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和中方通话,拜登又打“台湾牌”,对中国没诚意?看立陶宛下场

在国与国交往中,元首外交起着把方向、管大局的战略性引领作用。而同为大国,中美之间的互动更是吸引了无数的眼球。

2021年1月,拜登就任美国总统。2月11日中国农历除夕上午,中美元首通了电话,进行了美国新政府成立后两国元首的首次直接互动。

才和中方通话,拜登又打“台湾牌”,对中国没诚意?看立陶宛下场

而后,两国之间的互动明显开始频繁起来。

有彼此外交团队和有关工作层面通过面对面的交流,也有通过视频或者电话等线上沟通的模式。最典型的譬如安克雷奇对话、天津互动、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两次访华等。

中美博弈持续进行中,而此次两国在最高层面再次进行直接战略性沟通,所需要的就是合适的氛围和时机。

据了解,9月10日的这次通话,是美方主动提出的。从美方提出通话的时间节点和其当前面临的国内外形势看,美方应有其自身多重考虑,并且在某些领域急迫的希望同中国展开合作。

但让我们不解的是,拜登政府似乎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据外媒9月10日披露,拜登政府正朝着允许台湾当局更改其“驻美国代表处”名称,将“台湾”一词纳入其中的方向发展。多名了解内幕的人士透露,美方正认真考虑台湾方面的要求,将“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

才和中方通话,拜登又打“台湾牌”,对中国没诚意?看立陶宛下场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来看我们可以看出这几点:

首先,拜登似乎又要力打“台湾牌”了。此前,虽然拜登政府也多次拿台湾问题说事儿但不过都是打打“擦边球”,而如今,“更名”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将反对“一中原则”,前脚才和中方通电话,后脚就放出“王炸”,拜登的脑回路果然清奇。

其次,那就是民进党当局的动态。从“美方正认真考虑台湾方面的要求”可以推测,这事儿很可能是民进党当局主动和美方沟通的结果,也就是说,美台勾结远比大家想象中还要“亲密”。

其实关于所谓“更名”一事,民进党当局一直在盘算,曾在2017年时做出的“外交试探”,提出把在美国的驻美代表处,即“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中的“台北”二字改为“台湾”。但当时被美国“无情”拒绝,民进党当局碰了一鼻子灰。

如果再把时间线往前推一推,1979年,台驻美馆处的名称从“驻美大使馆”改为“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驻美国办事处”,以及1994年再改为现在的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两次都是美方径行告知,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才和中方通话,拜登又打“台湾牌”,对中国没诚意?看立陶宛下场

在2004年时,美国国务院也明确表示,美国不支持台湾驻外代表处改名。

不过,如今的美国政府却似乎态度有变,难道,在台湾这一事关大陆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美国也想要模仿立陶宛的伎俩?

今年5月中旬,第二波COVID-19疫情来得又急又猛,台湾险些招架不住,而就在这个时候,东欧“弹丸小国”立陶宛开始了它的“表演”。

先是捐赠疫苗给台湾,虽然数量不算太多,但对于当时极度缺乏疫苗的台湾,6万剂疫苗让民进党当局“感恩不尽”,不仅与立陶宛秀了一波“恩爱”,还趁机借用此事炒作,转移防疫不力的焦点。

到了今年7月,立陶宛允许台湾当局以“台湾”名义设“代表处”一事,引发了一轮外交风波。后来,立陶宛还得到了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和国务卿布林肯的“声援”。

如今又再传出美国也想在“更名”一事上做文章,看来拜登政府多次表态的“一中”政策并没多少诚意。有知情人士透露,“更名”一事获得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高级协调员的库尔特·坎贝尔的支持,并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以及美国国务院亚洲事务官员也表态支持。

才和中方通话,拜登又打“台湾牌”,对中国没诚意?看立陶宛下场

立陶宛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帕维利奥尼斯 图自LRT

不过,有关更改名称的最终决定尚未做出,这将需要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一项行政令方可正式生效。

也就是说,消息是放出来了,但这事还没拍板,拜登政府很可能在放“烟雾弹”,观察中方的反应。

中方曾多次强调,坚决反对美国与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接触。如果美国执意要打“台湾牌”,那势必会给美国和中国大陆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带来更大压力,而刚刚结束的两国元首通话则更显得美方的无知和伪善。

眼下,在台湾问题上一直“上蹿下跳”挑衅的立陶宛最近“碰了一鼻子灰”,其驻华大使早就“打道回府”,立陶宛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吉曼塔斯·帕维利奥尼斯更是吐槽“一些立陶宛企业在向中国大陆出口(商品)时遇到了困难”。

这大概就是求锤得锤,立陶宛多次挑战中国的底线,如今吃到苦头了也算活该,但毕竟立陶宛是一个“弹丸小国”,美国如果也想有样学样那就真的对不起自己的“大国风范”了。中美之间和则双赢,斗则两伤,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后,双方的文化、经济和军事交流转入正轨,贸易逐年增加,双方都获得巨大利益。眼下,已经有消息透露,美华尔街资深人士当前正谋划与中国官员接触,以开启被禁止许久的中美金融圆桌会议,而这也反映出了美企对拜登政府的不满程度和当前迫切需要外来帮助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