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惹怒国人的香港国泰航空:英国集团掌权,在中国扎根很深

多次惹怒国人的香港国泰航空:英国集团掌权,在中国扎根很深

被称为香港之光的国泰航空,名字听起来像是中国公司,但是,它和我们耳熟能详的中华牙膏一样,都是外资掌权。这里得普及一下,中华牙膏虽然是中国牙膏工业的创始品牌,而且一直稳居中国牙膏市场的第一位,不过它已经被一家欧洲企业收购,不再是国产品牌,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以为是外国企业的黑人牙膏却是在中国上海创立的。

所以现在判断中国企业还是外国企业,可不能单单只看名字了。这家国泰航空是香港第一家航空公司,隶属于英国太古集团,这个名字你一定不陌生,北京、成都太古里,就是它的。而这个太古集团的掌权人则是一个成立时间已经超过200年的英国神秘家族——施怀雅。施怀雅家族是英国隐形豪门之一,而且旗下的产业难以计数,涉及领域也很广,大部分都在中国。国泰航空就是他们手下的一个产业之一。

现在全球航空业都在受疫情影响,Wind数据显示,2020年A股年报季,共有1340家上市公司在业绩预告中提到了疫情对于经营的影响,几乎占到A股上市公司总数的三分之一。因疫情导致主营业务亏损的有585家,涉及59个行业。其中,航空公司亏损最严重,平均亏损160亿。2020年,对于航空业来说是极其黑暗的一年。

而国泰航空也在2020年这一年选择“断臂自保”,裁员8500人,港龙航空停运,尽管如此,但仍挽救不了下滑的业绩,亏了将近216亿港元。

但是国泰航空作为香港第一大航空公司,依然还是行业巨头,要知道,国泰在香港的航空市场份额高达80%,而且企业历史悠久,占据着香港自由贸易港的天然优势,一直独揽大陆客货运输的国际航线。

要想了解国泰航空的发家史,还得先从太古集团说起。1816年,太古创始人约翰·施怀雅在英国利物浦成立了一家小型贸易公司,主要经营纺织品进出口贸易。随后美国爆发内战,施怀雅开始转移市场,把目光放在了亚洲。

1866年太古洋行以及太古轮船公司在上海成立,不久之后太古洋行就在香港开设了分行。

太古的轮船公司也十分了得,与轮船招商局等企业共同控制了当时中国的长江航运业。

而国泰航空一开始是由一位来自美国的大门阀与太古集团合资创办的,之后美国资本撤出,太古集团就成了国泰航空的大股东。因为当时老施怀雅已经看准了航空运输一定是未来的发展关键,此外,他还利用太古船坞的工程技术在香港启德机场发展了一家飞机维修公司,名为太平洋飞机修理补给公司,也就是香港飞机工程公司的前身。

1962年至1967年期间,国泰旅客运输量每年都在稳定增长。到了1973年,国泰年运送旅客已突破100万人次。1979年,国泰引进了第一架波音747- 200客机。并于次年开通了香港至伦敦的航线,成为一家全球性的航空公司。

随后,国泰航空开始全力构建国际航线网络,相继开通了前往温哥华、法兰克福、罗马和洛杉矶的国际航线,到了1983年,国泰航空的航线已经覆盖全球20余座城市,成功跻身主要的国际航空公司之列。

1985年,国泰航空的竞争对手出现了,为了打破国泰航空在香港的垄断地位,具有中资背景的港龙航空宣布成立,港龙是由“毛纺大王”曹光彪、“海上之王”包玉刚、“船王”霍英东,以及华润、招商局等共同组成的“港澳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所创办。

但是国泰航空显然资历更老,它马上对港龙航空进行了围堵,甚至有港英政府要求港龙航空的股份大部分由英籍人士所掌控,让刚刚成立的港龙航空就要被迫进行大规模资产重组。

国泰采取远交近攻、外联内击的方式,终于使港龙“屈服”,甘当自己的小弟。1990年国泰联合太古、中信收购了港龙航空,在太古和中信的支持下,国泰航空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正式接管港龙航空。

