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当时,亚历克斯工作于华盛顿市的杜勒斯国际机场,负责对美国航空77号航班检票。当天早上8点20分,77号航班准时从30号跑道起飞,计划前往西海岸的洛杉矶。

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但是,在起飞仅仅一小时后,77号航班撞向了美国国防部所在的五角大楼,造成机上64人全部死亡,包括2名中国人,以及地面125人死亡。

事后调查,总共有5名沙特籍的恐怖分子登上了这架飞机,其中有2人是经由亚历克斯检票而登机的。

无法忘记他俩的脸

亚历克斯对ABC的记者表示,自己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恐怖分子的脸,“他俩像迷路一样,冲进了候机楼,来到了我的柜台前”。两个恐怖分子是兄弟,分别是塞勒姆·哈兹米和纳瓦弗·哈兹米。

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尽管两人有点来晚了,但由于订的是头等舱,所以,亚历克斯本着服务客户的精神,没有让他们重新打票,而是确保两人准时登上了飞机。

亚历克斯说道:“这两个人是兄弟,一个有点粗暴,另一个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这听起来很奇怪,但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几乎一直在跳舞,他从一只脚跳到另一只脚,笑着环顾四周。我的想法是,这是一个从未坐过飞机的人,所以太兴奋了。”

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他继续回忆道:“我观察了他几分钟,我们检查了整个过程。无论我们让他读什么,看什么,他都完全没有反应。他只是微笑着跳舞,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这就是我的印象,他们两个站在那里,一个在跳舞,这是最奇怪的事情。”

内疚不已

更让亚历克斯痛苦的是,在“9.11事件”的前一天,他的好朋友、同事MJ·布斯向自己询问,要如何去往拉斯维加斯游玩。布斯原本打算先到芝加哥或者达拉斯转机,再到拉斯维加斯。

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然而,亚历克斯建议自己的朋友搭乘这趟77号航班。他说道:“所以我给她订了从杜勒斯到洛杉矶的机票,然后转机去拉斯维加斯。第二天,我看到她在我写的机票上登机了。”

亚历克斯悲伤地说道:“我认识这趟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和他们在一起工作了很多年。直到9月12日上午,当联邦调查局找我谈话时,我才知道我登记的最后两名乘客实际上是两名劫机者。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我已经被卷入其中。”

亚历克斯表示,在开始的几年里,自己每天都笼罩在负罪感中,心里十分难受。他说道:“我责怪自己,我想,你知道,如果我做了一些不同的事情,如果我不让他们登上飞机,毕竟他们已经迟到了。”

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后来,在朋友和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并且接受了“9.11调查委员会”的采访后,亚历克斯的心情才逐渐好转过来。

亚历克斯表示,自己在2004年看到了“9.11调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那是一本几百页的书,我的名字和很多人的名字放在一起”。

911事件的机场售票员:我很自责,永远无法忘记那两个人的脸

此时,他才意识到,很多人都牵扯到这起恐怖袭击之中,自己只是其中的一个。并且,他作为一个小小的售票员,根本就无法阻止当天的悲剧发生。

对于那些遇难者的家属、朋友来说,要想从悲伤中走出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些人可能慢慢释然了,有些人可能20年过去了,依旧活在痛苦之中。总之,这确实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