构公布的新假设图中,如果富士山喷发,岩浆流可能达到的地区至少27个市级行政区其中不仅包含东京,还包括900多万人口的神奈川县、600多万人口的千叶县等特大行政区,到时候新干线和高速公路等交通大动脉也可能被切断。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岩浆流可能波及地区

不仅范围扩大,岩浆的流动速度也变快了不少。预计,岩浆达到山梨县富士吉田市市区的时间比以往提前了约10小时,达到神奈川县只需要9天,到达小田原市只需要17天,只需要5小时就足够切断东海道新干线。

而且,连火山的喷发口都变多了。17年前,预定的火山喷口数只有44个,这一次的预测却直接扩大到了约5倍的252个。岩浆仅从山顶喷发还不算可怕,可怕的是从山体上360°无死角喷发。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除此以外,富士山还位于亚欧板块、太平洋板块、美洲板块和菲律宾板块的交界点附近,而正是这四个板块的碰撞,才让日本群岛在海面上突起,如果富士山喷发得过于剧烈,还有一定可能导致岛屿断裂滑入海中,不仅减少国土面积,还会带来次生灾害——海啸。全球历史上并不缺乏这类先例。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相信大家关心的还有一个问题:富士山喷发,会给中国带来影响吗?

答案是暂时不会,或者影响很小。火山碎屑流温度虽然超过800度,但主要是在陆地上“发威”,能够瞬间点燃陆地上所有可燃物,但入海它就会在一定程度上降温,虽然周围的海域仍然无法完全抵消火山碎屑流的高温和杀伤力,但我国和日本之间还是隔着相当的海面距离的,不用担忧火山爆发会直接危害我国。

最有可能造成影响的,主要还是在我国和日本之间通行的航空业。大量航班无法起飞,会直接造成上百万的经济损失。

火山爆发:一种被严重低估的灾害

全球有超过500座的活火山,每年都有50~60座会喷发,中国其实也是个火山活跃的国家,长白山火山、五大连池火山、腾冲火山等都在历史上有过大规模的喷发,只不过它们近几十年相对“安分”,没有给我国的迅速发展带来很多麻烦。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长白山火山

因此,对于没有直面过火山喷发的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被低估的自然灾害,其高密度、大范围的破坏,其实仅次于陨石撞地球。

因为火山喷发的灾害不止在于岩浆蔓延,更在于火山灰、碎屑流、发光云等,它们不仅影响气候变化,还会扰乱人们的农业、交通、经济等多方面的正常运转。

以1991年的菲律宾皮纳图博(Pinatubo)火山喷发为例,这次近几十年最大的火山喷发直接改变了全球气候,火山烟雾中大量的二氧化硫进入大气层,导致全球平均气温下降了0.5摄氏度,全球关键的农业主食,如大豆、大米和谷物等的生长都受到了直接影响;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2010年的冰岛火山喷发之后,英国被迫禁航6天,观光旅游业损失达到了1.02亿英镑(约合人民币8.9亿元),欧洲航运业综合遭受的经济损失,直接超过了美国“9·11”恐袭遭受的经济打击,整个欧洲的经济增长都因此放慢了。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其实,日本富士山在这次之前也有过数次大爆发,其中离现在比较近,也最有参考价值的要数314年前的宝永大灾害。1707年10月28日,日本发生了8.6级的宝永大地震,直接导致了一个月之后的富士山喷发。从富士山中喷出的火山灰形成了一场“灰雨”,在全东京的天空中持续飘了两个星期。

距离富士山越近的地方,火山灰的堆积就越厚,只有几十公里距离的大城市东京,其民众生活几乎完全停滞。你能想象吗?放在如今,就是大规模的停电、水过滤系统故障、铁路停摆、航空瘫痪……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不仅如此,火山灰有很高的硫含量,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和毒性,同时大量有毒气体也会随着火山灰一起沉降,导致地面的生物也大量死亡,堪比“人间炼狱”。

富士山“多灾多难”,日本人为何还要崇拜?

富士山暗藏危机,然而日本人明明知晓这点,却仍然对它有着极为特殊和虔诚的偏好。长久以来,富士山都是日本文学家、艺术家讴歌的对象,现代社会中也有大量借用了它外形的文创产品,可以说,富士山是他们心理和情感上最大的寄托之一。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葛饰北斋的富士山浮世绘

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们不怕富士山有朝一日突然“爆发”,将整个日本的国土、文化和历史都毁于一旦吗?

这要从日本国家的整体性格来看起。1946年,美国的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研究了二战战败的日本,并写了一本《菊与刀》。书中提到了日本人强烈的集体归属感,以及无条件的“忠”、“孝”主义,他们从未改朝换代过,因此民族性格中有着强制性的各安其分,这就是“菊”。

而“刀”则象征着他们的集体荣誉感,极度的自尊让他们变得尖锐,为了给集体争取利益,甚至不惜入侵他国;也正是自尊让他们成为极为敏感的“玻璃心”,很容易因战败而受挫、自卑,不惜对胜利者卑躬屈膝。

富士山或将大喷发?日本政府已制定避难计划,岛国会因此沉没吗?

日本特有传统:土下座

虽“义”却不“仁”,如此的矛盾性,正和富士山的“双重性格”一致,自然富士山就受到了日本人的推崇。更何况,日本文学很多奉行“像死一样活着”、“生如樱花之短暂,转瞬即逝”的美学,或许也让这民族对生命多少有些淡然。

如今笔者一想,他们拒绝取消东京奥运会,非要赶在疫情严峻的2021年举办完,怕不也是预料到了富士山这座“圣岳”总有一天会爆发,想着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能多做一件事就多做一件事吧。

天灾之前,人人自危。日本既然已经做好避难的计划,我们也只能在富士山“有朝一日”爆发之前,做出我们国家应有的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