其实国泰航空一直都占据着香港地区航空业务的最大份额,而且已经在国际市场上博得了一席之地,所以自然会有很多中国投资人和企业想要参与其中,但是国泰却将之一一拒之门外,背后的原因就是施怀雅家族在牢牢掌权,不会轻易将股份分出去,之前就有顶级富豪荣智建想收购国泰航空,最终都没有成功。而中信的加入,其实也是碍于当时特殊的时代背景,所以这也就导致我国企业持有国泰航空的股份占比比较小。

国泰航空的成功,一方面是得益于香港七八十年代的高速成长,香港成为了亚洲四小龙之一,也逐渐成为世界航空枢纽中心,所以当时的国泰航空也是香港航空业的代名词。另一方面是受益于内地的改革开放,赶上了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民航需求的巨大红利,同时80年代的内地民航发展水平还相对较弱,所以香港就成了内地居民飞往世界重要中转点。

而国泰航空也在全面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当时的国泰航空可以说是一种标杆式的存在:从盈利能力、竞争实力到品牌声誉、服务水平,国泰航空的国际化、专业化水准,都是内地同行的追赶目标。

但是有一句话叫能够打败巨头的,只有巨头自己,这句话在国泰航空身上得到了验证。

2017年5月29日,香港国泰航空对外宣布:香港及台湾空中服务员挂在胸口的名牌,由原来的只显示英文名字,改为中英文名字并存。这一消息立刻引起了国泰员工的极大不满。

有报道称,国泰员工担心以中文名牌示人,会被不怀好意人士“起底”或骚扰,更有国泰空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不愿意用中文名的原因是“土气”,欠缺“高尚的洋化色彩”,而且也会影响结交“高端洋化人士”的机会,降低“脱贫”几率。

在此事件之后,国泰航空的乘务人员陆续被曝出歧视大陆人、对内地旅客的态度充满傲慢的负面消息,甚至有乘务人员故意装出听不懂普通话,只听英文才会提供服务。由此,国泰航空的形象开始下滑,占据很大市场份额的内地旅客,也很难再认同国泰航空。

国泰航空的服务质量在网上也屡遭吐槽,有网友如此评价国泰航空:崇洋媚外和歧视大陆人是国泰的一贯作风,说英语当爹,说粤语当客,说普通话当狗。

2019年,国泰航空再次被央视点名,然而这次的事件可就不是空姐讲英文那么简单了。

2019年8月11日,在央视新闻新媒体《主播说联播》中,主持人康辉直接善意提醒国泰航空,告诉国泰航空:不作不死。并说: 哦,听说国泰航空有些人员听到普通话就假装听不懂,那讲英文好了: No zuo no die。随后国泰航空也在环球时报、人民日报中均有点名。

据悉,国泰航空在暴力乱港行动中纵容员工、阳奉阴违。更有国泰空姐叫嚣“搞衰旅游业,让游客不敢再来香港”。随后国泰航空马上做了紧急公关,根据2019年8月12日消息,民航局副局长崔晓峰在京应约会见了太古集团主席施铭伦。随后国泰航空做了诸多补救措施,但是这件事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

所以如今国泰航空的沉沦也是有自己玩砸了的原因,而且国泰、港龙在飞香港航班的价格上也没有优势,价格都不如香港航空,以及内地航司,现如今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航空业都在崛起,国泰航空对于香港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早已经可被替代,而国航、南航、东航等内地同行也表现强劲,这也进一步压缩了国泰航空的内地经济腹地。

值得一提的是,在背后操控的施怀雅家族,旗下业务范畴非常广,几乎涵盖人们的衣食住行,每年的营业额将近2000亿元。其中以饮料和房地产为重中之重。施怀雅家族在几十年就跟可口可乐公司达成了协议,我们平时喝的可乐,大部分都是它生产出来的。

而地产作为施怀雅家族的另一大支柱产业,一年的租金收入就非常可观,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广州太古汇和成都远洋太古里等重点商圈一年就能够创造数亿营收。

因为太古是非上市公司,所以规模至今是个谜,有香港分析师表示:“庞大的太古系究竟多大,估计只有其家族嫡系能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