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在9月8日结束的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会议中,美国是128个参会国家中唯一反对重启谈判的国家。这次会议的召开目的是让美国重新签署公约,管控生物武器的研发和制造。

作为联合国军控会议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本身就是这一条约的发起国,后来在特朗普总统时期退出了该条约。另外,美国同时也是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的主要成员国,曾经也承诺过不使用生化武器。然而,亨利·斯蒂姆逊在1932年宣布,美国将拒绝承认威胁其利益,或由在未受到挑衅时发动的侵略而造成的形势或条约,为绕开《日内瓦议定书》奠定了基础。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加大了对生物武器研究的投入,于次年在犹他州建立了占地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杜格威实验场,并将当地的巨峰指定为生物武器实验场。

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1943年,美国建立了以德特里克营为中心的生物实验中心,其管理人员直接听命于白宫或埃奇伍德兵工厂。在生化武器的研究流程中,基础研究都是由美国其他高等院校进行的,拥有武器化前程的生化制剂与病毒细菌会交由德特里克堡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室研究。之后,研究成果将送往合恩岛或杜格威的野外实验场,并在军方现有的各种弹药中寻找合适的载体。

除了在野外试验场进行实地检测,一些病原体还会被投放到美国国内的其他地区,模拟特定状况下病原体的存活状况与传播速度。

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在生物武器的开发中,动物实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而美国的生物武器实验室并不满足于此,相关机构很快便开始寻求人体实验。

1955年到1975年间,至少7000名美军士兵参与了生物武器的实验。在一些危害相对较低的病毒的实验中,甚至有因宗教原因不能服役的平民被强制参加实验。

虽然大多数实验对象在这一过程中受到了相对较好的照顾与治疗,但仍然有不少受害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甚至是生命。只能说美国有关部门还没有731那么丧心病狂,但只是程度上有所区别,做的事彻彻底底属于暴行。

当然,这也不奇怪,毕竟美国人出高价购买了731部队的实验数据,甚至直接聘用了731部队包括石井四郎在内的众多战犯。

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目前,美国在全球各地设立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特别是在独联体国家,都存在美国的高等级生物实验室。因为美国法律的限制,一些高危实验都是在这些海外实验室进行,而且已经造成受试者身亡。

据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透露,2015到2016年,位于首都第比利斯附近的志愿者被美国接种了一种致命毒素,造成73名志愿者死亡。

在乌克兰,一些美国建筑公司建设的生物实验室所在地,也发生过多次非典型传染病的传播,当地媒体猜测,美国可能借助病原体的泄露进行生物武器的研究。

此外,美国持续在全球各国寻求获得当地居民的生物样本,疑似在为更先进的生物武器乃至基因武器提供研究样本和素材。

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除了研制生物武器外,美国有着多次使用生物武器的劣迹。1952年1月28日,朝鲜铁原、外远和龙沼洞等地区,志愿军先后发现了带有病菌的昆虫,之后再伊川、铁里、市边里、兹宁、平康和金化发现了携带病菌的蚊虫和啮齿动物。

同年2月29日至3月5日,美军出动飞机448架次在中国东北的边境地区投放了大量带菌动物和昆虫,其携带的病毒包括鼠疫杆菌、霍乱菌、炭疽菌、伤寒菌、脑膜炎菌、痢疾菌,也有家禽、猪霍乱和植物炭疽菌。这些病菌造成的疾病难以治疗,致死率高,给中朝军民带来较大的损失,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中俄呼吁禁用生物武器,美国拒绝签署条约,联合国出现一边倒局面

另外,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实验室在近年来也在管理和废弃物处理上出现了问题。德特里克堡内的空闲土地长期囤放生化原料,掩埋被污染的废料,甚至发现过活的病原体。

此外,德堡所在地多发洪水,其内部在2019年发生过严重的水土流失,进一步污染了地下水和周边水源。而在同年,与新冠病毒极为相似的电子烟肺炎正是从当地传播开来。

美国在生物武器上投资巨大,且之前就有恶劣事例,为了掩藏丑闻,美国和全世界对着干,也就说得通了。