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与中俄摊牌,美国先挑谁打?美军上将直接挑明了

如果与中俄摊牌,美国先挑谁打?美军上将直接挑明了

中俄都是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如果非要动手,美国先挑谁打?最近华盛顿就给出了答案。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14日的报道,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腾在一次节目中表示,中俄两国都对美国构成了“日益增长”的威胁,如能“不战而胜”,那将是美国的“主要战略成就”,但如果战争避无可避,那千万不能先拿俄罗斯开刀,因为俄罗斯的核力量“已经全面升级”,“而中国没有”。

就在海腾上将做出这番表态之前,据《环球时报》9月1日的报道,曾担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的查尔斯·C·克鲁拉克撰文表示,中美之间不仅“几乎肯定会”出现代理人战争,而且有爆发直接战争的可能性,并且“不会是常规战争”,而是“战术核战争”。文章称,中国将会对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因为尽管中国军力增长迅速,但依然“在几乎所有重要指标上落后于美国”,要获胜只能释放“核精灵”。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的核武统计报告,尽管经历了两年“空前速度”的增长,但截止到2021年,中国依然只拥有大约350枚核弹,美国的核弹数量在5500枚以上,是中国的15.7倍。克鲁拉克既然承认,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虽然显著提升,但在“几乎所有重要指标上”依然不如美军,那么中国又怎么会在“常规军力不如人”、“核武实力不如人”的情况下“首先发动战争”,甚至“主动使用核武器”?

如果与中俄摊牌,美国先挑谁打?美军上将直接挑明了

因此本质上,克鲁拉克的文章,一方面是鼓吹“中国威胁论”,另一方面则是为与中国的“战术核战争”进行造势。在国际上存在这样的规律,当美国指责别国要做某事的时候,往往是美国自己打算这么做,比如说,美国称中俄将太空军事化,但事实上,恰恰是美国率先在太空部署武器,并且也是第一个成立所谓的“太空军”。因此,和克鲁拉克说的正好相反,不是中国要对美国发动“战术核战争”,而是美国要对中国这么做。

早在2018年,美国政府就发布了《核态势评估报告》,指出美军要提高核武器使用的“多样性和灵活性”,力主在大国争霸中使用低当量核武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核不扩散中心主任拉梅什·塔库尔就表示,美国“降低了核武器的使用门槛”。2019年,五角大楼“意外泄露”了一份名为《3-72核行动》的指导性文件,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主席勒布朗·约翰逊表示,美军正在“实打实地为发动一场战术核打击进行研究和准备”。

在2020财年美国军费预算中,用于研发低当量核导弹的费用“增加了8.3%”,据此前观察者网的报道,美国国家核安全局承认,“W76-2低当量核弹头的生产工作已经开始”,它将作为“三叉戟”潜射洲际导弹的弹头“装备美国核潜艇”。美国积极研发低当量核弹并主动降低核战门槛,一来是为了对付伊朗这样军事入侵成本太高的无核国家,二来就是对核武实力远低于美国的有核国家进行“极限核敲诈”。

如果与中俄摊牌,美国先挑谁打?美军上将直接挑明了

美国不敢与俄罗斯开战,并不是因为俄罗斯经济实力强大,恰恰相反,战斗民族的经济规模还不如美国的纽约州,仅仅只相当于美国的7.55%、中国的10.61%,那么超级大国怎么会对这么一个“弱国”如此忌惮?美国前驻俄罗斯大使迈克尔·麦克福尔说出了真相,他表示,“在核武方面,俄罗斯是真正的世界大国,而中国不是”,事实上,俄罗斯在“很多(核)领域的能力都领先于我们”,“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事实”。

就GDP而言,就算蒙古将所有的马粪都统计进去,那也抵不过南宋经济规模的一个零头,类似的,清朝在入主中原之前,在经济上也无法与明朝匹敌,为什么“落后战胜了先进”,“野蛮战胜了文明”?无非是军事力量上的优势。中国缺乏足够的核弹,更缺乏投送核弹的平台(核轰战机、核潜艇),我们“绵里针”的民族性格,也使得美国认为,对中国进行核讹诈是现实的。

换言之,美国认为只要不把中国逼到“绝路”上去,他就不会“拼死一战”,因为理性告诉他“还没到最危险的时候”,这也就导致美国不断对中国“切香肠”,一步步逼近底线,推后底线,直到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战术核战争”就是美国赌中国的民族性格“不敢打”全面核战争,这当然很危险,但“胜向险中求”,争夺霸权哪有不冒险的,“躺赢”不可能。古巴导弹危机,美国赌赢了,现在美国又想再赌一把,赌中国在核战面前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