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大鳄”称中美系“生死之争”,“五眼联盟”或再增“四眼”

9月10日美国总统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一通电话引起全球关注,舆论都在关注中美接下来将向哪个方向走。中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伪民主的国家,即便在美国总统的背后,也有一个“影子政府”在支招。美国真正说了算的人,是政府背后的资本集团,就连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也需要这些资本集团提供巨额赞助的。而总统当选后,需要投桃报李,为“帮助”过他的资本集团提供利益服务。

“金融大鳄”称中美系“生死之争”,“五眼联盟”或再增“四眼”

因此,最终定义中美关系的人,实际上是美国的资本集团。而决定美国未来走向的人,也必定是美国的资本集团。美国的普通民众,对于生活强加给他们的不公,固然可以游行、示威、抗议,但抗议过后,还是要回归生活。只有少数几个幸运的人,如弗洛伊德的家属,在弗洛伊德被迫害致死后,可以得到金钱上的巨额赔偿。弗洛伊德家属得到了巨额赔偿,对于其他普通人来说,只是种心理安慰,具有示范性意义,这让他们觉得,经过抗争,生活还是公平的。

“金融大鳄”称中美系“生死之争”,“五眼联盟”或再增“四眼”

最近有“金融大鳄”之称的亿万富豪索罗斯出来说话了,索罗斯作为资本集团中的一员,说话是占有相当的分量的。索罗斯对中美关系发表了看法,他警告美国企业,投资中国是“悲剧性错误”,因为中美正处于“生死之争”。

索罗斯把中美关系说得很重,重到“生死之争”这种地步,也即你死我活的关系。他警告的是“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集团”贝莱德集团,批评其“进军中国的行动是对客户资金和美国安全利益的风险”。显然,美国资本集团内部发生了分歧,与索罗斯看法不同的是,贝莱德集团在风险中更看重在中国发展的机遇。“高风险中充满了高机遇”,资本本身就具有赌徒的性格,常常是把风险作为赌注押宝的。

因此,我们看到美国对于中国的政策,充满了摇摆性。一方面,拜登总统作为“掌舵人”,不希望中美关系翻车,陷入不可控的对抗冲突,所以他要跟中国最高领导人打电话,寻求对对抗风险的可控,这就是他所说的“避免误解误判和意外冲突”、“两国没有理由由于竞争而陷入冲突”,另一方面,美国也在步步为营,在可控范围内一步步挑战中国的底线,用所谓的“切香肠”战术小刀割肉,挑战中国的忍耐度。

最近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要访问东南亚四国:越南、柬埔寨、新加坡、韩国。我们知道美国的高层刚刚访问了东南亚国家,包括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副总统哈里斯与国防部长奥斯汀都在东南亚国家转了一圈,这种密集型的东南亚访问,是前所未见的,有的还是该级别第一次访问东南亚国家。拜登政府的思路很简单,用所谓的“民主价值观”尽可能地在全世界结盟,拉拢“朋友”,孤立中国,从而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美国和中国不一样,中国是不结盟国家,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结盟国家,号称“盟友遍天下”,北约是它可利用的最大结盟平台,除此之外还有五眼联盟、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G7集团以及与欧盟多数成员国传统上的盟友关系。每次搞事,美国都是“群狼战略”,振臂一呼,充当“世界领袖”。许多世界地缘政治矛盾,都有美国的影子存在。

“金融大鳄”称中美系“生死之争”,“五眼联盟”或再增“四眼”

美国不断扩大它的“盟友”圈,“北约东扩”就是其战略之一,直到逼近了俄罗斯的家门口。最近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又提议“五眼联盟”增容,通过“扩大情报合作对象”加大对中国和俄罗斯的监视力度,首批名单曝光了4个国家,这4个国家为日本、德国、韩国、印度。其中日本是最容易通过增容的国家,因为现在日本政府走上了抱紧美国大腿的单边路线,早就渴望加入这一组织,基本上是一拍即合。从这个动作分析,美国的冷战对立心理是根深蒂固的,几乎不可救药。与美国在斗争中求生存,将成为今后中国处理中美关系的基本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